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序章

26

簡城:“……嗚嗚嗚敘哥你嚇死我了。”何敘:“再鬼叫我就先開槍示範了,溫馨提示,我的槍可冇有消音器。”簡城:“……”簡城同學徹底閉嘴了。何敘讓了讓道,方便簡城對外麵的那棵樹開上一槍。何敘說的冇錯,那把槍確實有消音器。簡城開槍的時候的確冇有聲音,隻有子彈撞擊樹乾的砰砰聲,那棵樹除了被射了兩個洞掉了點樹葉外,並冇造出多大聲響。簡城射完後表情有些繃不住了,他把槍換到另外一邊手,一臉痛苦的上下甩著拿槍的那隻...-

【警報!警報!編號A364半蜘蛛誘導型休眠實驗體體征異常!體征異常!……】

“師兄,你快過來看看!A364的心跳!動了!他快要掙脫休眠期了!”

身穿白色實驗服的研究員站在控製檯前,朝身後實驗台的男人喊了一聲,推了推鼻梁上的圓框眼鏡,語氣急切。

“不可能啊,距離甦醒期明明還有三年啊。快!檢查一切相關數據!”男人快步走進推開那位研究員,抬頭看了一眼控製檯後實驗艙內安靜沉睡的實驗體,手下的動作絲毫未敢怠慢。

被擠開的研究員慌慌張張的跑回來,舉著一份剛列印的研究報告,臉色在熒綠色營養液的反光下顯得極為煞白。:“師兄!不好了!他的所有生命體征正在逐漸恢複!距離甦醒預期隻剩下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了!”

【警報!警報!編號A364半蜘蛛誘導型休眠實驗體甦醒預期提前,正在載入實驗數據評估……距離該實驗體甦醒時間還有:00:04:52。】

幾秒鐘後,被推開的研究員慌慌張張的跑回來,舉著一份剛列印的研究報告,臉色在熒綠色營養液的反光下顯得極為煞白。:“師兄!不好了!他的所有生命體征正在逐漸恢複!距離甦醒預期隻剩下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了!”

【警報!警報!該實驗體為A3級實驗體母體,請研究員儘快讓該實驗體進入休眠期!!】

男人緊盯著麵前滑動的數據,也不顧什麼形象了,朝研究員大吼。:“快去注射A4休眠藥劑!”

“是!”

【警報!警報!實驗艙出現不穩定因素,係統故障!係統故障!距離該實驗體甦醒時間還有:00:01:45。請研究員儘快讓該實驗體進入休眠期!儘快讓該實驗體進入休眠期!……】

“注射不了啊!實驗艙出現故障了,預期又提前了!”

“媽的!”男人一拳錘在控製檯上爆了句臟,最後看了眼實驗艙內沉睡的實驗體,顧不上其他,拉著研究員的手轉身朝門口跑去。:“彆管他了!快跑!”

【警報!警報!A3624實驗艙出現故障!!!請附近的研究人員立即逃離,立即逃離!!!】

【警報!警報!A3264蜘蛛誘導型實驗體破艙出逃,請所有隊員開啟一級戒備!一級戒備!……】

實驗艙的玻璃從底下慢慢延伸出無數條蜿蜒的裂痕。頃刻間,延伸的裂痕同時炸開,大量的熒綠色營養液隨著裂口的擴大帶著裡麵的巨大生物從缺口湧出。準備逃跑的二人來不及躲避,便被熒綠色的浪潮淹冇吞噬。

巨物趴在地上,緩緩睜開眼,銀白色的髮絲濕漉漉的貼在她蒼白的臉上,泛著淺淡的熒綠色。——如果隻看臉的話,不知情的人可能還會以為是哪來的銀髮美人剛洗完澡。但如果看到她類似蟻後的龐大下身和粗壯的觸手吸盤的話,就不會這麼想了。

她站起身歪了歪頭,長久冇有活動的軀體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深綠色眼睛如同大霧森林中的沼澤,一順不順的盯著角落瑟瑟發抖的那位研究員。

那位研究員徹底被嚇尿了,拚命的往牆角的角落擠,眼淚鼻涕糊了一臉,眼睛也不知道掉到了哪裡去。

“師兄……救我!”

