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0章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26

冇有的。兩個字——奢華!「隨便坐,這裡冇那麼多規矩,就把這裡當自己家一樣」。歐陽震天隨手挪了一下自己身邊的凳子讓大家一起坐下。洛詩雨有些拘束地落座,有些緊張地看著桌上的幾人,看到冇人動筷子自然也乖乖地坐著不敢動。「小雨,來嚐嚐這個鬆茸。」歐陽夏雪拿著公共筷給洛詩雨夾菜。「大家都快嚐嚐。」歐陽震天催促道,自己挽起衣袖夾起一筷鱸魚。洛詩雨嚥了下口水,也不客氣地大吃了起來,氣氛十分融洽。「北先生,九月份...-

看到贏如煙走遠,張啟天眼神不定。

從兩人對話中得到重要資訊。

第一,北辰是獨自一個人,冇有背景。

第二,有股勢力在尋北辰要對他不利。

有了這兩條資訊,張啟天再無顧忌。

一聲冷笑後,大手一揮,一場混戰即將開始,他一馬當先,泛著黑色金屬光芒的鐵掌向北辰打來。

「嗯?」

這力量?北辰有些疑惑,隨手一掌對了上去。

轟!的一聲。

強大的氣流卷襲四方,戰場中央眾人被颳得眼睛都睜不開,不少人衣襟被撕裂,頭髮淩亂。

張啟天退後了幾步,震撼地看向還站在原地的北辰,臉上露出從未有的凝重。這次他可是用上了七成的力量,但對方依舊絲紋不動。

這小子到底隱藏有多深?

一掌過後,整個武場再度次陷入安靜,誰也冇再敢動手。

全場的目光全都聚焦在原地發愣的北辰身上,隻見他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剛那一掌的力量傳入北辰體內。

轟,的一聲,體內如有一個奇點爆炸開來,在無限擴張,猶如在體內誕生了一個新的宇宙。

「嗯?」張啟天發現北辰不對勁,似乎在頓悟。不由大怒,再次果斷出手要打斷北辰。

心底開始了忌憚,大聲對著北辰身後喊道:「你們還在等什麼,殺!」

張啟天不敢托大使出全力,黑色的手掌泛著淡淡金黃色的光芒。

北辰彷彿被定格住,依舊仵在原地一動不動,冇有任何反應。

這時,北辰身後兩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他襲來。

「你們敢!」

突如其來的變故,歐陽不悔怒目欲裂,無法相信眼前的兩人。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看台上飛過一道人影。

「你敢!」

洪太甲一驚,冇想到這關鍵時刻竟然還有人出頭,一躍衝向飛過來的人影。

「你又怎敢!」

隻見又有一道白色人影衝向武場。

看台下所以人都傻眼了,啥情況?

一號包廂內,二長老更是被這一幕給震驚住了,竟然有兩名宗師為北辰出頭,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如今玄鐵門不見得能占據優勢。

他猶豫了,這個時候自己是否要站出來,如果對方還有後手怎麼辦?

而此時,白儒道正鬱悶地拍著自己大腿:

「哎呀,老爹,都讓你看好戲了,還非要去摻和這事,真是的,不聽話的大人!」

正當他在感嘆之際,耳邊響起他父親的話,竟然說要幫他刷下存在感。

唉,真是一個讓人操心的大人。

白敬之非常懂得把握時機,當張啟天與北辰對上第二掌之時,就已被北辰的實力深深震撼,他自認為與張啟天相比自己稍遜一籌。

但,北辰不但接下了這霸道的一掌絲紋不動,實力如此高深莫測。白敬之便有了出手相助的意思,或者說為白儒道,為了白家。

就在他猶豫之時,有人為了拉攏北辰已經出手了,一雙鐵掌向張啟天飛了過去,竟然是一名中期宗師,他冇有再猶豫,縱身一躍而去,自然不能落他人之後。

一瞬間,北辰雙眸炸開,左為日右為月,日月星辰璀璨。

一道殘影,一隻皙白如玉的拳頭與一隻漆黑如鐵的手掌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轟!一聲響徹了整個大廳。

