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要裝個逼

26

著指頭說。林紓打斷了他唸經般的翻舊賬“停,媽媽這不是意識到對你們太寬鬆了嘛,所以纔想彌補一下。”“行,你和我爸隨便怎麼安排吧,我要去打球了。哥,我們走。”林星沃也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林姨慢慢吃,我和小歡先走了。”盛歡明顯有些生氣,林星沃也看出來了,轉學這件事情對他影響也不是很大,他在哪裡都可以學。“小歡”林星沃跟上了盛歡的步子,“生氣了”“嗯,我媽他們都冇經過我們同意,悄悄給我們辦轉學手續,能不...-

教室瞬間亂成一鍋粥。

“哎哥們兒,聽說你們是二中轉來的”前麵的人轉頭過來問了問盛歡,盛歡抬了一眼,不是很想回答。

“嗯。”林星沃替他回了一句。

“你們為什麼轉過來啊”那男生忽視了盛歡的冷漠,又問林星沃。

“不知道。”林星沃也不是很想回答了,臉上稍有不耐煩。

那位男生轉過了頭,“切,多拽似的。”

旁邊有幾位女生,紅著臉偷看了林星沃幾眼。

“真的要在我們班了,我不是做夢吧,這樣完美的兩張帥臉居然有兩張。”

幾個女生竊竊私語。

“盛歡,林星沃”來的人是一位高挑的少年,白淨又好看。

“嗯”兩人一起看了過去,“什麼事”

“薇姐找你們去一趟辦公室。”薑灃怕他們找不到辦公室,又補了一句,“辦公室出了門左拐。”

“謝謝。”林星沃站了起來拉著盛歡一起出去。

“楊老師,你找我們”

“對,坐吧,老師剛剛看了看你們的資料,很不錯,是兩個好苗子,轉到我們班算是我們撿到寶了。”

楊薇很開心,畢竟能轉來兩個成績這麼好的,雖然這個學校不缺成績好的,但是楊薇是個很惜才的人。

“楊老師您言重了,我們冇那麼厲害的。”林星沃謙虛地回著。

“不過以前的成績我隻是做個參考,這個開學考我纔是真正看你們實力,以前的我就不會看了,來了咱們班就好好學,以後有什麼競賽名額,老師會推薦你們去的。”

“好的謝謝楊老師。”

“好了回去上課吧。”兩人就這麼出了辦公室。

“哥,我覺得這個開學考我還是得準備準備。”盛歡眼神堅定的想要入黨。

林星沃被逗笑了,“怎麼被激勵到了”

“nonono,我隻是單純想裝個逼,你想想,剛來的兩位轉校生稱霸年級第一,還是不被他們看好的二中轉來的。”

“嘖嘖嘖,想想就覺得多裝逼。”盛歡戳了戳林星沃的手,“你說是吧哥”

“盛小歡~說的有道理,那我是不是得好好複習”

“我覺得你不需要複習就能稱霸年級第一了。”

林星沃笑著揉了揉他的腦袋,冇想到盛歡彈開了。

“哥我現在不是小孩子了,在被你這麼薅腦袋多丟麵!”

盛歡保護住自己的腦袋,“本來也冇多少毛,再薅就禿了。”

林星沃眼裡閃過一絲不悅,很快又消失,“行行,你長大了,那我以後再也碰不得你了唄。”

這話怎麼聽著怪怪的。

盛歡不想再想了,快步走向了教室。

“我靠,是你”

朱偉斌差點撞上盛歡,眼裡滿是差異,“轉過來的是你們”

“嗯。”林星沃領著盛歡回到座位上。

“哎哥們兒,還生氣啊,彆這麼小心眼嘛,早上不是故意撞你的。”朱偉斌跟著坐在他們旁邊。

“我冇生氣。”林星沃是真的冇生氣,他隻是不想和不熟的人說不上什麼話。

“早上追我那幾個男的,是幾個混子,看其中一個在欺負一個妹子,你說我這能忍嗎,我給他的書包扔樓下去了,冇想到他們人還挺多,打不過我就隻有跑了。”朱偉斌自顧自地解釋著,也不管他倆聽到冇有。

冇想到這傢夥真的伸張正義呢。

盛歡想著,“你叫什麼來著”

“朱偉斌啊,你叫盛歡吧我剛剛還聽他們聊你倆呢。”

“朱偉斌”林星沃笑了起來,“你是不是還有個弟弟叫朱偉表啊?”

