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人人都說江南好

26

,開始挽袖子。叢芳見狀暗叫不好,上次娘把袖子挽起來的時候一直訓到天黑,今天還有大事要做,一點耽誤不得啊!現在唯一的法子就是趕緊想起憶江南,但真的背不出來了啊,明明昨天看書的時候還是會背的啊,可惡可惡……一旁的婢女蛾眉看見了小主人可笑又可愛的窘樣子,覺得自己有必要做點什麼,於是上前一步攙住夫人的手,誇張地提醒道:“夫人!今天還要做桂花酒釀冰酪呢,您忘了?昨個兒蘭小姐來請您去逛園子,您昨天打算做好了帶...-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日出紅勝火……日落嘛,日落綠如藍吧……”

陸宅庭院裡,一位婦人正半蹲在一盆花花草草前修剪枝葉,身後立著一個女娃娃,在背書,仰著頭背不出來,索性走神去看天上來回翻飛的燕子。

背書聲戛然而止,何如夕轉身去看孩子,隻見女孩抻著脖子開心地望天,一整個澄澈的藍天都倒映在小女孩眼中。

何如夕又氣又覺好笑,開口道:“香香,下午娘陪你去騎小馬駒好不好呀?”

小女孩聽完驚喜得很,兩眼放光,狂點頭,連連叫好。

“好個鬼啊!陸叢芳,憶江南總共幾個字呀,這都幾天了還背不到。你娘我六歲的時候就會背春江花月夜了,你呢?都九歲了。我的姑娘哎,你這個小腦瓜子怎麼裝不進東西呢?”

何如夕丟下剪子,開始挽袖子。

叢芳見狀暗叫不好,上次娘把袖子挽起來的時候一直訓到天黑,今天還有大事要做,一點耽誤不得啊!

現在唯一的法子就是趕緊想起憶江南,但真的背不出來了啊,明明昨天看書的時候還是會背的啊,可惡可惡……

一旁的婢女蛾眉看見了小主人可笑又可愛的窘樣子,覺得自己有必要做點什麼,於是上前一步攙住夫人的手,誇張地提醒道:“夫人!今天還要做桂花酒釀冰酪呢,您忘了?昨個兒蘭小姐來請您去逛園子,您昨天打算做好了帶去,逛累了的時候吃呢。”

何如夕這纔想起來,和蛾眉一起向廚房走去,卻又突然轉過身來對女兒說:“今天晚上,憶江南,要背好給我聽,可聽見了?”

叢芳一臉乖巧地點頭,趁母親轉身之後悄悄向蛾眉眨了眨眼。

我的好蛾眉,總算你平時冇白吃我的酥餅啊。

叢芳長籲一口氣,忽然,聽見幾聲笑,又立馬止住了。

此時叢芳突然想起朋友苗竹講的鬼故事來。

環視了一下空無一人的四周,雖然是大白天,叢芳還是頓覺毛骨悚然,大喊了幾聲來壯膽:“什麼妖魔鬼怪通通閃開!我……我可不怕的!”

說完叢芳就一溜煙跑了出去,頭也不敢回,向石溪的方向飛奔。

石溪邊,幾個小孩兒不耐煩地等待著,其中一個小一點的男孩突然大喊道:“叢芳,這兒,可算等到你了!”

等叢芳跑得近了,小男孩又湊近了問:“青青帶了冇?怎麼這麼慢,你知道我們等了多久嗎?我感覺天寶都要揍我了。”

小男孩口中的青青是一隻翠綠的螳螂。接下來要進行的螳螂爭霸賽就是叢芳心心念唸的大事。

“著什麼急?這是種戰術,懂不懂?我看那隻霸王都要中暑了,青青這次贏定了。”

說著,叢芳從袖子裡小心翼翼地掏出竹籠,把青青放進一口填平的水井做的擂台裡。

青青的對手叫霸王,是一隻漆黑如墨的母螳螂,在太陽底下曬了半天,原本懨懨的,可一見青青便立刻精神了。

幾個回合下來,霸王占儘上風,眼看青青就快被霸王咬斷臂膀。

這可把叢芳嚇壞了,她想用手把兩隻螳螂分開,卻被霸王的主人天寶手下的兩個小孩子攔住了。

叢芳一邊努力掙脫兩個小孩兒的鉗製一邊喊道:“說好了是文鬥的,天寶,你這個不守規矩的!”

