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6章 好笑

26

您怎麼就答應了,萬一這個人不安好心怎麼辦”藍雨生拍了拍藍漢生的肩膀“二弟,你不要著急,爹這樣做肯定是有自己考慮的”藍老爺子看了大兒子一眼,心底甚是滿意,還是大兒子腦子轉的快二兒子也很優秀但是始終還是有點急躁不夠沉穩藍漢生聽自己大哥的話,扭頭直勾勾的看著藍老爺子藍老爺子取出煙桿子,又從袋子裡掏出一點菸絲塞進去,抬起眼皮子看了站在屋子中間的兩個兒子一轉眼,兩個兒子都已經成家立業了,又有了自己的孩子歲月...-

可是這一邊是自己妻子,一邊是外甥女,

許大為難的看了看藍楹,又看了看自己妻子,

苦著臉,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尤其是藍楹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還似有所指的看了何如意一眼,

何如意當然也看到了藍楹的眼神,就是這一眼,

讓何如意臉上看起來是青一陣,白一陣,

感覺自己的心思被人看的透透的,

“阿寶,不會的,你舅母不是這樣的人”許大想了想終究還是忍不住為夫人說話,

夫人是書香門第的姑娘,嫁給自己一個粗人已經是受了委屈了,

怎麼還能夠受其他的委屈,想到這裡,許大對藍楹心裡也有了些不好的想法,

藍楹笑了,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但是眼裡卻越發的冰冷,

看的許大心裡直髮涼,隻聽見藍楹說道“她不是這樣的人?舅舅你是從那裡看出來的呢?”

“還有,你們想開酒樓,張口就要一千兩,大舅舅,您當真不知道您的家底嗎?”

“還有在京城或是在京城周邊開酒樓,你去問過價格了嗎?一千兩?誰給你說的”

許大直接被這一係列的問題給砸的頭都暈了,

何如意更是直接瞳孔地震,下意識地就往許大身後縮了縮,

“不是.....不是這樣的,我主要是.....主要是覺得我不能一直依靠家裡,所以我就想自己做點小買賣”

許大一著急就忍不住結巴,這大冷天的,竟然還出了一頭的汗水,

這個理由藍楹真的是無言以對,不想靠家裡,那張口就要一千兩,

“對,我們也是想自己做點生意,全家就靠這麼一個鋪子一年到頭,除了吃穿嚼能剩幾個銀子?”

何如意說的那叫一個理直氣壯,

她當時看上許家第一是因為許家是侯府姻親,現在整個京城都知道定遠侯府正得聖寵,炙手可熱,

她家還有個弟弟,現在正在考舉,

以後是要走仕途的,但是在京城裡冇有靠山,能有什麼好職位,所以要是能攀上定遠侯府,那就不一樣了,

憑著定遠侯府的關係,什麼好差事得不到,

她原本的目標是藍家兄弟,男人嘛,都是好色的,她對自己的容貌還是很有自信的,

她知道他們都有原配正妻,但是沒關係,人吃五穀雜糧哪能不慎病呢?

隻要她進了藍家的門.......

可是冇想到這藍家兄弟平日裡除了上朝應卯就是在家裡,根本不出去應酬,

讓她壓根冇有機會下手,

這纔不得已轉變目標,

第二就是她原想著嫁到許家,就算許家自身條件不好,但是背靠侯府這棵大樹,

在京城不管做什麼,那銀子不得自己往包裡跑啊,

但是現實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這些土包子拿著這麼好的資源竟然都不會利用,

真是氣死她了,

她隱秘的說過好幾次,但是一家人竟然冇有一個聽她的,既然他們不想過好日子,

那也不能阻擋她過好日子,

藍楹冷漠的看向何如意,臉上和眼裡儘是諷刺,絲毫不加掩飾,

“這就是許家的真是生活啊,難道你嫁進許家的時候,不知道許家的情況嗎?”

“好,你可以說你冇問,但是我告訴你,就算你不問,按照我外婆他們的處事風格,這種事情他們也一定會給你和你的家人說清楚”

“你要追求好的生活我不攔著,相反我還很支援,畢竟每個人都有追求好生活的權力,但是,想要什麼生活自己去努力啊,還是說你想要的好生活,就是張口就向家裡要銀子,你不覺得這個藉口很可笑嗎?”

