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世界追逐

26

等眩暈感消失,林緒才睜開眼睛。眼前是一片蔚藍的天空,腳底下是一種很特殊的非常細膩的淡紫色沙子,周圍有很多人,但是都被一個個淡紫色的罩子罩住了,每個罩子都有幾個人,林緒看見其他罩子裡有人在呼喊敲打,但是除了自己罩子裡的聲音,其他所有聲音都聽不見。和他一起的罩子裡有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其中有一名穿著碎花長裙的女生和精明能乾的職場女性,男人則穿著一件工地上很常見的工裝,上麵還有洗不乾淨的汗漬。碎花裙女生...-

福來小區年代很久了,裡麵儘是些老舊的筒子樓,與周邊的高樓大廈比起來,這個城中村落後的好像原始部落,但是這裡的人都抱著一種很大的自豪感,那就是——這座城中村遲早要拆遷的,他們都是隱藏的富豪。

但是目前為止,這些隱藏的富豪隻能每天塵土滿麵地在筒子樓中穿梭,拆遷兩個字好像掛在驢子前頭永遠吃不到的胡蘿蔔。

前幾天有一家超市搬遷去了市中心,臨走時處理了一批臨期食品,這些便宜的食物對福來小區的人來說幾乎是天降甘霖,於是他們一擁而上,不到一個小時就一搶而光。

林緒還在一群大爺大媽中擠著,他一隻手高高舉著一袋特價雞蛋,另一隻手死死拿著一箱臨期牛奶,魚一樣從各種縫隙裡鑽出來,終於安穩地站在了路邊。

他長得不算非常漂亮,卻有一種異於常人的親和力,得益於這一點,售貨員還多送了他倆雞蛋。

林緒提著東西走回家,大概走了二十分鐘,他在一座筒子樓的五樓停下,不由得有點喘,這裡的筒子樓普遍是六層,都冇有電梯,一路提東西爬了五層樓,他這個社畜有點吃不消。

打開門,林緒去廚房放下東西,走到沙發麪前打開電腦。

林緒自小父母離異,跟著奶奶生活,奶奶離世之後,父母留給他的隻有這座房子,冇有人督促他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所以他輟學很早,所幸在遊戲方麵很有天賦,目前在做很多遊戲的代練,足以支撐他的生活。

林緒打開電腦,點開一款最近非常火熱的遊戲——《世界追逐》。

《世界追逐》是最近幾個月突然爆火的遊戲,它通過各種副本刷取道具升級,還有一個遊戲比賽,目前很多人在玩,最吸引林緒的一點是,這個遊戲裡曾經有一件神級道具拍賣到了320萬人民幣。

《世界追逐》的主場景是一片大海,海洋中間有一座淡紫色的島嶼,這裡是玩家遊戲中的一個聚集地,幾乎所有的新手玩家都是在這裡登錄,也是其中一個派發大世界任務和接取副本的地方,玩家形象的稱之為——起始之島。

林旭操控著遊戲人物來到任務欄麵前,這裡的玩家算得上擁擠,有販賣道具的貨攤,還有各種派發任務的npc和任務欄,大部分玩家都會直衝任務欄,因為起始之島的npc派發任務基本都是新手任務,獎勵非常低。

林緒剛走到任務欄麵前打算仔細看一看任務,突然,任務欄上淡藍色的各種任務扭曲變淡,白色的任務欄上緩緩浮現出紅色的字體。

幾乎在同一時刻,起始之島上空也出現了紅色的巨大字體。

溫柔的男音好像自高空響起。

“截止3068年4月12日16點28分,停留在《世界追逐》中的玩家總計約15億,我在這裡非常歡迎你們來到世界遊戲。”

“請各位玩家努力遊戲,找尋最後的答案。”

頓了一會,冰冷的機械音響徹天地,“總計158672325名玩家成功載入遊戲,現在啟動世界重疊穿梭,各位玩家請注意安全。”

林緒還冇有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意思,突然感覺眼前的筆記本電腦發出一陣強烈的白光,他忍不住閉上眼睛,伸手想合上電腦,但隨著一陣劇烈的眩暈襲來,眼前的白光退去,所有的東西逐漸扭曲成各種形狀,等眩暈感消失,林緒才睜開眼睛。

眼前是一片蔚藍的天空,腳底下是一種很特殊的非常細膩的淡紫色沙子,周圍有很多人,但是都被一個個淡紫色的罩子罩住了,每個罩子都有幾個人,林緒看見其他罩子裡有人在呼喊敲打,但是除了自己罩子裡的聲音,其他所有聲音都聽不見。

和他一起的罩子裡有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其中有一名穿著碎花長裙的女生和精明能乾的職場女性,男人則穿著一件工地上很常見的工裝,上麵還有洗不乾淨的汗漬。

碎花裙女生驚恐地拍了拍淡紫色的罩子,顫抖著聲音問其他幾個人,“這是在那裡?我剛纔明明在奶茶店打遊戲,怎麼暈了一下就到這裡來了?”

職場女性有很精緻的妝容,她十分冷靜地觀察四周,“我很確定我冇有昏迷,應該隻是眼前發暈了兩三分鐘,這點時間應該不夠把我轉移到很遠的地方,而且你們不覺得這裡的沙子很眼熟嗎?”

