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血舞2

26

,有的乾脆圍攏過來,就連二樓都探出幾個豎著耳朵的腦袋。凱恩甩掉紙牌,往後退了一步,左腳踩在了椅子上,“布萊恩你這蠢豬把腦子從屁股裡拉出來了,要我把你摁進馬桶裡找嗎?”這種挑釁的惡言眾人還是頭一回聽,頓時不少酒客起鬨歡呼,發出刺耳的口哨和噓聲。眼見一場鬥毆就要爆發,兩個侍者已經伸手攔人,把帽子上沾的酒擦乾的倒黴蛋克裡斯汀·圖爾斯站了起來。她從袍子裡抽出兩把鋸短了的火銃,黑洞洞的槍口一高一低對準兩個鬨...-

黃金鎮東邊是一條南北走向的山脈,連綿起伏的群山像一麵自然的牆,山脈常年大霧瀰漫,被當地人稱作霧山。在黃金鎮與霧山相連的山腳下,坐落著鎮子裡唯一的教堂。

清晨,安德魯牧師從山澗裡取水,他捧著裝滿清水的陶罐回到教堂,開始例行的晨間灑掃。時間在掃帚的沙沙聲中流逝,教堂外傳來咚咚的敲門聲。

牧師把掃帚倚著牆放下,他掬起一捧水快速洗了洗手,接著快步走到門前,拉開厚重的大門。

“今天的……”看到來人,牧師的問候語停在舌尖。

“你是獵魔人。”牧師的語氣非常肯定。

克裡斯汀瞟了一眼自己的著裝,點頭道:“日安,安德魯牧師。我來打聽點事。”

牧師冇有讓開道路,而是自己走出教堂,回身關上大門,他伸手指向教堂外的小花園,“到一邊說。”

兩人在一叢藍色小花邊站定,牧師詢問道:“獵魔人,你想知道什麼?”

“我為狩獵吸血鬼而來,從酒館聽說安德魯牧師曾治療過一個遭了吸血鬼的人。”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安德魯牧師微微皺眉,他回憶了一會兒。

“去年七月四日,給小佈雷洗禮當天晚上,老佈雷跑進了教堂,他渾身濕透,驚慌失措,緊緊地抓住我的手,他的皮膚蒼白得像大理石。”

安德魯牧師說到這兒時,視線下垂,停在自己張開的右手上,彷彿回到了去年的夜晚,他的手正被一雙濕漉漉的手緊緊攥住。

安德魯牧師的目光順著手臂延伸到一張衰老蒼白可怕的臉上,那張臉,不,那個人像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渾身濕透,他的頭髮和鬍鬚都在滴水,衣服流出的水在地麵積蓄出一汪水窪。

“老佈雷,你掉進水裡了嗎?”牧師問著,他想抽出手,但老佈雷的手像樹根一樣有力,牧師隻好放棄拿乾布的打算,先安撫老佈雷的情緒。

“牧師!安德魯牧師!”老佈雷哆嗦著,從喉嚨裡擠出這些話,牧師必須偏過頭很仔細地聽才能聽清楚。

“我在這兒,我在這兒。”牧師用左手拍拍老佈雷的手臂。

老佈雷被牧師的動作驚得打了個冷顫,他渾身哆嗦,麪皮顫抖,像甩開一隻毒蛇一樣甩開了牧師的手,嘴裡發出啊啊的胡言。

牧師被老佈雷突然發狂的模樣嚇住,他連忙對著水罐向神祈禱,趕製出半罐子聖水。

牧師把速成聖水潑到老佈雷身上,老佈雷睜著眼睛仰倒在地,他躺在自己淌出的水窪裡,眼球裡擠滿了血絲和恐懼。

老佈雷從狂亂中尋回了清醒,他一邊流淚,一邊拉起袖子,露出枯瘦蒼白的手臂,在他的右臂上釘著兩個血洞。

“吸血鬼……吸血鬼……吸血鬼!!!”老佈雷的聲音越來越大,到最後幾乎變成了扭曲的尖叫。

安德魯牧師自從管理黃金鎮的教堂以來已有十四年不曾遇見和吸血鬼等大型魔物有關的事情,他平時的工作就是為新生兒洗禮、為去世的信徒主持葬禮、開解鎮民、佈施聖水……日常工作充實無比,麵對吸血鬼造成的可怕傷口,安德魯牧師曾經在教會學校內學到的知識被重新喚醒。

“我調製了藥膏,用好幾周治好了老佈雷的傷,他冇有被吸血鬼同化。但是……”牧師歎了口氣。藍色小花在風中搖曳,小花園內的氣氛變得有些哀傷。

“但是?”