“我呸,陸叢芳,誰跟你說好了?你讓我的霸王曬了這麼老半天,現在它餓了,正好拿你的蟲來解解饞。”

失去了主人的保護,青青在叢芳眼前被吃掉了,叢芳又氣又傷心,拚命掙開束縛,想找天寶理論,小男孩拉著她低聲說:“先走,我們不占理。”

誰知道叢芳一個不小心,踩進井裡,把霸王給踩死了。

這下該天寶生氣了,他上前一下接一下地推搡著叢芳。

天寶又高又壯,叢芳招架不住跌倒在地。

正在叢芳準備朝天寶麵門奮力一擊時,天寶卻突然朝前倒了下去,摔向地麵,頭破血流,捂著兩隻膝蓋嚎啕大哭:“好痛……好痛,啊!血……我流血了……陸叢芳,這筆賬,下回再跟你算。”

兩個男孩扶起天寶踉蹌著走了,隻聽見天寶還在罵罵咧咧。

一旁的小男孩蹲過來,拍拍叢芳身上的灰,說道:“可以啊,你這身手挺厲害的嘛。”

陸叢芳還有點懵,她也不知道是什麼讓天寶突然倒下了,總之不是自己還冇揮出的拳頭,或許是這個胖子被絆倒了?但收穫苗竹的崇拜不是什麼壞事,於是她驕傲地笑起來。

這時,不遠處的碼頭熱鬨了起來,幾艘紅木大船緩緩靠岸。

叢芳驚喜道:“是我爹!苗竹,我爹回來了!”

碼頭上,一個高大的男人從主船上走了下來,他身穿一身黑色布衫,原本冷峻的五官因眉眼間的溫柔而顯得和善,一眼並不能看出是什麼人,但絕對不是商人,但陸朝偏偏是個商人。

“爹——”隔老遠,陸朝就聽見女兒的喊聲,隨後出現一個小女孩朝自己飛奔過來,他笑著蹲下並伸出雙臂,叢芳便一下子順著父親的手臂騎在陸朝肩上。

“香香,你娘呢?”

“她不知道你提前回來了,我是在石溪玩,恰巧看到商隊的船靠岸。”

兩父女一起向家走去。

陸宅門前,何如夕打著團扇等叢芳回來,卻見丈夫也回來了。

驚喜之餘,何如夕心裡有幾分擔憂。

三人一起往廳堂走,何如夕突然問道:“香香,憶江南,可背到了?”

叢芳一下子呆住了,她隻希望爹現在可以變成一匹馬駒,能掉頭就跑。

“看樣子就知道冇有!陸叢芳,你給我下來!”

何如夕說罷便要去抱叢芳,可叢芳哪裡肯,揪住陸朝衣領叫道:“爹,走,快走!”

陸朝哭笑不得,隻好快步在庭院裡走來走去,身後追著氣鼓鼓的妻子。

三個人荒唐地圍著何如夕下午修剪的花草繞來繞去,夕陽照在院子裡,三個人就在這片溫暖的餘暉裡追逐嬉笑,罵聲、笑聲、求饒聲迴盪著。

十多年之後,陸叢芳再想起來,都希望時間能永遠停在那個時候。

-陸叢芳還有點懵,她也不知道是什麼讓天寶突然倒下了,總之不是自己還冇揮出的拳頭,或許是這個胖子被絆倒了?但收穫苗竹的崇拜不是什麼壞事,於是她驕傲地笑起來。這時,不遠處的碼頭熱鬨了起來,幾艘紅木大船緩緩靠岸。叢芳驚喜道:“是我爹!苗竹,我爹回來了!”碼頭上,一個高大的男人從主船上走了下來,他身穿一身黑色布衫,原本冷峻的五官因眉眼間的溫柔而顯得和善,一眼並不能看出是什麼人,但絕對不是商人,但陸朝偏偏是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