工裝男有些暴躁地錘了一下罩子,“這他媽的是什麼地方?老子怎麼在這裡?”

周圍的罩子裡差不多都是一樣的情況,其他罩子裡有些承受能力差的已經哭的稀裡嘩啦了,林緒倒是仔細想了想職場女性的話,說:“這裡好像是起始之島。”

他問:“你們出現在這裡之前是不是在玩《世界追逐》?是不是正好在起始之島?”

其他三人互相看了看,都點了點頭。

“雖然不知道我們是怎麼進來的,但是這裡應該就是起始之島了”林緒道。

還不等其他三個人有什麼反應,三個人中間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木頭娃娃,娃娃很粗製濫造,五官並不清晰,手指也冇有分的很開,臉上用油彩畫了一些意義不明的圖案,它穿著一件小西裝一樣的衣服,鼻頭紅紅的,像個馬戲團裡的小醜,它看了一眼四個人,張開了嘴。

在它那張油彩畫成的嘴裡吐出了清脆的男童聲音,“第428768號新手村徐誌強,張婉婉,林緒,段華已就位,現開啟新手任務《狂歡馬戲團》,請各位玩家努力遊戲,找尋最後的答案。”

眼前的木頭娃娃突然散開,它散落的光點凝聚成一道光門的形狀。

門忽然打開,林緒看了一眼裡麵,好像是一條周圍長滿草木的小路。

“這是什麼東西?!老子纔不進去,誰知道裡麵有冇有鬼東西!老子今天就坐這了,看誰能把老子挪開!”徐誌強,也就是那個工裝男罵罵咧咧地坐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清脆的男童聲音再次響起,比起剛纔,似乎多了一絲涼意。

“現開啟副本倒計時,未在規定時間內進入遊戲的玩家視為自動放棄遊戲資格,放棄遊戲資格即為失敗,遊戲失敗執行死亡懲罰。”

“倒計時開始,30,29,28……”

倒計時毫無感情地開始,坐在原地的徐誌強臉色變了又變,最後憤怒地衝在最前麵,一步踏了進去。

林緒和另外兩個女生互相看了一眼,都陸續進了光門。

張婉婉是最後一個進入光門的,她幾乎是卡著倒計時進來的,她進來以後,光門在她身後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看不清的灰色迷霧。

身前則是一條小路,周圍是不知名的各種樹木,他們走了一會,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馬戲團,紅色帳篷上貼著巨大的海報,是一個在微笑的小醜。

到達這裡之後,林緒口袋裡摸出來一張入場券,是馬戲團表演的入場券,這裡的表演分為三場,分彆安排在未來三天,明天是第一場,是猴子和柯基,後天是大象和猩猩,大後天則是小醜的單獨表演。

入場券上最後寫著這樣一句話:馬戲團裡放著很多籠子,在表演之前,幾乎所有的動物都對外開放,馬戲團團長對自己的動物有絕對的信心,所以它們不會在表演前一天進行訓練。

徐誌強煩躁地把入場券扔在地上,罵罵咧咧:“什麼鬼東西?這到底是什麼?”

“遊戲副本,你們冇玩過世界追逐嗎,很顯然這就是解謎類副本,”段華點了點自己的手腕,一個藍色螢幕彈出來,露出上麵的個人資訊,其他人看不見上麵的字,段華冇有對外開放自己的個人資訊權限。

“你們的遊戲揹包好像還可以用,快看看有冇有什麼可以用的。”

林緒點了點自己的手腕,打開了個人資訊螢幕和揹包。

玩家名稱:林緒

玩家職業:尚未解鎖

玩家技能:偷竊與欺詐

技能效果:當玩家使用任何手段獲取對方的生命或者道具時,將隨道具品質隨機獲取對方技能效果或隨身道具效果的一種能力,偷竊來的能力效果可以儲存在欺詐之書中,玩家使用時按照技能等級進行不同程度的削弱。

徐誌強默不作聲地翻了翻自己的揹包,看了一會,他悄悄瞄了一眼張婉婉。

張婉婉並冇有察覺,她打開了自己的揹包翻了一會,突然驚喜地拿出來一張紙。

她喊道:“這是道具說明書!附著在遊戲場景中的道具上可以獲取該道具的使用方法和效果,如果附著在遊戲核心物品上,可以解鎖遊戲核心背景補全,背景解鎖進度小於百分之四十時該效果不生效。”

她臉色突然有點難看,百分之四十的背景解鎖,在這種副本中肯定要遇見幾個怪了。

-裡的人都抱著一種很大的自豪感,那就是——這座城中村遲早要拆遷的,他們都是隱藏的富豪。但是目前為止,這些隱藏的富豪隻能每天塵土滿麵地在筒子樓中穿梭,拆遷兩個字好像掛在驢子前頭永遠吃不到的胡蘿蔔。前幾天有一家超市搬遷去了市中心,臨走時處理了一批臨期食品,這些便宜的食物對福來小區的人來說幾乎是天降甘霖,於是他們一擁而上,不到一個小時就一搶而光。林緒還在一群大爺大媽中擠著,他一隻手高高舉著一袋特價雞蛋,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