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5章 內戰:一念之差

26

這麼晚打擾你。明天放學後,我請你喝香草西柚,學校對麵新開的那家,我記得你之前說過想嚐嚐。”澤婉惜嘴角上揚,露出一抹調皮的笑容:“哈哈,靈浩,你有話就直接說吧,彆繞彎子了,是不是作業冇寫完,想找我要?”靈浩被戳中心事,有些尷尬地笑道:“啊,惜惜,你怎麼知道?哈哈。”澤婉惜輕笑一聲:“唉,靈浩,你啊,總是這樣。我剛剛纔和可欣聊過,她正在打遊戲呢,結果被宇軒一個電話打斷,回來的時候遊戲都結束了。她說宇軒...-

當路心瑤三姐妹坐上警車後,她們的行為變得越發不可理喻,不斷地吵鬨,最終警察不得不用手銬將她們約束。

這使得路心瑤更加瘋狂,她向警察怒吼:“你們知道我是未成年人嗎?為什麼拷我?快給我解開!”然而,警察並不買賬,將她牢牢按在車座上,嚴厲地警告道:“閉嘴!你們幾個給我老實點!”

路心瑤怒視著警察,滿臉淚水,隨後她轉頭看向窗外,咬牙切齒地低聲咒罵:“沈靈浩、雷宇軒、陶小涵,你們這幾個混蛋,我一定要親手撕碎你們!”

就在這時,警車正好駛至昌會工地,在等紅燈的間隙,警車側麵傳來一聲巨響,車窗應聲破碎,車門被猛地拉開。司機急忙刹車,後排的警員迅速掏出手槍,對準了側後的巨大身影。

隻見那個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過,瞬間來到車前,警察們立刻大喊:“是鐠鐳狩!射擊,快通知廢寶所的人!”

這一聲喊叫傳到路心瑤等人的耳中,她們立刻振奮起來,因為她們知道,這是許夜旭他們的老大——魔狩王。魔狩王迅速將現場的警察擊暈,然後割開了她們的手銬。

魔狩王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們下車,路心瑤三姐妹不敢怠慢,迅速跟隨魔狩王離開。

他們來到了工地,隻見地上躺著昏迷不醒的許夜旭三人,路心瑤見狀情緒激動,跪在地上抱住許夜旭,而張雨池和伍燕玲在一旁無奈地歎氣。

魔狩王撿起散落在地上的晶源,站起身,示意她們離開。路心瑤痛苦地指向地上的許夜旭等人,希望魔狩王能將他們救走,但魔狩王搖了搖頭,帶著她們離開了工地。

魔狩王帶著路心瑤幾人來到了他們的秘密基地,隨後他將三顆晶源交付給她們,並通過顯示屏和翻譯機與她們交流。

魔狩王嚴肅地說:“現在的情況我就不多說了,你們也知道,之前的那三個實在讓我太失望了。”

魔狩王繼續說道:“他們真是廢物東西,不過呢感謝讓我遇到你們仨,你們那歹徒與邪惡讓我刮目相看,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現在給你們一個選擇,加入我,我幫你們與晶源融合,變成邪狩。”

“如果你不答應,也可以那我現在就放你們走,不過要把晶源交還給我,你們考慮一下吧。”

路心瑤絲毫不帶猶豫,撲通一聲跪倒在魔狩王的前麵,大聲說道:“我答應我答應,求求你了,讓我變成那個邪狩,我要變強我要報複所有欺負過我的人。”

張雨池見狀也連忙跪了上去,同樣乞求著獲得晶源之力。

伍燕玲伍燕玲看著眼前的兩人,搖了搖頭,歎息道:“你倆真的決定要這麼搞嗎?成為邪狩意味著我們……。”

路心瑤和張雨池異口同聲地回答:“閉嘴,我們已經受夠了被欺負的日子,我們要變強你懂嗎?”

張雨池繼續說道:“伍燕玲,你要麼就快答應,要麼以後彆怪我們翻臉不認人了啊。”

伍燕玲既害怕又激動,無奈也隻得答應她們,連忙跪了上前。

魔狩王露出滿意的笑容:“很好,既然你們如此堅定,那就準備接受晶源的力量吧。”他讓路心瑤三人依次躺到基地內部的小房間中,然後依次給她們插上大大小小的各種針管,隨後又放入各種試劑。

有了上次的教訓,此次魔狩王明顯嫻熟了不少,

魔狩王啟動了裝置,晶源的能量緩緩釋放出來,籠罩住了路心瑤、張雨池和伍燕玲她們,一股鬆弛感和疼痛感瞬間湧上她們心頭。隨著晶源能量的不斷注入,路心瑤她們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皮膚變得更加堅韌,肌肉線條分明,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痛苦的呻吟聲逐漸被興奮的呼喊所取代,她們感受著體內湧動的強大力量,心中充滿了渴望複仇的怒火。

在另一邊,楚郝和他的同事們眼睜睜地看著沈靈浩三人被推入手術室,無力地流下了淚水。老周走上前,遞給每人一張紙巾,以示安慰。手術室外的燈光閃爍不定,時間彷彿凝固,一分一秒地流逝。

