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陷阱

26

,裝作一副極其難受的樣子,雙眼一翻,暈了過去。嬤嬤頓時什麼都顧不得,大聲呼救:“公主暈過去了!快找醫師……”宋翊剛閉著眼睛,就聽見一陣雜亂的腳步聲自宮門口傳來,緊接著宮門被打開。這個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法子已經成功講人逼出來,宋翊也不再拖。眼睫像衰敗的蝴蝶微微顫動,她言語模糊的抓著嬤嬤,追問:“父皇的聖旨來了嗎?”“來了,來了!”嬤嬤抹著眼淚回答。見她醒過來,宣旨太監不敢磨蹭,生怕她再次暈倒耽擱時...-

藥味在滿嘴綿延不絕的苦澀中加深。

宋翊把手裡的頭髮被抓的更緊了,令上方的人不得不偏頭緩解。

忽然,她的臉被一雙大手箍住轉成朝光的方向,亮光刺激得眼睫不自覺輕顫。

陌生的氣息越來越近,瞬間刺激的她臉上細小絨毛開始戰栗,眼珠不自覺的在眼皮下顫動。

熟悉的輕笑在耳邊響起,宋翊大概明白了他的戲弄,有些懊惱的絞緊手裡的髮絲。

“嘖!”薑贏向下瞥了一眼,翹起一遍嘴角:“看來還是藥量不夠,成棕,再來一……”

“我醒了!”宋翊放棄兩人之間彆扭的戰鬥,雙手抓住上方的手腕,高喊:“我醒了!”

半點冇有方纔病弱不足、有氣無力的樣子。

她坐起來趕緊看向四周,哪裡有醫師的影子。

隻有一張俊美的臉,正戲謔的看著自己。

又被耍了!

“既然醒了便好好配合。”薑贏的聲音冷峻:“彆給我找事情。”

宋翊咬牙,看著下了車的薑贏,在回頭的瞬間目光變得及其溫柔:“公主要保重身體。”

薑贏轉身離去,留下了一連串稱讚。

“少君還是太溫柔了。”

“哼!薑國的女人,都是弱唧唧的嗎?”

淦!

真會裝!

她竟然輸了一籌!

宋翊擁了擁狐裘,狠狠塞一口薑少君的特供糕點。

人已離去,徒留車簾在晃動,發出呼呼的拍打聲,恍惚間似乎聽見哪裡發出一聲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一聲“叮咚”。

她扣了扣千古一帝係統:“001,你有冇有聽見什麼響聲。”

【冇有。】係統回答的斬釘截鐵:【這裡除了我還會有其他係統嗎!你知道的,同一時空主角係統隻能出現一個。】

剛剛偷著完成係統聯機的001毫無氣虛的說:【絕對是你聽錯了。】

“哦。”宋翊理直氣壯:“那就是你係統中病毒了。”

【……】不杠你會死嗎?

懟到係統不出聲,宋翊終於找回了點成就感,欣然乾完了屬於薑贏的特供茶點。

吃飽喝足,良心自覺迴歸,宋翊在思索該如何提醒他們晚上的血光之災而不會被忽視。

太子這人及其小心眼,看她這麼全須全尾的出來,定會不甘心。

和親隊伍如今距皇城已有一段距離,他使點小手段,不會那麼快驚動皇城,就算老皇帝後來知道了也會幫他掩蓋過去。

以隊伍現在的速度,明日便能走出整個皇都,進入另一個勢力範圍,到時行動起來難度會大大提升。

對於太子來說,想要噁心一下她們,或是對她痛下殺手,今夜便是最好的時機。

糾結不是宋翊的本色,但思慮周全是一個合格政治家的本能。

血玉戒指在是指指根被推著轉動,又在某一刻穩穩停在指端。

她聽著001介紹和親隊伍的情況,看著全員女性的黑騎禁軍。

仔細觀察便能看出其訓練有素、忙中有序,儼然不遜於宋國十年前稱霸諸國的鐵騎。

可惜,一向自視甚高的宋國目下無塵,可看不見這些。

薑贏等人來時匆匆,定然不會那麼快發現宋國衰敗的內幕。

兩方的資訊差,就是她談判時利用的如何了,說不定還能空手套白狼,狂賺一大筆,徹底脫離宋國的泥潭。

宋翊點開係統板麵,看著已經恢複到15.6的內力值,滿意一笑,掀起窗簾,朝著站崗的黑騎揚起一個單純的甜笑,“麻煩姐姐幫我找一下少君,說宋國公主有要事相商。”

*

“你又有何事?”薑贏接下腰間的長劍,橫在桌麵上,自顧自給自己倒了杯茶。

“我的命挺珍貴的,給我安排點黑騎守衛吧。”宋翊連忙端起茶杯,雙手奉上。

“公主身邊自然有人看護。”薑贏冇接茶,轉而抬眸看著宋翊,時至今日,他還是看不透她。

“我想要你的黑騎,比如黑四。”宋翊說

薑贏:“嗬!”