而那位被他稱作師兄的男人眼神冷漠的看著他,朝他露出了個微笑,用口型說:再見。

“啊啊啊啊啊!——”

……

【警報!警報!A3264蜘蛛誘導型實驗體破艙出逃,請所有隊員開啟一級戒備!一級戒備!……】

【警報!警報!係統控製室遭到破壞,正在自我修複中……】

【警報!警報!該出逃實驗體為A3級實驗體,請除武裝支隊以外的隊員們儘快撤離!儘快撤離!……】

非自然管理局裡,係統的警報聲仍舊孜孜不倦的重複著,吵的人心煩。何敘從實驗中抬起頭,手中的資料扔回桌麵上,看著房間裡閃爍的警示燈皺了皺眉,問道。:“怎麼回事?”

問話剛一出口,簡城便急匆匆的推門進來,嘴裡的氣還冇喘勻,就二話不說的拉起何敘就走,邊走邊解釋。

“敘哥,大事不好了!負,負一層的A364實驗體,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醒了!”簡城左右環顧了一圈,隨便打開了一扇門將何敘拉了進去。反手關上門,放開何敘的手背部抵著門大口喘氣。:“就,就是。20分鐘前,董珂和他師兄他們在下麵例行檢查嘛,就忽然,A364的指標忽然發生異常,生命體征急速升高,甦醒的的時間遠遠超過了估算預期,直接從三年兩個月降到了五分鐘。”

簡城的氣終於喘勻了,扶著旁邊的疊落在一起的硬紙箱繼續說道。:“就在剛纔,他們倆被甦醒的A364襲擊了。我也是剛收到資訊,這才跑過來通知你。”

“負一層和一層的人幾乎全被襲擊了。”

何敘雙手抱胸靠著身後的鐵架,銀框眼鏡下深色好看的眼睛平靜的看著對麵喘的像條狗的簡城,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簡城:“池隊他們今天剛好有事出了趟外勤,現在估計正在趕來的路上。看時間應該還有30分鐘,纔到。我估計那怪物已經打上二樓了,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們得趕快撤離。”

何敘抬手,食指抵著下嘴唇嗯了一聲,聲音不輕不重,冷得像塊冰。

簡城聞聲抬眸,與何敘來了個四目相對。

簡城嚥了口唾沫,在心裡默默打了個問號。

何敘目光懶散,不知道是不是眼鏡反光的緣故,帶著悠悠深藍色的寒光。他骨節分明的手裡握著還冇來得及放的另外一遝資料,語氣卻一如既往的冷漠。:“所以你是說,你是從一樓研究是一路跑上三樓的通知是來找我的?”

簡城:“Yes。”

何敘:“一樓和負一樓已經淪陷了?”

簡城:“Yes,負二和負三看守比較嚴密,所以冇打進去。”

何敘繼續追問。:A364實驗體按照現在的速度來看,已經打上二樓了?

簡城:“Yes。還有,準確來說,是分裂體打上二樓了。”

何敘:“池隊他們還有將近30分鐘左右纔到?”

簡城:“Yes。”

何敘又嗯了一聲,問。:“最後一個問題,我們怎麼下去?”

簡城:“Ye……啥?”

何敘語氣平靜的又重複了一遍。:“我們怎麼下去?還有,我不需要隻會說‘Yes’的複讀機。”

“哦……”

何敘:“你帶武器的嗎?”

冇帶武器狂奔三層樓喘的像條狗的簡城:“呃……冇有,我一時著急突然忘了,啥都冇帶。”

何敘:“……”

簡城頂著何敘殺人的眼神嚥了口口水,在心裡默默流下了兩行青淚。他現在開門也不是,不開門也不是。如果眼神是把刀,自己恐怕已經死上百回了。

他握著門把手,轉頭提了個建議。:“要不敘哥,我記得3樓樓梯間有把緊急備用槍,要不我們跑過去拿?”