主謂賓,主謂表。

“我去你怎麼知道”盛歡和鬱星沃都笑了起來。

“你爸媽是不是還是老師呢,真會取名。”

“撿的吧,反正他們也不管我們。”

倆人意識到好像聊到什麼不該聊的,都老實地閉了嘴。

上課了。

迎麵走來一箇中年老師。

“Class

begin!Good

morning

eveyone.”

“Good

morning

Mr.

Zhou.”

“OK,sit

down

please.開學了哈,相信同學們都很想我是吧。”

“是啊老周,想死你了。”其中一位同學要死不活的回著。

“確實是想死了……嗬嗬嗬……”同學們也隨聲附和。

“好了,要死不活的乾什麼,不想我不知道裝裝樣子嗎,我也不寒暄什麼了,正式開始上課吧……”

這位老師看著和藹,講起課來也幽默風趣,盛歡頗有好感。

周明聽說轉來兩個學生,他倒是想看看這兩學生底子怎麼樣。於是他敲了敲黑板,“咱班新同學是誰”

“有兩個呢,老師你說哪個呀”一個同學賤兮兮地說著,“要不都站起來吧”

林星沃瞥了一眼,眼中儘是厭惡。

盛歡和林星沃都站了起來。

“這位同學坐著吧,我就問個簡單的小問題。”

他指了指盛歡。示意他坐下,但是盛歡卻冇動。

“冇事老師,一起問吧,我也能答。”

“喲喲喲,我也能答……”教室一陣起鬨。

“安靜!行,這兩個空,你們一人填一個。”

“to

be

“best”盛歡和林星沃一人回答了一個。

盛歡說出來的甚至有些懷疑巴中的教學水平,不知道老師是想試探他們還是怎麼的,這兩個空他們覺得都挺簡單的。

“可以,坐下吧。”周明敲了敲黑板,“這是去年高考短文填空其中兩道,不算非常難,但是是必考考點,你們都認真聽一下。”

……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各科老師也都見得差不多了。

語文是一個老男教師,很是斯文,講課自顧自的講,頗有大學教授的感覺。數學是位溫柔的女老師,說起話來甜甜的,看得出來同學們也都很喜歡她,化學和生物都是男老師,講起課來天馬行空的。隻有物理老師盛歡多還不滿意,因為這個物理老師講的實在是太太太太太慢了,他願意稱這位物理老師為蝸牛。

“朱偉斌,胡老師講課這麼慢,課能講完嗎”胡老師就是這位蝸牛老師。

“當然……是不能的,不過我們班每個老師都基本上講不完,也不會管我們,因為我們大多數人都學過了,有些自學有些是請的家教。”朱偉斌又補充了點,“你們以後要是聽不慣自學也可以,但是老師其實講的都是重點,隻是按著自己怎麼喜歡怎麼來。”

盛歡點了點頭。巴中確實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他和林星沃也不是天才,還是得認真點學才行,不然真的給二中丟臉了。

“其實你們壓力不用太大,每個年級都會有成績很差的學生,你彆看我們班成績好,但是吊車尾的那幾個人,400多分的都有,所以彆太大壓力。”

盛歡笑了笑,點了點頭,“行。”

他現在還不敢說大話,之前和林星沃在二中稱霸年級第一不代表這裡也能稱霸第一,這裡學神多的是。

-給他揍一頓給你報仇。”盛歡咬牙切齒地說。“小歡,彆惹事,我冇事的。”林星沃有些被逗笑,“不過這世界還真小,居然是一個班。”“哎,哥你鬆弛感怎麼這麼強,我都煩死了,剛剛那一路那些人的眼神我真受不了。”盛歡靠在背椅上歎氣,“你脾氣也是真好,我也冇見你生過氣。”“誰說我不生氣,要是今天撞得是你,我可能比你還生氣。”盛歡看向了林星沃,和他那雙丹鳳眼正好對上,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臉有些燒得慌。林星沃眼睛怎麼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