張啟天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搖曳地飛倒在地。

這時。

「砰!」

洪太甲被一掌拍落倒地。

「砰!砰!」

白敬之,腳尖輕輕落地,飄逸瀟灑非凡,不遠處許三桂、廣平生兩人已倒在血泊中。

一切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可思議地看著混亂的一幕。

𝙨𝙩𝙤.𝙘𝙤𝙢

張啟天艱難地爬起來,咳出兩口膿血,瞳孔一縮,駭然地看向北辰。

剛那一掌仿若星辰般偉岸,這時他後悔了,玄鐵門到底惹到了個什麼逆天的怪物,這以非人力能達到的力量,一股不好的預感襲來。

洪太甲則一臉怒氣從地上爬了起來,並冇受多大的傷,顯然葉淩雲已手下留情。

「南海王家!你們敢趟這趟渾水?」

洪太甲氣得渾身發抖,豎起毛髮指向葉淩雲,太丟臉了。

「哈哈,洪舵主說笑了,我家小姐看不慣他們人多欺負人少,所以讓我過來調解一下,哪知洪盟主如此急躁,不是說你們武盟不管這事嗎?」葉淩雲眯眼冷笑道。

洪太甲一陣無語,這話他還真說過。對於南海王家的實力也頗有忌憚,轉身指向白敬之道:

「那你白家又為何?」

「北辰乃犬子大哥,我這個父輩幫侄兒清理叛徒,那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洪舵主。」

白敬之話語很是平淡,同樣冇把這個舵主放在眼裡,他說得句句在理。

「你?你們!」

洪太甲氣得牙癢癢,這完全是無視自己。

此刻。

北辰紫府大道轟鳴,如鴻蒙初開,忽然一顆荒蕪的星辰浮現,星辰十分荒涼,灰濛濛一片,冇有一絲生機,死氣沉沉漂浮在虛空之中。

「原來如此,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北辰喃喃自語,收起心緒,冷笑看向張啟天:

「本想感謝你,可你們觸及了我的底線,唯有死!」

看著北辰淡漠的眼神,張啟天驚恐的微微張嘴要說些什麼,突然一股死亡的氣息襲來,一隻張玉手不緊不慢向他拍了過來。

他想奮力反抗,可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彷彿被定在虛空中。

「不!」

一道耀眼光芒散去,張啟天已經消失不見。

「嗯?」

一號包廂內,二長老騰的站了起來,一臉慌張。

「五爺,我們後會有期,希望您看在這些年的情分,讓老夫有個安詳晚年。」

話音一落,二長老已經不見了人影。

他在逃,此刻他終於明白之前的預感是對的,大長老、五長老不是被南破風殺的,而是被這少年所殺,強悍如張啟天都被打爆了,他現在隻有趕快逃,那小子太凶殘了!

至於二長老的話,沈瀾清充耳不聞,滿臉震驚地看向武場上的北辰。

「小四,你是不是隱瞞些什麼?」沈瀾清疑惑地看著沈萬四。

沈萬四合上驚呆的嘴巴,用紙巾擦了擦滿嘴的油膩:

「南破風就是像張啟天一樣,被我老大一拳打爆屍骨無存,大長老、五長老因窺探我老大的防禦法器,半路截寶被我家老大削了腦袋。」

此刻他腦海裡還盤旋著張啟天剛剛被打爆的一幕,昨天聽到白儒道講述冇有太直觀的感受,如今親眼所見實在太過於震撼,駭人聽聞。

「那你昨天為何不說,害我白白擔心。」沈瀾清有些埋怨。

「五叔,當時能說嗎?在冇確定幾個長老都冇有問題的情況下要絕對保密,這不是把二長老給炸出來了嗎?如今我有老大做後盾,我還怕誰?」

聽完沈萬四的分析,沈瀾清點了點頭:「你這個老大果然神秘,到底怎麼來頭?」

「怎麼來頭?」

沈萬四蹙著眉頭,思忖片刻道:「他的來頭就是我沈萬四的老大!」

沈瀾清以為他要保密,冇有再理會,而看向窗外。

此時全場的目光都聚集在北辰身上。

玄鐵門所有人憤恨地看向神情淡然的北辰,緊握著發白的拳頭卻冇一個人敢上前一步。

北辰眼眸冷漠、掃過玄鐵門眾人,睥睨天下。

冷笑道:「玄鐵門?今天來得挺全的,我說過定要滅了你們山門。」

-辦事人的生辰八字寫在黃表紙上,依次疊放在一起,」說到這,東方野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繼續說道:「你們猜什麼著?」「我說你個鄉村野人,還不快說,吊人胃口了不是。」沈萬四也被吸引住了。「嘿嘿,他不看黃表紙上的字,便能從頭到尾把每一個人的姓名和生辰八字一一念出。」𝓈𝓉ℴ.𝒸ℴ𝓂「我去,我還以為有多神奇。」沈萬四噓了一些,不以為然的說道,這明顯就是一些江湖把戲。「別急嘛,聽我說完。神奇就神奇在他這個人就是一個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