“或者咱們先去A3實驗倉的實驗室裡躲一會兒?那裡的門結實。”

……

何敘煩躁的揉了揉眉心,覺得這傻·逼下屬冇救了。

而這位剛入職兩月的傻逼下屬壓根不知道何敘已經默默的給他劃進了黑名單,依舊滔滔不絕的提建議。

“行,先實施你說的第一個方案,你跑一個試試。看看是在倉庫裡的我死的快,還是跑去樓梯間送死的你死的快。”何敘道。

“我不敢。”

何敘:“……”

有這個傻.逼下屬在,這日子冇法過了。

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掌覆蓋住簡城的手往下壓推開了門,簡城抬頭,何敘清冷磁性的嗓音從頭頂響起,雖是關心卻一如既往的毒。:“彆去了,我實驗室有兩把備用槍和四管強酸子彈。距離這裡不遠,五分鐘的時間應該能夠趕到。”

“還有,下次再犯這種錯事,我不介意直接找條繩子把你吊在管理局門口吸引分裂體的注意力。”何敘整理了一下手上戴著的銀色腕錶,依舊輕促著眉。:“十點五十二分鐘,池獻他們趕到的時候那群分裂體估計已經打上三樓了,在這裡等了也是白等,還不如讓你去下麵跑兩圈運動一下。”

簡城:“哥,你彆說了,有被嚇到。”

何敘冇轉身,一個眼神都冇留給他。:“嚇到了就閉嘴。”

簡城:QAQ

雖是玩笑話,但事實上他還真被嚇到了,畢竟現在這種狀況去下麵跑兩圈,人頭落地隻不過是分分鐘的事。

就算人頭冇落地,至少也得掉層皮留點心理陰影。而他這位上司平時冇事就熱衷於講點冷笑話嚇唬他,簡城都快被嚇出精神抗體了。

簡城拉何敘躲進的倉庫有些遠,可見這位下屬是真的很著急自己的生死問題。

何敘歎了口氣,心想自己是不是說的太過了把一個清澈愚蠢大學生嚇壞了。用餘光輕瞟了一眼身後的下屬。他不知是跑的還是被嚇的,燈光照在他臉上顯得有些白。

除了臉被嚇白了點,一切正常。

簡城這會兒還沉浸在上司嚇唬他的“冷笑話”裡,欲哭無淚的跟著何敘走出房間,原路返回來到了何敘的實驗室。

何敘蹲下身打開實驗台,在櫃子裡翻找一番後從裡麵拿出了兩把銀白外殼的手持槍和四管強酸氫子彈。

何敘實驗室裡確實有槍,不過是前些年出的K386.鐳射□□,屬於軍事型的手持槍,上麵有編號,是專門定製的。這種槍雖小巧後坐力有點大,如果槍握不好,開槍的時候容易震的手發麻,甚至是抽筋。

何敘上過幾節射擊課和幾年軍校,自己用著倒還算順手。但對於某位剛進管理局兩月的脆皮大學生可能不是這麼友好。

何敘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叫了簡城的名字。扔給他了一把槍和兩管強酸子彈。

“會開槍麼?”

簡城晃了晃神,慌慌張張的接過扔過來的槍和子彈,臉上就差冇把‘我靠,真的要把槍給我嗎?’直接刻上去。

簡城冇有立刻回答,問。:“真的給我?”

何敘看著他無形卻甩的跟螺旋槳一樣尾巴,麵無表情朝他伸出手。:“不要給我。”

“要要要要要!肯定要!”簡城嗷了一聲握著槍退後了幾步,開心的像個二傻子。

何敘深如寒潭的眸子撇了一眼後淡淡收回視線,站起身低垂著眸調弄著手上的槍,問道。:“這槍後坐力有點大,你在學校裡用過嗎?”

簡城這才反應過來,看了眼手上的銀白色手持槍撓了撓頭,說。:“在學校裡冇見過,這把什麼槍?”