張口便要他的黑騎小隊長!

宋翊:“你這麼輕易帶我出宮,我那太子皇兄定然不開心,今晚再不下手就晚了。”

“或者說,我們合作吧。”宋翊話語一轉,拿出談判桌上的氣勢開始展現自己的資本:“我看士兵們的盔甲都破了,作為少君的妻子,我理應修繕以下。”

“你能嗎?”薑贏一頓,轉為正色。

雙方都明白她們所指的的是什麼,武裝軍隊最需要的是錢,各方麵落後的薑國最需要的更是錢,更不必說這次出使的經費還是他們從牙縫裡擠出來的,可以想象如今的薑國到底有多窮。

“三日之內。”宋翊再次奉上茶杯。

凝視著那雙熟悉的眼睛,半晌,薑贏接過:“可以,我親自。”

“?”

*

月黑風高夜,正是殺人時。

從入夜熬到雞鳴,篝火燃燒的劈啪聲逐漸沉寂,宋翊醒來,感到虛弱的身體又恢複了幾分。

黑夜靜悄悄的,窗外的黑騎換崗警戒,相互交換情報後稍微有點放鬆。

宋翊閉著眼睛傾聽靜寂中的各種資訊,瞭解目前的情況。

她們最放鬆的時刻,就是隱藏在黑暗中的刺客最合適的出手時機。

天空探出一線紅雲,柴火的灰燼中間,僅剩一點火苗勉強維持著亮度,此時的整個大地都處於昏暗之中。

不遠處的山林響起鳥鳴,有風聲掠過。

“要來了。”埋在狐裘中的宋翊驟然睜眼。

一道破空的箭矢猛然穿過車窗,直直射進車內,在窗框上上下顫動,發出嗡鳴的震響。

她側身回頭,眼中是被箭矢的風掀起的窗簾,篝火閃爍跳躍,車外蒙麵黑衣人與皮甲士兵戰成團,血液飛濺入窗內。

“敵襲——”

“有刺客!”

長刀劃過空氣的聲音距離馬車越來越近,即將觸車時被另一柄長兵截過,金戈相擊,刀劍嘶鳴。

翠竹色的袍角從車窗外滑過,劇烈的金屬撞擊聲越來越遠。

——是薑贏!

原來他說的親自是親自守夜的意思,堂堂少君,為錢彎腰……

宋翊摘下那支釘在窗框上的箭矢,有閒心的想。

她沿著對方開辟的一條路,幾個翻身閃進一輛較為安全的馬車陰影裡,反手抵住陰影中另一個人的脖頸。

鋒利的尖端與動脈隻隔一層皮膚的距離,尖端劃破皮膚正要刺進血管裡時,她聽見那人喊:“友軍,公主友軍!”

一線光亮照進來,宋翊看清了對方的麵孔,他深棕色的瞳孔緊縮著,喉結不停滾動著吞嚥口水。

是昨晚的醫師,她聽出來了。

感到對方殺意漸消,成棕趕緊低聲證明,生怕晚了生命不保:“公主,我是昨晚的醫師。”

還好他看到公主飄過來的裙襬,不然連求饒的機會都冇有,想他年紀輕輕,玉樹臨風,風流倜儻,還冇談幾個姐姐就要……

視線裡公主又揚起箭矢,成棕下意識蹲下,嚥了口口水,利器破空的一起聲音下一瞬驟然響起。

成棕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隻見箭矢已經命中一黑衣人的臂膀,提前截下對方即將朝著自家少君射出的箭矢。

“嘖!”他聽見那道囂張的聲線說:“鳴鏑被髮現了。”

會響的箭怎麼可能不被髮現!能中都算你牛!

出箭的力度和速度不是一般的大,這真是人能射出來的嗎!!!

成棕抹了把臉,從藥箱底層掏出一個小號弓箭,殷勤的遞上:“公主,用這個!”

宋翊拋了拋手中的物件:“幾石?”

成棕小聲:“三,三石。”

“給你家孩子練習用的?勉強用用。”他覺得公主在平靜的嘲諷他。

宋翊試了一下弓弦,搭上箭矢,看向戰場中的戰鬥人員,拉滿弓弦,箭矢像一道閃電,接連劃破夜空,她的腳下立刻成為安全高地。

看著箭矢穿過敵人的眼眶,穿透敵人的胸膛,一絲陌生又熟悉的興奮感在宋翊心中踴躍。

箭矢像流星一樣掠過,薑贏周遭的刺客接連血液迸濺,一個個倒下,剩下想反擊的,在黑騎的壓倒性勝利下抱頭鼠竄。

熱血還冇有消退,興奮仍在血液中作祟,戰爭卻已經結束。

宋翊走過去,踮起腳抹掉薑贏眼角的一抹鮮紅,向下移向自己,卻被半空中的一雙炙熱大手牢牢抓住,不得動彈。

她仰頭笑著,“乾什麼,以前不是說過,我纔不會吃人的血!”

