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黑衣男子

26

了,元小方取下耳機,走到門口朝著門外看去,貓眼裡,是一隻血紅血紅的眼珠,似乎是……眼角膜發炎了?元小方想著,取出了上次露營買的強光手電筒,將光調到最大,向貓眼處照去。再將眼睛貼上去的時候,那隻眼珠已經不見了,可走廊裡還是冇有人影。元小方狐疑地給警局的一個同事打了電話,那人似乎已經睡著了,接電話的時候聲音帶著明顯的起床氣。“誰呀?”“我是元小方!”“什麼?我不買房!”“我是元小方!我家附近有一個變態...-

元小方打斷他:“老兄,你是不是該去看看精神科?”

黑衣男子翻了個白眼,指著元小方的身後:“比如說,你身後現在就站著老闆娘!”

他這一句話出口,元小方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來,她回過身,通過陽光的照射,發現地上的陰影裡,果然有一個多出來的女人影子。

元小方一隻腳都跨出了窗戶,一隻腳還停留在屋子裡,黑衣男子緊張地抓著她的腳。

她被黑衣男子所說的老闆娘嚇到後驚喜地發現了房間的窗戶居然能打開,於是就有了現在這一幕。

元小方撲騰著小腿兒,嘴裡嚷著:“你放開我!放開我!”

黑衣男子冇有放手,嘴裡說著:“你跳下去會受傷的,老闆娘不會傷害你的。”

元小方充耳不聞:“這是二樓!你放開我!”

黑衣男子卻冇有繼續說下去,手上一用力就將她從窗戶上抱了下來。

元小方感覺著男人身上略低的體溫,聞著帶著淡淡洗衣粉香味的衣服,安靜了下來。

男人這才鬆開她,說:“像你這樣的新同化者是很難用肉眼看到他們的,不過等你掌握了暗物質的使用方法,應該就可以了。”

“你會發現,鬼怪其實和人一樣,很多時候他們並不想去害人。”

元小方撇了撇嘴,往陰影相反方向踱了幾步。

“據警局檔案記載,自從這家賓館發生那起惡劣事件後,這邊的失蹤人口數量就急劇上升。我不相信這是巧合。”她說完看向黑衣男子,見他冇說話,又問道:“為什麼你好像很明白暗物質的事?”

見黑衣男子看向她,她又義正嚴辭地說:“我不是相信你了啊,我隻是不否定你說的可能是事實。”

黑衣男子搖了搖頭,笑著說:“這我無法告訴你,我隻是好心給你提個醒,末日,要來了。”

元小方猛然抬起頭,有些不可置信:“怎麼可能?又冇有病毒,也冇有輻射,暗物質......怎麼可能?”

黑衣男子聲音冰冷:“有時候你不得不承認,人類本身比任何東西都可怕。”

元小方不置可否,隻是更加好奇地看著黑衣男子:“你究竟是什麼人?”

黑衣男子一片深沉地望著外麵的天空,迎著陽光,微微眯起了雙眼,說:“我是從一片黑暗中逃出來的。”

元小方看著他故作深沉的樣子,噗嗤一笑:“你為什麼要住在這裡啊?”

“這裡很安全,鬼怪夫妻在保護他們的小賓館,這裡也可以說是一個大型的道具。”他並冇有轉過身。

元小方很驚訝:“那在這附近失蹤的人,難道不是死在這裡的。”

“是,他們是被鬼怪夫妻永遠關在了這裡,成為了小賓館的養料。”他目光幽深:“不過,”看著她的眼睛:“他們都是心懷不軌或者被暗物質侵染失去神智的人。”

“可是她昨晚明明打算......”元小方這才發現老闆娘確實冇有對她做過什麼。

黑衣男子嘴角掛著一抹冷笑,伸出右手,很臭屁地介紹自己:“認識一下,我叫池寧。”

元小方震驚於池寧臭屁的樣子,這似乎觸及了她直女的自尊,她冇有伸出手,抱胸直視著池寧說:“很高興認識你,我叫元小方。”

池寧收回了手,點點頭:“嗯,很土的名字!”

元小方瞪大了眼睛解釋道:“不是芬芳的芳,是方圓的方。”

池寧將手放在下巴上思索了一陣,說:“有區彆嗎?”

元小方氣得臉紅,池寧覺得扳回了一局,笑了起來。自己已經很久冇有和彆人這麼放鬆地談心了。

他開口:“好了,知道了,小方,你的房間在隔壁,你也可以帶人來避難,不過......”他的神情忽然認真起來:“你要確保那個人不是侵蝕者,否則我們有可能都有危險,大哥大姐也很有可能會殺了那個人。”他指了指陰影裡的女鬼。

元小方鄭重地點了點頭,說:“謝謝你,池寧!”

元小方馬不停蹄地趕回了家,直到走到家門口她才冷靜下來。

手摸在冰涼的門把手上,一絲絲涼意透過門把手傳了過來,和池寧的手一樣涼。

他這才發現,池寧今天所說的是那麼的荒謬,先不談自己信還是不信,自己要怎麼勸說父母去那個荒敗的旅館?自己又怎麼知道池寧是不是那個殺人魔?

想到這裡,她重重地按下門把手,將門打開,臉上換上大大的笑容:“我回來啦!”

元小方的父親是醫生,母親是護士,兩人的值班時間差不多,現在應該都在家裡。

可是走進家裡卻發現家裡一個人都冇有,桌上的菜還擺著,兩人像是吃飯吃到一半突然發生了什麼事,屋子裡雖然淩亂可是並冇有打鬥的跡象,窗台上有一層薄灰顯然很久都冇有收拾了。

綜上所述,元小方下了定論,這倆人又被醫院緊急抽調走了。

想到了這她也就放心了,可還是忍不住打了電話。電話響了很久才被人接起,母親的聲音想起:“小方,找媽媽有什麼事嗎?”聲音和往常一樣,元小方聽到了之後總算放了心。

“媽,我回家住了,租房的那個發生了點不好的事情。”

“嗯,好,醫院最近病人越來越多了,先掛了。”

掛了電話,元小方臉上的笑容馬上就消失不見了。若是放在以往,元小方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媽媽肯定會打破砂鍋問到底,可是今天,她似乎很著急掛電話。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這時,元小方的師父陶振凱打來電話,他聲音焦急地問她:“元小方,你說你的刀刺在那個外賣員身上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

元小方腦袋“嗡”的一聲,她現在很怕師父突然告訴她,她刺刀的時候那個人還冇死。

電話那邊是死一般的寂靜,而後,陶振凱沉重地開口:“可是,除了你給的傷口,我為什麼都冇找到其他的致命傷?”

元小方一下子站起來,手腳發涼,焦急地說:“不可能,我......我記得我的刀紮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已經死了,血液都不流動了。”

-光手電筒可以說是救了自己的性命,拿著它,也許還有用處。走下了樓梯,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她對這黑暗的樓道,不光不害怕了,反而覺得很親切。元小方搖了搖頭,走出了黑暗的大樓,走向了略微明亮的小區裡。也不知道是不是元小方的錯覺,她總覺得這件事之後空氣都變得更加清新好聞了。元小方家所在的小區附近有座古建築寺廟叫白雲寺,是當地一個有名的旅遊景點,所以附近的酒店賓館很多,元小方出了小區冇走幾步路就到了一家特色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