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危機四伏

26

這。若村長不信,她也該挨個通知各家各戶纔是......“是我胡說,村長爺爺,我這就回家睡覺,不打擾您了....”話畢,她頭也不迴向外跑去。江芷剛奔出門,村長便迅速地從懷中掏出一張黃色的符咒,隨著他手中法訣的變化,那張符咒迸發出耀眼的光芒。尚不及反應,江芷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緊緊束縛住,她的身體瞬間僵硬無比,動彈不得。她想要開口說話,卻發現自己的喉嚨像是被什東西堵住了似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是夜。黑雲翻湧,山雨欲來。狂風咆哮著,彷彿要把整個世界都撕裂開來。被撕碎的枝葉胡亂飛舞,攜卷著泥水,交織成一道屏障,緊緊裹挾著山村。已是亥時,月亮被烏雲遮個緊實,冇有雞犬吠鳴,也無小兒夜啼,村民們都封窗閉門早早歇息,祈禱著風暴能早早過去,不要耽誤明日仙師大人的儀式纔好。此刻萬籟俱寂,唯餘山頂的瓦房還微微亮著。一位少年躡手躡腳地靠近,她衣衫襤褸,碎髮和泥漿胡亂粘在臉上,卻襯得膚色盈白,難掩她清秀的麵容。隻見她縮在牆角,一側耳朵緊緊貼著牆麵,秀氣的眉緊緊蹙起。屋內,兩名修士正在暢談對飲:“你說這陸家村的人也真好騙,隨便裝裝樣子,他們就信我是勞什子仙師,好吃好喝供奉著,還樂滋滋地奉上有資質的孩童!”“桀桀桀,誰說不是呢,明日收徒是假,選爐鼎是真,到時咱兄妹二人將靈童倆輪番采補,增進一大境界,豈不美哉!”“尤其是那村長的寶貝金孫,叫什...陸玄銘!身上的靈氣真是濃鬱,我光是聞一口,都垂涎不已......”“那可不是你能肖想的,把他帶回去送給上頭,纔是大功一件,咱倆就等著升官加爵吧,哈哈哈!”“說得我都饞了,好哥哥,要不....咱二人先鬆快鬆快~”不一時,屋充滿了快活的空氣。.......少年嫌惡地捂上鼻子,定了定心神,三兩步便隱匿在了夜色。不一會兒,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現在泥濘的下山路上,她緊咬著牙關,健步如飛;狂風驟雨在她耳畔肆虐咆哮著,彷彿要將這天地間一切都吞噬掉,而此刻她的心亦是咚咚咚地劇烈跳個不停。原來讓全村人翹首以盼的所謂“仙機”竟是一道索命符!一想到這,她便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到村長家,明日,絕對不能送去任何一個孩童,供邪修褻玩!少年實為女兒身,名喚江芷。本是21世紀農村出身的普通女孩,和奶奶相依為命。寒窗十載走進名校,她不善言辭,也不懂玩樂,與城人的舍友格格不入,明暗被排擠著。江芷索性不問世事,一心啃書本,成績名列前茅,被同學們笑談一句小鎮做題家。畢業後,不少大廠衝她伸出橄欖枝,她本想把奶奶接來,過衣食無憂的生活,卻突然接到奶奶離世的噩耗.....恍惚之下,江芷一腳踩空,醒來便穿越到修真界,成為陸家村的孤童。江芷尚在現代時就出自山村,對於村中各種事務信手拈來。於是,她每天都幫左鄰右舍乾些家務雜活,換取一些食物果腹,日子久了,也接一些為村砍柴挑水、修葺房屋的活計,獲得了村角破屋的居住權;如此,也算在陸家村安定下了。後來,江芷得知,這個世界竟存有修仙之法,凡人踏上修真之途,便可以擁有超凡脫俗的法力,翱翔天地,再不濟也能能夠延年益壽、強身健體。作為卷王,曾經的小鎮做題家,她的心中頓時燃起了對修真問道的渴望。江芷毅然決定扮作少年模樣——這樣不僅行動自由、不易受欺辱;同時也能夠名正言順地跟隨村其他適齡孩童一起修煉。吸取以前的教訓,江芷有意藏拙,但懷著成人的悟性,以及從前刷題苦讀的毅力,還是讓她領先其餘孩童一大截。她不願讓人發現端倪,便佯裝混日子,白日逃課,晚上去山頂偷偷修煉,哪知會聽到這一樁秘聞。陸家村雖山傑地靈,資源優渥,但十分偏遠,已有許多年冇有修真者踏足。這次兩位仙師光臨,也是村長花費重金,捨出家傳密寶,才將仙師請來,為的就是村孩子,尤其是親孫陸玄銘的仙途......邪修,竟敢坑蒙拐騙、肆虐如此!江芷咬緊牙關,拚命地奔跑著,雨水浸透了單薄的衣衫,但她不敢有絲毫停歇,終於來到了村長家門前。她停下腳步,大口喘著粗氣,讓自己稍微平靜下來。深吸幾口氣後,江芷開始思考該怎做。她知不能直接砸門,容易引起那邪修的注意。於是,她悄悄翻過圍牆,進入院子,躡手躡腳地向房內走去。輕輕推開門,隻見村長正躺在床上熟睡,江芷輕聲呼喚道:“村長,您快醒醒...”村長迷糊地轉醒,揉了揉眼睛,看到眼前的江芷,支起身子:“小芷,這晚了,你怎......”“村長,山頂居住的那兩名仙師是邪修,他們根本不是選拔有資質的苗子回宗門,是要做爐鼎供他們修煉呀!”聞言,村長從炕上坐起,神情凜然:“小芷,這可不能亂說,這兩位仙師本就不願來我們村,是我再三請求,全村合力出錢供養,兩位仙師才願意光顧陸家村,選幾個有資質的孩子,這可不是你能隨意置喙的。”“村長,我是親耳所聞!他們倆真不是什好東西,此刻還在雙修纏綿呢,不信您隨我去看看....”“夠了!此事關乎我陸家村榮辱,容不得你亂嚼舌根!今日你就在我屋歇下,哪也不許去,明日隨玄銘一同去選拔!”江芷大驚,她清楚絕對不能被困在這。若村長不信,她也該挨個通知各家各戶纔是......“是我胡說,村長爺爺,我這就回家睡覺,不打擾您了....”話畢,她頭也不迴向外跑去。江芷剛奔出門,村長便迅速地從懷中掏出一張黃色的符咒,隨著他手中法訣的變化,那張符咒迸發出耀眼的光芒。尚不及反應,江芷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緊緊束縛住,她的身體瞬間僵硬無比,動彈不得。她想要開口說話,卻發現自己的喉嚨像是被什東西堵住了似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江芷心中大駭,努力掙紮著,但那股束縛的力量太過強大,讓她毫無反抗之力。隨即,背後村長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江芷,倒是我小瞧你了。”

-雨欲來。狂風咆哮著,彷彿要把整個世界都撕裂開來。被撕碎的枝葉胡亂飛舞,攜卷著泥水,交織成一道屏障,緊緊裹挾著山村。已是亥時,月亮被烏雲遮個緊實,冇有雞犬吠鳴,也無小兒夜啼,村民們都封窗閉門早早歇息,祈禱著風暴能早早過去,不要耽誤明日仙師大人的儀式纔好。此刻萬籟俱寂,唯餘山頂的瓦房還微微亮著。一位少年躡手躡腳地靠近,她衣衫襤褸,碎髮和泥漿胡亂粘在臉上,卻襯得膚色盈白,難掩她清秀的麵容。隻見她縮在牆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