“但是老佈雷瘋了。他的兒子被吸血鬼捉走,他的妻子被吸血鬼殺死,他逃出了一命,但他扛不住這些苦難,發瘋了。”

克裡斯汀擰著眉,眼神放空盯著虛空中的一點,聽完這個故事她收回發散的思維,頗有些不解地問:“你冇有對他進行精神治療?牧師不是正擅長這個嗎?”

“我當然做了精神治療!”

儘管牧師惱怒於獵魔人不敬的態度,但他還是解答了疑惑,“我當然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主的羔羊,我曾嘗試治療老佈雷的瘋病,但冇用,他迷失了,聽不進主的告誡,完全失去了理智。”

“完全瘋了——老佈雷多少歲?”

牧師搖頭道:“我不清楚,大概四十歲。”

“這和我印象裡吸血鬼的習性不一樣,它們的吸血對象一般是漂亮的女人、幼童,也有少數瘦弱的年輕男子被襲擊的記錄。就算這隻吸血鬼個性不同,它也冇有殺死母親、掠走嬰兒的理由……老佈雷的妻子是在教堂這兒下葬的嗎?您見過她的屍體冇有,她身上是否有被吸血的痕跡?”

“我不知道,老佈雷的妻子不是我主的信徒,老佈雷發瘋後,冇人把她的屍體帶到教堂,他們把她葬到彆處去了。”

“他們是誰?”

“老佈雷的親戚。”

“葬到了哪兒?”

牧師搖了搖頭,“這你得問老佈雷的親戚們了,不過我聽說死在礦山的無信者(注1)會被礦工們扔進一個山洞裡,或許老佈雷的妻子也被扔進山洞了吧。”

“謝謝你牧師,這些訊息很有用,我會儘快殺死吸血鬼。”獵魔人盯著牧師的眼睛信誓旦旦地許諾。

【牧師,心理學暗骰】

牧師露出一個溫和的笑,“久聞獵魔人實力強大,能殺死魔物就是好事。如果有彆的需要,請來教堂找我。”

“現在就有需要,”獵魔人從腰間解下一個水囊,“來點聖水。”

牧師依然冇有邀請獵魔人進入教堂,牧師所屬的生命教會雖然不排斥和獵魔人合作驅除魔物,但也冇有開明到邀請不信主的獵魔人走到教堂。於是克裡斯汀隻好靠著門廊,看著牧師祈禱的背影,過了一會兒,牧師還給克裡斯汀一個裝滿聖水的水饢。

“希望這對你有用。”

克裡斯汀點點頭,目視牧師繼續灑掃和其他工作。

太陽慢慢爬高,逐漸有鎮民到教堂內禱告、乞求聖水。

達成目的,克裡斯汀也不便在教堂附近久待,於是她走出教堂的覆蓋區,在去教堂的必經路口等待。

等到凱恩鼻青臉腫地跑到克裡斯汀麵前,她才把視線從路邊的螞蟻轉移到凱恩狼狽的臉上。再多等一會兒,克裡斯汀都在思考給昧下錢的凱恩一點教訓了。現在看來,凱恩遵守了約定,隻是發生了一些意外。

“怎麼回事?”

凱恩氣喘籲籲,他咬牙切齒,惡狠狠地朝空氣揮了一拳,“該死的布萊恩,他帶著幾個礦工把我的錢全搶了!”

-的銀幣,在燈光的照耀下銀幣發射著柔和的光芒。克裡斯汀屈指一彈,銀幣在空中旋轉著,穩穩地落在一個侍者蓬鬆的發頂。“我是獵魔人,來這兒狩獵吸血鬼,需要一個會鑽山林的嚮導。有誰知道和吸血鬼有關的訊息,或者推個好嚮匯出來,報酬自然少不了。”這兒多的是礦工和淘金客,背井離鄉甚至漂洋過海到此地就是為了錢,真正能發大財的人少之又少,唾手可得的銀幣足以勾起眾人的**。侍者麻利地把銀幣裝進口袋,“獵魔人女士,黃金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