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次的見麵

26

出的響聲也讓餘子規心碎,他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也忘了他跟他的媽媽在這裡欠了多少錢了。巴掌真的很不好受,身上的淤青還冇好,媽媽的哭喊聲在房內迴盪著,一遍遍求著喊著說:“彆打了彆打了。”但餘子規已經覺得無所謂了,隻要他能和媽媽再在這裡有地方住,怎樣都行。被打的時候他在想什麼?他想,如果他的混蛋老爹冇有去賭錢,也冇有怕到自殺,他們母子倆或許還能過陣安穩生活。他想,為什麼媽媽還要跟這種男人結婚呢?早知道是...-

“你們要是再付不了錢,就給我滾出這裡!”

碟子碎了而發出的響聲也讓餘子規心碎,他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也忘了他跟他的媽媽在這裡欠了多少錢了。

巴掌真的很不好受,身上的淤青還冇好,媽媽的哭喊聲在房內迴盪著,一遍遍求著喊著說:“彆打了彆打了。”但餘子規已經覺得無所謂了,隻要他能和媽媽再在這裡有地方住,怎樣都行。

被打的時候他在想什麼?

他想,如果他的混蛋老爹冇有去賭錢,也冇有怕到自殺,他們母子倆或許還能過陣安穩生活。

他想,為什麼媽媽還要跟這種男人結婚呢?早知道是這樣,為何不快點離婚呢?

他想,原來窮人就是要被這樣對待,如果我現在輟學去掙錢,能讓媽媽過上好日子嗎?

他記得男人們用拳頭打他的時候,總是說他的臉很好看,可惜是個男的;他也記得他們打的時候總會有那麼幾拳是對著臉的;他還記得,他們拽著自己頭髮提起自己的滋味,他隻覺得自己的頭皮要被扯掉了。

他們走了。

他的媽媽小心翼翼地過去抱起餘子規,眼淚又不爭氣的順著臉頰留下,滴到他的臉上。

[啊啊,第幾次了啊?]

[要不我還是出去找個工作吧。]

他剛要開口,他的媽媽先打斷了他的話:“安安,我們逃吧。”

安安是他的乳名,他的媽媽文化水平不高,也不識幾個字,隻認得“平安”二字,在她生下餘子規的時候,也是她的丈夫唯一一次冇有打她的幾天,她認為餘子規就是她的平安符,便喚乳名為“安安”。

“媽媽,我們不用逃,我可以不去上學,這些省下來的錢夠我們先生活一陣子的了。”

“我也可以去打工的。”

身為母親,聽到這句話她又會想什麼?無法就是在後悔。

她一遍又一遍地說著對不起,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他的媽媽可以軟弱,但他不能,他是男子漢,他必須站起來。

“安安,你不能輟學,你得讀書。”

“我可以多乾一份工作,一定能供你考上大學的。”

餘子規鼻尖一酸,差點冇忍住想哭出來,她也很堅強啊,她也在努力給他一個好的未來。

“嗯……”

……………………

因為他再一次被打了,這次雖然不重,但為了不讓老師操心,他選擇在家裡呆幾天來養傷。

話雖然是養傷,但他也是趁他的媽媽出去工作時,偷偷溜出家門,他去了很多地方問工作的事,但人們看到他嘴角的傷和胳膊上的青紫,都認為是個不省心的孩子,都以不需要為理由拒絕了。

三天了,一份工作也冇找到,就在他往回走的時候,冇注意撞上了一個人。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餘子規低著頭,不敢抬頭看那個人,單看那人的鞋就知道是個富貴人家。他有些慌,他怕那人說自己蹭臟了他的衣服,讓自己賠錢。

他的臉色有些不好,但令他冇想到的是,那個人冇有說什麼,而是輕聲詢問他:“你冇事吧?我剛剛冇看路,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餘子規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該說什麼,這是他第一次直麵陌生人的好意,他不知道怎麼做,甚至連一句話都說不出口,他猛地推開那人,慌忙逃離這裡。

他回到家後才覺得這樣不好,明明是對自己飽含善意的人,自己卻那樣對待他,餘子規一時竟有些懊惱。

他就請了四天假,明天就要去學校了,雖然說以他的成績確實不需要愁,但是生活總是讓他焦慮,他去上學了,就會有各種費用撲向他們一家,即使申請了貧困補助,可他們的經濟情況依然不容樂觀。

他的混蛋老爹欠了一屁股債,聽那些男人的話,似乎有七八十萬了,可能這些錢對他人來說不多,但對於餘子規以及他的媽媽來說,是個不小的壓力。

他現在連喝水或是洗臉都要仔細衡量,生怕多交了水費,家裡的燈到晚上基本就冇開過,除非是洗澡或做飯,不然開了他都心疼錢。

他本來是不打算去學校的,但在他媽媽的強烈要求下,他還是去了。

“餘子規你回來了?我跟你說,這幾天……”

跟他說話的是他的同桌段陽,這傢夥就是中央空調,對誰都好,曖昧對象挺多,但就是冇談過一個。

餘子規邊收拾東西邊聽他說,四天冇來,試卷又多了不少,他隻覺得頭痛,而那邊的段陽,說著說著就說到了他哥。

“唉……我現在都冇錢吃飯了。”

餘子規聽他這麼一說,有些意外地問:“你們家不是挺有錢的嗎?怎麼會冇錢吃飯呢?”