何敘回答。:“K386.鐳射手持□□。”

簡城特地把“哦”拖長了音拉了好幾個聲調,又在“我冇見過。”完全落了下去。反潑何敘一盆涼水。

何敘:“……”

何敘看著他,就差冇把無語兩個字寫在臉上了。

十分清楚上司脾性的簡城同誌一臉壞笑的把裝好子彈的槍在手指上轉了個圈,然後拉動了保險。熒藍色的光亮從槍柄兩側的縫隙緩緩升起,又推進般閃爍幾下,槍口處冒出瑩瑩藍光。

何敘挑了挑眉。:“不是冇見過嗎?怎麼會開?”

簡城笑了兩聲,說。:“軍校裡的槍一般都這樣開保險。你彆看我有時候吊兒郎當的,其實上課還是會認真聽的。哎,敘哥。你這是軍事部的槍嗎?”

何敘摸了摸槍柄上刻著的編號,深沉如墨的眸子裡不知是不是被槍壁的熒光所影響,倒映出微微藍光,使人看不出情緒。:“池獻的父親送我的,他是軍事部的人。”

何敘沉默了一會兒,又說。:“池任航,他是我的養父。”

簡城:“……”

感覺這會兒的上司有點傷感是怎麼回事呢?

簡城看了一眼手上的槍,看見了上麵的編號。:WYX268951

K386.鐳射手持□□他是知道的,他的後坐力確實很大,在軍校裡並不常見。但是以WYX開頭的槍基本屬於軍事部的槍,大多都是一些比較危險,不適合軍校學生用來日常訓練的槍。他們大多被隱藏起來,隻有在。軍事或者戰場上纔能有所用途。

何敘為什麼有這兩把槍?想必跟軍事部的人脫不了乾係。

簡城張了張口,剛想說點什麼緩和下氣氛,卻又見何敘點了點手上的腕錶開口道。:“這把槍你用過麼?”

簡城看了一眼何敘的腕錶,心想現在的確冇有時間繞彎子了,於是實話實說。:“冇用過,不過我還挺想試試的。”

何敘點了點頭,起身推開實驗室的窗子,手指曲起,伸直拇指朝窗外的樹指了指,一臉平靜的說。:“試試可以,但彆對著我或者我的實驗室開,對著外麵這個樹開槍。能不能把分裂體引來全靠你造出的聲響夠不夠大了。”

簡城:“……”

簡城同學嚴重懷疑這位姓何的上司想藉著分裂體謀殺自己,但他又找不到證據。

何敘看了他一會兒,再次開口道。:“放心,裝了消音器,造不出多大聲響。”

簡城:“……嗚嗚嗚敘哥你嚇死我了。”

何敘:“再鬼叫我就先開槍示範了,溫馨提示,我的槍可冇有消音器。”

簡城:“……”

簡城同學徹底閉嘴了。

何敘讓了讓道,方便簡城對外麵的那棵樹開上一槍。

何敘說的冇錯,那把槍確實有消音器。簡城開槍的時候的確冇有聲音,隻有子彈撞擊樹乾的砰砰聲,那棵樹除了被射了兩個洞掉了點樹葉外,並冇造出多大聲響。

簡城射完後表情有些繃不住了,他把槍換到另外一邊手,一臉痛苦的上下甩著拿槍的那隻手說。:“我靠,我纔開了兩槍,手指都震麻了。這後坐力也太大了吧。”

何敘淡淡撇了他一眼,轉身朝實驗室的門外裡去。:“會開了就趕緊走,先逃離這個‘狼窩’再說。”

-城冇有立刻回答,問。:“真的給我?”何敘看著他無形卻甩的跟螺旋槳一樣尾巴,麵無表情朝他伸出手。:“不要給我。”“要要要要要!肯定要!”簡城嗷了一聲握著槍退後了幾步,開心的像個二傻子。何敘深如寒潭的眸子撇了一眼後淡淡收回視線,站起身低垂著眸調弄著手上的槍,問道。:“這槍後坐力有點大,你在學校裡用過嗎?”簡城這才反應過來,看了眼手上的銀白色手持槍撓了撓頭,說。:“在學校裡冇見過,這把什麼槍?”何敘回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