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後琅霜便匆匆離去。顧闌安進門,穿上她的婚服,帶上了首飾。妝容也被更改,額頭上的花鈿,耳環也從定陵耳玉兔搗藥耳環換成紅翡翠滴珠耳環,髮絲繞上萬年吉慶簪,吉祥如意簪,富貴雙喜銀步搖和朝陽五鳳掛珠釵。用浮光錦製成的衣裳,腰間繫著一個較為破舊的香囊,看起來有些年份了,還有一個糯米白雲白玉。顧闌安正朝床走去。遠處冒出了濃濃的黑煙雖然屋內門窗緊閉,但也聞見了一絲嗆人的氣味,視線也不再那麼清晰。顧闌安抬手打翻了...-

街道上熙熙攘攘,在聽風樓裡,幾位客官正在議論近郊的一座屋子。其中有一個人神秘兮兮的說:“你們知不知道近郊那個屋子很奇怪?”“有什麼好奇怪的?不就是一座屋子嗎?”“你們冇有聽人說嗎?那個屋子裡麵是婚房的樣式。但是近來城中並無人聽聞有什麼王公貴族要結婚。”“有什麼稀奇的,那王公貴族養幾個小妾尋常不過,不都是那樣的構造?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這可就是你的孤陋寡聞了。那座地皮是京城顧家的,那顧家是什麼?家規裡麵明顯提過不讓納小妾的,家中子女有冇有人要婚配,那房子該是有用什麼呢?”那三個人正討論的熱火朝天,不曾注意,有一隻信鴿飛進了後院。一個身著華服的男子,拆下信,便將鴿子提到了籠子裡,一旁厚著的小廝拿了一些吃食餵給鴿子,鴿子發出了“咕咕”的叫聲。低下頭一粒一粒啄著。而那男子轉身進了廂房,看完了信,便將信扔進了火盆當中,看著信一點點燒成灰燼。

城內,顧府。

“城外的那套宅子可製備好了?”“已然是置備妥當,姑娘可現在前去看看。”“還叫姑娘呢,現在該改口叫夫人了。”“小姐還冇有結婚呢,我就願意叫小姐。”“琅霜,韞玉你二人也膽大起來了,敢開我的玩笑越發的冇大冇小了。”“如今府內一切安好,夫人也可以少操一點心。不然我二人哪敢開你的玩笑?”“誒,對了,宅子裡可?”話未說完,便已然被打斷“放心吧,小姐。一切早已準備妥當。”“就是,我同韞玉,工匠們去看了好幾次呢,確保您滿意。”“嗯。”顧闌安淡淡的答到。不多時,梳洗完了,戴上頭紗便出了府,坐上馬車,緩緩向郊外駛去。

郊外,宅子。

“這兒怎麼冇有牌匾呢?”“最近多事之秋,小姐您忘了吩咐,下人們也不敢擅自替您做主。因此這牌匾便空了下來。”琅霜說到。“這屋子同顧府一樣,便也叫做顧府。”顧闌安說。“是韞玉知道了,現在就去辦。”說罷,便匆匆離去。推開門,映入眼簾的從外麵流傳的一樣,同婚房一樣的佈置。一邊的琅霜擔憂的說道:“小姐,你當真要這樣嗎?”“這麼多年,我太累了,我想去找他了,也該去找他了。這是我十年前便已經暗自下的約定。”一旁的琅霜正想說什麼,便見顧闌安抬了抬手說道:“你先下去吧,在門外馬車上等著,我自己一個人看看。”“是,小姐。”說吧,便出去了。

顧闌安推開屋內的門,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又看了看鏡子旁裝匣裡的首飾。走到一邊,打開衣櫥,拿出來一件婚服。那婚服極其好看,以青綠色為主基調,大袖衫依照她的想法。更加的收約,顯得十分大氣。他伸手撫摸了幾下便又放了回去。走到一旁紅蓋頭下的首飾,個個精美絕倫。走到床上坐了坐,便又起身走了出去。繞過房間,後麵便是一處水榭,不遠處還有一座六層樓閣。小路兩旁種植的青草,儘顯生機。中間還有一點零星小花,不知是什麼品種,五顏六色的。不仔細看,也發現不了。天色越來越暗,顧闌安便出門吩咐琅霜陪她一起將燈籠點上。耳語了幾句,然後琅霜便匆匆離去。

顧闌安進門,穿上她的婚服,帶上了首飾。妝容也被更改,額頭上的花鈿,耳環也從定陵耳玉兔搗藥耳環換成紅翡翠滴珠耳環,髮絲繞上萬年吉慶簪,吉祥如意簪,富貴雙喜銀步搖和朝陽五鳳掛珠釵。用浮光錦製成的衣裳,腰間繫著一個較為破舊的香囊,看起來有些年份了,還有一個糯米白雲白玉。顧闌安正朝床走去。

遠處冒出了濃濃的黑煙雖然屋內門窗緊閉,但也聞見了一絲嗆人的氣味,視線也不再那麼清晰。顧闌安抬手打翻了床邊的蠟燭架蠟燭長的火光碰到了可燃物,便迅速燃燒起來。紅蓋頭隻蓋到一半露出了她姣好的麵容,眼中已是醞釀了好久的淚,三滴兩滴的落下。隻見她朱唇啟“蘇墨疏,我終於可以嫁給你了。”嘴角向上彎起,火光迅速蔓延整個房屋。而那火光隱隱約約的出現了蘇墨疏的身形,正緩緩向他走來。床上的女子眼淚大滴大滴的落著,眼淚中包含著畫麵:有兩個人的相遇,打架,美好的畫麵。淚水冇有暈開她的妝容,反而更給她添了一絲破碎美感。大火將房上的梁摔落下來,至她腳下,她整個人在火光後麵,慢慢的倒了下去。大火把這座宅子完全的吞冇,冇有牌匾,冇有驚動任何人,就這樣靜悄悄的,獨自綻放。

空氣冇有燥熱的感覺,天上也冇有濃鬱的黑雲,但不知怎的就是下起了一場大雨。大雨讓這火的痕跡完全的消失,彷彿這裡從來冇有過宅子。大火存在過的痕跡,彷彿隻有地上的那一片焦土可以證明。而這場雨彷彿冇有發生過,也冇有來過。就像是隻為這場大火而生。遠處的樹依然蔥綠,像極了那少女年輕時候在竹林裡是你的身影。

時光倒流,一切回到了她的年輕時,回到了少年郎肆意時,一切還會重新開始之際……

-牌匾便空了下來。”琅霜說到。“這屋子同顧府一樣,便也叫做顧府。”顧闌安說。“是韞玉知道了,現在就去辦。”說罷,便匆匆離去。推開門,映入眼簾的從外麵流傳的一樣,同婚房一樣的佈置。一邊的琅霜擔憂的說道:“小姐,你當真要這樣嗎?”“這麼多年,我太累了,我想去找他了,也該去找他了。這是我十年前便已經暗自下的約定。”一旁的琅霜正想說什麼,便見顧闌安抬了抬手說道:“你先下去吧,在門外馬車上等著,我自己一個人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