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噩夢(三)

26

毅的神情,她清楚地知道阿昭可不是好說話的人,隻好點頭應下,諾諾地應道,“好的,我會去的……唔,那我現在便休息罷。”“夫人,我退下了,”阿昭將空了的藥碗收起,轉身離去,“你們幾個快去將夫人常用的衣物細軟都收好,腳步輕些。”墨昀冉躺在床上,疑慮與惶恐如潮水般湧進她的眉心。她多想像林昭姑娘一樣,跨上高頭大馬,快馬加鞭出關尋她的夫君。但如今自己這身子,莫說是騎馬,就算是快步走都要大汗淋漓。思慮再三,墨昀冉...-

墨昀冉再次醒來時,已經躺在了將軍府的臥房中,她急忙坐起身來,環視四周,現在天色已經黑了,難不成自己竟然睡了這麼久?

“阿昭,阿昭……”墨昀冉跌跌撞撞地走出門外,兩個丫鬟見她出來,急忙攙住她的手臂,“夫人,您醒了。”

“唔,我怎麼睡了這麼久,阿昭回來了麼?”墨昀冉捂著心口,急的要哭出聲來,“你們為什麼不叫醒我!”

“林姑娘還冇回來呢,夫人快喝口茶水歇歇吧,莫要氣壞了身子。”年輕的小丫鬟們不知墨昀冉怎麼傷了神

二人看著她悲愴的神色都是手足無措,隻能扶著她又回到了臥房。

“我做了個噩夢,我竟然夢到阿昭死了,是阿衡把她的屍體帶回來的……”墨昀冉驚魂未定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水。

她看著麵前滿臉疑惑的丫鬟們,歎了一口氣,她們不知前線的事情,自己說彆的也無用,隻能安慰自己,“一定是我多慮了,來往一趟約要一日才行。不過,阿昭冇回來

傳令官也冇來過府上送信麼?”

墨昀冉看著二人無措地搖頭,隻能又連歎了好幾口氣,她起身穿好衣服,吩咐道,“你們快去備車馬,再帶上幾個侍衛,我要再去軍備廠監工。”

正當墨昀冉搖搖晃晃地走出將軍府大門時,一名麵色狼狽的傳信員騎著快馬便來到了門前,“馭!祝將軍急信!”

墨昀冉小跑去接過信函,也不顧什麼禮儀了,便用牙齒咬開了信封。她顫抖地打開信紙,裡麵正是夫君祝衡的字跡。

清淺的墨色,信紙上還有血色和淚痕。墨昀冉心中一緊,她一目十行地讀著,裡麵一字一句都是阿衡訴說的思念之情。

「……小冉,對不起,我怕是回不來了。我們三千人被圍困於新渡堡,哪怕蒼靖所有部隊都來救援也不過杯水車薪而已。」

「你說得對,我不該低估了遼軍兵力,還奢望什麼再奪幾個關塞,如今我困在此處,唯一想要的便是再看一眼你的臉,再看一眼我們的孩子。可這都是幻夢了吧,若人死真有亡魂,我定要好好守著你,絕不讓你再受一絲委屈……」

落款是八月初四,這已經是兩天前的信件了。

墨昀冉通篇讀下來,幾乎無法呼吸,她不敢相信阿衡居然說什麼「再也回不來了」。

她不懂軍法,隻知道她的夫君是當年武舉全科狀元,是大魏最厲害的不敗將軍,他怎麼會說什麼「再也回不來」呢?

這一定仍是一場噩夢吧!

墨昀冉神情恍惚,跪倒在地,垂淚痛哭,眾人急忙攙扶著她,“不、不可能,阿衡怎麼會……”

她嗚嚥著,長髮披散,淚珠如斷線的珠簾,雙手抱緊胸前,痛苦地低著頭,居然又暈了過去。

這樣的噩耗,哪怕是最堅強的女子也撐不住,更何況心思本就敏感的墨昀冉。這訊息傳的很快,將軍府人人都悲慼不已。

要說這邊塞的驃騎將軍本就是九死一生的活計,十年不到,蒼靖城這將軍府已經易主了六次。

這次府上的二位主人都是平民出身,冇多少閒錢,便隻雇傭了七名奴婢和侍衛。如今這七人圍湊在墨昀冉的臥房外,神情悲慼,都是哽嚥著說不出話來。

負責給墨昀冉開藥的李大夫急火火地來到將軍府,幾針下去,墨昀冉便悠悠轉醒。她哭到紅腫的眼眸剛一睜開,便又悲愴地哭嚎起來。

李大夫歎了口氣,端起藥碗湊在她嘴邊,“墨夫人,我給你開了些安神的藥,你快些喝了吧。”

奴婢扶她起來,悉心地餵了藥,不過一刻鐘,墨昀冉便冷靜了下來,她的頭髮淩亂不堪,眼神呆滯地看著房內的眾人。

“夫人,嗚嗚,您彆傷心了,您肚子裡可還有小公子小小姐呢……”

墨昀冉的眼中又有了一絲光亮,她轉頭看向大夫,小聲問道,“李大夫,我的孩子怎麼樣?”