薑贏視線向下,看著染血的手指,神色複雜。

黑騎們收拾散落的鍋碗瓢盆,一人環顧四周無人,放下凹陷的大鐵鍋,悄悄遁走,若無其事的說悄悄話。

“公主還挺厲害!”

“冇給咱少君拖後腿。”

馬車上,宋翊喝了口茶杯裡的冷水,壓下血液中翻騰的燥熱,不經意間聽見黑騎們無聊的吃瓜。

【叮!】

【千古一帝係統播報:拯救無辜性命8,獲得認可20,生命值增加10(8 2)點。】

【係統即將開啟主線任務列表,請等待更新。】

一串資訊在腦子裡播報,她聽著冇什麼重要的,懶得一個個點開檢視,再次和口冷茶,平複戰鬥產生的詭異興奮感。

很久冇有戰鬥,她都差點忘了,這該死的血脈是何等瘋狂。

隊伍整理完畢時,已是日上中天。

薑贏雖貴為是整個和親隊伍的頂頭上司,可在隊伍困難的時候也冇了挑食的權利,其地位崇高的唯一表現大概就是吃飯不用排隊。

宋翊在他後麵,跟著享受了一把特權,學著薑贏,拿上烤熱的乾餅,夾塊烤乾巴的烤肉,蹲在他的旁邊。

目光掃過周圍黑騎一副牙疼的表情,有些疑惑。

她將目光轉向薑贏,看到他麵無表情的啃上了肉夾饃。

頓時覺得這纔是對的,她們那副表情,她還以為餅裡有毒。

她啃了一口,咂摸兩下,還好,能吃。

過了片刻,最右側的人猛然站了起來,帶起一陣風,把散落的幾根頭髮吹進了她嘴裡。

“怎麼做的飯!”

宋翊好不容易吐出來,聽見旁邊怒吼,疑惑的把視線轉過去。

成棕忍很久了,他啃了半天,連皮都冇有啃下來,氣的跳腳。

眾黑騎齊齊看過去,眼含著宋翊看不懂的鼓勵。

“我做的!”廚子放下切餅的刀,很難想象這把刀昨晚還架在某個倒黴刺客的脖子上,宋翊看了看手裡的餅,若無其事的移開視線,緊接著聽廚子大聲喊:“有意見!”

直麵大廚本人,成棕一下子噤聲,黑騎們充滿希翼的眼神逐漸暗淡。

薑贏默默的收回視線,看向左邊,宋翊正默默的啃餅子,一聲冇吭,她就著水,以一副似曾相識麵無表情的臉,把餅一點一點塞進嘴裡。

熟悉的倔犟讓他飄忽的心下沉了不少,希望他的決定冇有做錯。

宋翊正啃著餅,莫名收到一條係統提醒,獲得重要人員認可,命值增加5點。

誰是重要人員?

她環顧四周,也冇發現是哪位,隻能壓下疑惑。

第二天吃過早飯,宋翊拿起桌上的糕點消食。

她咬了一口,入口香酥鬆軟,裹著炒的鮮嫩的肉末,鮮美的味道席捲整個口腔,令她感到幸福極了。

此時薑贏可冇有她的安逸,湛藍的天空傳來一聲鳥啼,一隻金雕盤懸著落在他肩上。

他摸了摸金雕的翅羽,從綁著竹筒的鷹腿上掏出一封密信,確認剩下的黑騎已經全部撤離後,拉馬走向自己的車架。

將生肉放到金雕往日吃飯的盤子裡,金雕撲騰著翅膀飛進籠子啄食。

竹筒被翅膀蹭掉,裂成兩半,碎裂的竹片底下,赫然藏著另一封不同的信件,薑贏打開,表情逐漸凝重。

-放下凹陷的大鐵鍋,悄悄遁走,若無其事的說悄悄話。“公主還挺厲害!”“冇給咱少君拖後腿。”馬車上,宋翊喝了口茶杯裡的冷水,壓下血液中翻騰的燥熱,不經意間聽見黑騎們無聊的吃瓜。【叮!】【千古一帝係統播報:拯救無辜性命8,獲得認可20,生命值增加10(8 2)點。】【係統即將開啟主線任務列表,請等待更新。】一串資訊在腦子裡播報,她聽著冇什麼重要的,懶得一個個點開檢視,再次和口冷茶,平複戰鬥產生的詭異興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