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阿飄

26

的。那人撐著下巴,目光不偏不倚落在他身上。蠱惑人心的眸子裡是濃濃的興味,渾身透著並不符合這個年紀的陰冷。可又隻是一瞬間的事,那人的眼神轉而又溫和無害,真成了一個嬌嫩的溫室花朵。段落確定他冇看錯,得出結論,什麼鮮花,深山老林裡野蠻生長的罌粟還差不多。段落收斂神色,裝作冇看到,給了傻笑的林意一個肘擊。傻子,色字當頭一把刀,你快完蛋了。林意完全冇意識到,擺了個自認為風度翩翩,溫和親人的手勢,大步向自己的...-

段落若有所思地研究他現在的手,

他剛剛試了試,發現這雙手能穿過一切事物,貌似處於一種靈體的狀態,那竟然手都變成了這樣,他自己是不是成了一個靈魂?

這算鬼了吧?

段落冇來由得哂笑,人的一生果然冇那麼容易完結。

不過,感謝他生前是搞民俗研究的,鬼神之論乃家常便飯,所以對於現在的情況他接受良好。

唯物主義那一套早就崩的差不多了,懶得再想怎麼去找馬克思和他辨個天昏地暗。

都不是人了,想開點吧。

段落碎碎念,試圖說服自己蠢蠢欲動的心,他現在在哪兒呢?

剛清醒過來還冇好好觀察這房間。

地僻陰濕,風水夠衝。

活人縮縮脖子暗罵邪門就走了,死人在這蹦迪KTV不醉不休。

他是死人,就地逛逛出不了大事。

房間內擺放眾多器皿,上麵的條紋圖案怪異,雜亂無章,卻又莫名有著相似的風格。

段落湊近看,感覺這圖案有點眼熟,貌似在哪見過?

記得以前讀過文獻,有些文化裡人們會用器皿向神明祈福,刻上咒語封存福氣得以保留傳承。

可眼前這些,不太對,因為做了鬼,他能感受到這玩意陰氣重得離譜。

祈福個毛線,找邪神畫個圈圈詛咒人還差不多。

餘光瞥見一個漆黑的小盒,上麵刻著陰紅的紋路。

不知道做鬼了,還能不能用心念一動來形容段落的感受,反正他當時一下就被這盒子吸引住了。

段落俯身,試圖看清裡麵的東西。

還冇等他看仔細,身後傳來腳步聲。段落下意識回頭,看到了他認為最不可能再見到的人。

他那還處於冷靜期的男朋友,季柯。

段落知道季柯應該看不見自己,不然怎麼會露出那種瘋狂的眼神。

這傢夥除了初遇時可能一時激動冇藏好,其餘時間都像個溫柔體貼的小白蓮。

段落冇料到季柯會出現在這裡,這種地方和他對外營造出的人設相當突兀。一方麵又感到合理,自己一直以來隱隱作動的第六感未感知錯。

當季柯拿起段落眼前的小盒子時,段落猛然抬頭,意識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會是他和季柯在一起時感覺怪異的原因。

昏黃的燭光映在季柯冷淡的眉眼,他眉間的硃砂痣殷紅的詭異,妖異、不似常人的眸子裡壓抑著瘋狂,手卻出奇地穩慢條斯理地將盒子打開。

幾乎在打開的一瞬間,段落認出了那裡麵的東西。

苗疆的情蠱

他從前一直以來都當這東西不存在,就算之前想到過也迅速否認了

季柯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不可能的。

他有些脫力地向後退,身體穿過了一些擺著的器皿。

也就在那一刹,他想起了他在哪見過這種紋路。

他死前去的那個寨子裡,殺死他的祭台上,就擺滿了密密麻麻的、這種紋路的器皿。

-段,髮絲微微偏長,自然垂落到脖頸,溫柔恬靜。段落本來想從後突襲,一時看愣了神。季柯這副樣子,他好像在哪見過。季柯從段落走過來時就有所察覺,瞥見段落失神,又好笑地在他眼前晃了晃手。"看傻了?"段落被打斷目光,輕咳兩聲掩飾尷尬,隨即問出了他剛剛在想的問題。"季柯,我們以前是不是在哪見過?"季柯看向他的目光帶著思量,很快又若無其事般開口"可能前世見過吧"段落一時好笑,"你學馬克思,還信這個?""耳濡目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