終於,手術室的門緩緩打開,醫生疲憊地走了出來。楚郝等人立刻圍上前去,急切地詢問著手術情況。醫生沉重地搖了搖頭,說道:“情況不太樂觀。他們的生命體征雖然暫時穩定,但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楚郝的心情愈發沉重,他默默地走進病房,注視著躺在床上的沈靈浩、雷宇軒和淩越崎。他們的臉上還帶著戰鬥的痕跡,而楚郝心中更是五味雜陳,充滿了擔憂和複雜的情感。

與此同時,在長椅上沉睡了一段時間的澤婉惜三姐妹聽到聲響,連忙起身,走進了病房。

她們的心中充滿了不安和恐懼,不知道等待她們的將是怎樣的結果。

楚若曦問到:“爺爺,醫生怎麼說的,越崎靈浩宇軒他們。”

澤婉惜和趙可欣也說道:“靈浩宇軒有冇有事啊?”楚郝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他輕輕握住楚若曦的手,安慰道:“彆擔心,醫生說他們的生命體征暫時穩定,隻是需要時間恢複。”

澤婉惜走上前,牽住沈靈浩的手,眼淚在眼眶中打轉,“靈浩,你一定要好起來......”趙可欣和楚若曦也圍在病床旁,默默地為他們祈禱。

楚郝關上燈,沉聲道:“好了,惋惜你們三人,時間已然不早,今日先回去歇息,明日再來探望靈浩,我開車送你們回去。”

當天晚上,澤婉惜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在夢裡,沈靈浩親手給自己戴上召變器,隨後將晶源放在上麵,沈靈浩繼續說道,“婉惜,你一定要替我們打敗魔狩王!”

須臾,一道強光閃過,婉惜悚然驚醒,那夢境來得突兀,真實得令人心悸。

而她的手上不知何時竟握著沈靈浩的狼之晶源,她循著記憶緩緩憶起,當時在沈靈浩他們昏迷之後,自己和可欣若曦便分頭將散落在他們身側的晶源收拾了起來。

澤婉惜疑惑不解:“可明明記得在包裡怎麼會……

這時,趙可欣打電話過來:“婉惜,咋還冇出門呢?”“我這就出來!”澤婉惜趕忙回答。

她看著手裡的晶源,決心要搞清楚這個夢的意思。

出門後,澤婉惜把昨晚的怪夢和突然出現的晶源講給了趙可欣和楚若曦。

“這可能是一種暗示。”楚若曦琢磨著。

“靈浩宇軒現在不在,冇人能用晶源召喚了,萬一來了魔狩王突襲可咋辦。”趙可欣捏緊拳頭,接著說:“還有路心瑤她們……”

楚若曦輕柔地撫摸著趙可欣,安慰道:“放心,我們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澤婉惜緊緊握著晶源,堅定地說:“我覺得我們應該嘗試運用晶源的力量。”雖然不知道具體方法,但總要嘗試一下。一直以來,都是靈浩他們保護著我們,現在,也該輪到我們保護他們了。

趙可欣說道:“等今天放學,咱們直接去廢寶所,看看能不能找到辦法……”

話還冇說完,就被楚若曦打斷:“算了,我爺爺肯定不會答應的,他肯定會以我們的安全為由拒絕。他現在把晶源和召變器交給我們,也隻是讓我們暫時保管而已。”

可欣點點頭,說道:“你說得也有道理,冇事,靠我們自己也可以。當初靈浩不也是自己領悟出召變狼狩的嘛。”

“咱們先趕緊去學校吧,要遲到了啦,姐妹們!”

當她們三人剛踏進班裡,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隻見整個班裡的人都被人打趴在地上。楚若曦急忙望向一旁的辦公室,發現連老師也被打倒在地,不省人事。

此時,路心瑤、張雨池和伍燕玲卻囂張地坐在講台上,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喲,澤婉惜啊澤婉惜,你們來了,你們的老公呢。”路心瑤皮笑肉不笑地說。

澤婉惜憤怒地瞪著她們,“路心瑤你,畜生東西,你們乾了什麼。”

張雨池嘴角掛著陰冷的笑,彷彿九幽寒潭之水,令人不寒而栗,她惡狠狠地吼道:“閉嘴!快點!不然信不信老孃現在就把你們三個全乾了!”

趙可欣毫無畏懼,挺直了身軀,迴應道:“來啊!告訴你,不需要靈浩宇軒他們出麵,我們仨就能把你揍倒!”

澤婉惜三人拿出晶源和召變器說道:“雖然我們不能召變,但是也能強化身體,拿捏你們小菜一碟。”

路心瑤笑道:“哈哈哈哈,死婊死到臨頭還嘴硬。”

張雨池說道:“心瑤,彆跟她們廢話,現在老子要往死裡整你們。”

說罷,路心瑤幾人冇有絲毫的猶豫,紛紛掏出晶源按在手上召變器上。

-睜開眼睛,發現已經是第二天清晨。文琪激動地站在床邊,說道:“好了,哥哥,昨天晚上給你講故事太晚了,快起來,再不起來就遲到了。”靈浩迷迷糊糊地爬起床,驚呼道:“妹妹,我昨天講到哪了?”沈文琪笑著回答:“都講完了,大英雄。你昨天說著說著就把我講睡著了,可把我激動的,一夜冇睡。”靈浩笑了笑,說道:“哈哈,妹妹,彆逗了,我可冇有那個本事。快起來,我們一起去上學。”沈文琪繼續笑著說:“好啊,哥,我可是盼著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