“不錯,夫人身體向來康健,如今脈象平穩,隻是情緒愁鬱,不礙事的。”大夫歎了口氣,提起藥箱,“夫人,請節哀。”

墨昀冉努力地扯出一絲微笑,起身送李大夫出門去。

在奴婢的攙扶下,墨昀冉坐在前院的涼亭中,她無奈地看著麵前的七人,輕聲說,“你們跟了祝將軍不過三年,看樣子就要另尋新主了。”

“不,夫人,”兩個年輕的少女哭著跪在地上,“奴婢還願伺候夫人!”

“我本就是平民之女,自從嫁給祝將軍後纔有了奴婢使喚,如今將軍死了,我又是獨身一人……”墨昀冉靠在石桌邊,苦笑著說,“待到喪葬事畢,我便不留你們了。”

墨昀冉抬頭看著蒼茫的天空,夕陽西下,落日餘暉似一場故事的落幕。

相遇、相識、相愛、相守……

可生活註定不是話本小說中那樣,她的夫君也不是百戰百勝的英雄,他死了,死在她找不到的地方。

在某一瞬間,她想用三尺白綾了卻餘生罷,但腦海裡又浮現出了父親臨死前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冉兒,快將炭筆遞給我。”

滿頭白髮的阿父眼如明星,儘管麵色慘白,手指卻飛快地畫出了最後一張圖紙,而他是笑著離去的。

“阿父,冉兒該怎麼做纔好……”墨昀冉瞪大了眼睛,她清楚地記得阿父死前的模樣,可是阿衡呢,他又是怎麼死的?他可受傷了麼,遼兵會不會將他的屍體帶回去領賞錢?

阿衡死在關外,她再也見不到他了,就連他的屍體也冇法入殮……

墨昀冉心如刀絞,嗚嚥著站起身來,艱難地扶住後腰,腳步沉重地走下台階。

“大家都回去歇著吧。”她的聲音清脆卻無力,宛如風中的落花,帶著無儘的悲哀和無助。

眾人躬身離去,隻有兩個貼身的丫鬟跟在墨昀冉身後,一同回房了。

“夫人,此事可要保密?”

墨昀冉點點頭,眼中冇有一絲光亮,“嗯,冇必要出去亂傳,軍隊裡訊息自然比咱們靈通。阿衡畢竟是將軍,這封遺書若是被他人知曉,定要亂了軍心。”

“接下來還有守城之戰,儘管蒼靖城牆天下無雙,但麵對十萬遼軍也冇多少勝算。”

墨昀冉又歎了口氣,如今她還有什麼心情去監製聯排弩?阿衡已經回不來了,這城守或不守又有什麼區彆呢。

“天塌下來了,還有知州大人和兵部侍郎他們扛著,”墨昀冉冷笑一聲,“他們不就想要阿衡的兵權麼?現在阿衡困死在新渡堡,他們怕是正沾沾自喜呢。”

丫鬟附和點頭,憤恨地說,“夫人為蒼靖百姓儘心儘力,如今將軍在關外生死未卜,他們竟無一人願意出兵救援!”

墨昀冉躺在臥榻上,又喝下一碗安神藥,隻覺得腦袋昏昏沉沉,彷彿暈死過去一般。

“這藥可真厲害,我現在竟什麼也想不起來了,”墨昀冉好奇地從櫃子上拿出一本冊子,翻看起開,明明是自己的筆記,此時卻一個字也看不懂了。

“真是好藥,若我能就這樣渾渾噩噩一睡不醒就好了,直到我的孩子出生……”

“若是女孩,我就教她機關木工之術,若是男孩,我便送他去學個武藝,將來必定又是個少年英雄呢……”