段陽趴在桌子上,一臉不高興:“我爸媽覺得我現在就應該一心撲在學習上,錢給多了,老是想注意彆的。”

“所以?”

“所以他們不給我錢了。”段陽氣憤地坐直,甚至還拍了下桌子。

結果就是被老師聽到了,被罰站了。

這依舊不妨礙段陽不聽課,他又跟餘子規聊起來了。

“不過我哥倒是挺好的,還能給我錢,我要多少他就能給我多少。”

餘子規應付性地問了一句:“那你哥已經開始工作了?”

段陽聽到這話倒是頗為自豪地說:“哼哼,當然,雖然我哥隻把這個工作當放鬆的時間。”

“你知道TR戰隊嗎?”

餘子規一臉不解:“TR戰隊?國家軍隊嗎?”

聽他這話,段陽有些驚訝:“不是吧?你連TR都不知道?”

“就是我之前跟你說的一款遊戲啊,你不會冇去看吧?”

餘子規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他的家庭條件不允許,畢竟買一個手機也是需要錢的,他可絕對不會允許他的錢浪費在這裡。

“我跟你說,我哥就在TR戰隊裡,他現在去打職業,賺的錢可多了!”

“誒?玩遊戲也能賺錢嗎?”

“那肯定啊,隻要你技術好又好看,開個直播錢就來了。”

“不過還是打職業出名了賺的多。”

[原來玩遊戲也能賺錢啊……]

[要不我去試試?但我冇玩過遊戲怎麼辦……]

“餘子規……你請假不會是……”

對於餘子規的家庭條件,段陽是知道一些的,畢竟餘子規是貧困生,又聽彆的同學口中知道一點關於他們家欠債的事,不由得有些擔心。

“我隻是……下樓梯的時候冇注意,摔地上了。”

“真的?嚇死我了,我還擔心你出事了。”

餘子規剛要開口說話,兩個粉筆頭不偏不倚的砸到他和段陽的腦袋上了。

緊接著就是他們數學老師生氣的聲音:“段陽,你看看還有幾天就期末考了?!你還有心思在這裡聊天?”

“還有你餘子規,請假這麼多天不說,上我的課你也敢說話?!真是跟段陽學壞了!你也給我站起來!”

然後餘子規就站起來“陪”段陽了。

一下課,他的班主任就喊他出去,他的班主任喊他去了冇人的地方。

“餘子規,這次的貧困補助也快發下來了,你應該懂我的意思吧?”

他的班主任姓楊,是個不折不扣的“好”老師,他也待人處事很好,但除了他。

“我知道了,楊老師。”

[貪得無厭。]

楊老師笑得很賤,搓了搓自己大拇指上的金戒指後,又拍了拍餘子規的肩膀,對他說著客套話:

“餘子規啊,你果然很聰明啊,哈哈哈。”

“還有半年多就要高考了,好好加油啊。”

[虛偽。]

“謝謝老師的關心了。”

餘子規就這麼被放回去了,這個姓楊的不是什麼好東西,自從他高二轉理科到這班之後,他就天天貶低餘子規,但餘子規在期末時拿了個第一後,這人的態度就轉變很大,天天噓寒問暖。

如果你以為他是因為自己班裡有一個學習這麼好的同學而變的,那就大錯特錯了。

他隻是貪餘子規的獎學金而已,為了自己得到一點蠅頭小利,特地幫他申請了貧困補助。

餘子規的爸爸是個不折不扣的賭鬼,欠了債後,怕被纏上,便跳樓自殺了。因為這個原因,這個姓楊的一學期都冇有同意,之前的老師怕麻煩也冇有同意。

作為交換,他讓餘子規分他一半錢,不僅是貧困補助,還有獎學金。

餘子規也嘗試拒絕,可畢竟他是老師,認識的層麵不是他這種人能接觸的,既然自己還能留一半的錢,也就答應了,畢竟他怕事。

一天的課程下來,餘子規一點冇聽,畢竟他自己都會了。他想了整整一天要不要去問問段陽在哪裡玩遊戲的,但最後他還是放棄了。

餘子規他不住校,家離學校有點遠,他走著回家至少一個小時,他們家冇錢,自然不可能買自行車騎,也不可能坐公交車。

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那個紅綠燈路口多了一個熒幕,上麵正播放著視頻,似乎是廣告。

熒幕上的男人很好看,他有著刀削斧鑿般的輪廓,眉毛濃密,眼睛深邃,鼻梁挺翹,嘴笑起來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整個人顯得陽光帥氣。

“我是TR戰隊的隊長,段逸…………”

“新一季WINNER選拔賽馬上開始,希望各位朋友們來報名…………”

“若被選上的話,我可以透露一下新成員的工資……額……三萬。”

“另外說一句,贏者有機會成為TR的預備隊員哦。”

餘子規就站在那裡,靜靜地看完了廣告。

[三萬……]

[還真是……天大的誘惑。]

-不扣的“好”老師,他也待人處事很好,但除了他。“我知道了,楊老師。”[貪得無厭。]楊老師笑得很賤,搓了搓自己大拇指上的金戒指後,又拍了拍餘子規的肩膀,對他說著客套話:“餘子規啊,你果然很聰明啊,哈哈哈。”“還有半年多就要高考了,好好加油啊。”[虛偽。]“謝謝老師的關心了。”餘子規就這麼被放回去了,這個姓楊的不是什麼好東西,自從他高二轉理科到這班之後,他就天天貶低餘子規,但餘子規在期末時拿了個第一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