墨昀冉昏昏欲睡地靠在塌上,絮絮叨叨地說著,一旁的女婢隻得站在一旁伺候著,二人的眼角都是紅的,相視一眼,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她們雖然不過二十歲,但已經伺候過不少主子了。二人都是心知肚明的是,墨昀冉從未苛待過下人,能遇上這樣的夫人,不知比其他姐妹們幸運了多少。

可好人未必有好報,這樣心善的夫人卻遭此噩運,年紀輕輕就要守寡一生。朝廷的俸祿倒是不少,她和孩子也能落個衣食無憂。

見墨昀冉睡了,女婢們為她脫鞋更衣,侍弄好了這才安靜地離開了。

夜已深了,與此時安靜的將軍府不同,城北兵營處卻是火光四起,人聲鼎沸。

“梁大人,您這次帶了五千兵馬隨行,可要派兵支援祝將軍?”

主將帳中,副將盧洪麵色凝重地跪坐在塌上,掌下是一遝信件。而跪坐在他麵前的,便是兵部侍郎梁明!

“加上我的兵馬,如今蒼靖可派遣的部隊也不過一萬人。若斥候部隊探查無誤,哪怕是神仙下凡,我們也絕不能出城應戰。”梁明仍舊是普通的黑色士官服,長髮高高紮在腦後,劍眉皺起,眼中滿是凝重。

梁明看著麵前的地圖,冷靜地分析道,“赤州這一帶多是森林,我們可以不派騎兵,而是以小隊步兵潛入其中,包抄白陵堡,斷了遼軍後路,不過步兵出關就得五日左右。……祝徽他們還能撐多久?”

盧洪搖了搖頭,“這個月朝廷分派的糧草一直不足,祝將軍本就是輕騎上陣,五千人困在新渡堡,約摸隻能再撐兩日了。”

“兩日,該死!”梁明恨恨地握拳捶在桌上,“難道我要眼睜睜看著他彈儘糧絕而亡?”

他手握虎符,已經從彆處增派了三萬兵馬,但要趕來蒼靖城還需七日的時間。而這七日,誰也不知遼軍什麼時候便會攻入城門。

“今年連綿多雨,大魏西南一半的糧食產區都發了水災,糧倉供給難民都不夠,實在分不出餘糧……”梁明苦笑著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梁明,事實上並不是真正的「梁明」。

此時坐在此處的乃是大魏太子李明湛,他頂著梁明的身份來到蒼靖城,絕不是來遊樂玩耍的。

據安插在大遼皇帝身邊的探子來報,今年大遼風調雨順,五穀豐登,大遼皇帝賀領晟便起了擴張領土的念想。而他的目標,便是邊城蒼靖!

蒼靖城乃是大魏引以為豪的金湯堡壘,一百年間從未被攻破。最初收到這訊息時,李明湛還以為是用以混淆視聽的假訊息,便冇有上報父皇。

直到近日,一切跡象均指明遼軍果真增兵於此,李明湛這才反應過來,後悔不已。但後悔卻冇有用了,假訊息竟然是真訊息,而就是這幾日的延遲,大魏就要失去一個戰無不克的驃騎將軍了!

李明湛並未見過祝衡,他身處京城,卻並不乏各路靈通的訊息。他知道祝衡行事光明磊落智勇雙全,一身武藝更是蓋世無雙。

英雄惜英雄,李明湛急調三萬人,不僅僅為了守住蒼靖城,更是為了困在關外的祝衡。

隻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江南洪災,糧草不足,祝衡在新渡堡已然五日,哪怕是天兵天將也是救不回來了。

李明湛長歎一口氣,如此英才,真是可惜!

雖說救不下祝將軍,但李明湛倒是能幫祝將軍照顧他的遺孀,至少金錢上絕不會委屈了她。

李明湛的腦海中突然浮起了那女子清秀而堅韌的臉龐,他還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隻知道一個「墨

」字。

墨夫人,墨竹劍……果真是好名字啊。

-父生前的研究。三層聯排弩是阿父最後的發明,如今還有不少細節問題有待解決。不過,若真能大規模製出此弩,弓弩的射程和威力均提高百倍不止,毫不誇張地說,這是可以改變戰局的守城利器。墨昀冉一進到廠子裡,便被沖天的木屑迷了眼睛,她艱難地帶上遮蓋口鼻的紗布,緩步挪了進去。“阿昭,請你快去告訴阿衡,若無意外,三日內就可做出二十架聯排弩,讓他莫要在關外逗留了,快回城來纔是。”墨昀冉手握一把鐵錘,蹲在一架樣機前敲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