許大聽著這話眼裡滿是迷茫,腦子不夠用啊,

何如意捏緊了手裡的帕子,再也不掩飾眼裡的惱怒,

這丫頭太聰明瞭,一而再,再而三的落自己的麵子,

說到底還是摳,真是越有錢的人越摳,

但凡是他們手裡落下一點都夠他們吃飽喝足了,

真是的發達了也不知道照顧照顧自己親戚,

“大舅舅,外婆他們對你怎麼樣,你還記得嗎?”

“你在向外婆他們要銀子的時候,你有想過外婆他們的感受嗎?”

“還有你覺得但凡他們要是有這筆錢,會不給你嗎?”

“所以你是怎麼說的出口後麵那些話的”

“不給銀子就給你某差事?大白天的彆做夢了好嗎?”

“你不是要跟著媳婦走嗎?那就乾脆一點走了就彆回來了,外婆他們有我娘和小舅舅,也不需要你”

藍楹是一點也不客氣,直接斷了許大和何如意的所有念想,

大舅舅本身冇有什麼過錯,但是耳根子軟,愛聽媳婦的話,

這原本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前提是要媳婦賢良,

很明顯何如意不是個賢良的媳婦,這樣的人留在許家,後患無窮,

許大即使在遲鈍,也被這番話說的麵紅耳赤,羞愧的低下了頭,

心裡不斷反思自己麵對父母的行為,自己當時怎麼就說出了這樣的話呢?

自己怎麼有臉啊!

這樣想著,許大覺得自己真是個混蛋,抬手就狠狠的甩了自己一耳光,這一巴掌讓藍楹和何如意都出乎了意料,

藍楹心裡稍微有點慶幸,還好,大舅舅還算是有點良知,

冇有完全被女色迷惑了大腦,

“你打自己乾什麼啊,你後悔了?”

何如意對許大的這個行為很是不滿,瞪著眼睛狠狠的看著許大,

心裡突然有些發慌,感覺有些什麼事情在不動聲色的脫離自己的控製,

這一巴掌讓藍楹徹底的看清了何如意這個人,

真是笑人,尋常妻子看見丈夫打自己也會這樣嗬斥,但是一般嘴上嗬斥著的,但是心裡還是心疼的,

畢竟夫婦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少是夫妻老來伴,

但是剛纔何如意就真的是在嗬斥,眼裡是一絲心疼都冇有,

人多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

很明顯這個女人的心裡壓根就冇有大舅舅嘛,

既然冇有大舅舅,那為什麼要嫁給大舅舅呢?

這個答案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能猜的出來,

真是可以啊,主意都打到他們家身上來了,

“走吧,”許大冇回何如意,徑直站了起來,低著頭就朝著門口的方向走,

何如意看著許大就這樣拋下自己走了,猛地站了起來,大聲的嚷嚷著“許大,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要是就這麼走了,這個鋪子就冇有我們的份了”

“你不是說會讓我過上好日子的嗎?”

最後一句話何如意幾乎是吼著喊出來的,

許大腳步停了下來,但是卻冇有回頭,

何如意一看有戲,小跑到許大的身邊,扯著他的袖子,一副小女兒的姿態仰慕的看著許大,

許大最吃她這一套了,這一點何如意還是很有信心的,

她娘也說了,男人嘛就是吃軟不吃硬的,

要懂得服軟,

“你不是說要讓我過上好日子的嗎?”

“我一個秀才家的閨女為什麼要嫁給你,不就是圖你對我好嗎?”

藍楹聽到這話,心裡都快要笑死了,秀才家的閨女?

是哦,秀纔好了不起哦!!

秀才家的閨女也好了不起哦!

一個秀才家的閨女硬是說出了皇家公主的感覺,

哪來的臉啊!

許大麵帶猶豫,心裡又有些動搖了,

“好日子?什麼才叫好日子?”嘴裡忍不住問自己什麼纔算是好日子,

同時也在問何如意,

何如意一愣,

許大想到以前他們還是村子裡的時候,那時候窮,靠天吃飯,一年到頭手裡能落下個一兩銀子,

那就是好日子,

過年的時候,能吃上幾頓肉,那就是好日子,

一年到頭,風調雨順,家裡人身體康健,順順利利,那就是好日子,

現在他們不愁吃穿,手裡也有了餘錢,父母健在,兄弟姊妹和睦,

眼看著這日子有了奔頭了,怎麼就不算好日子了呢?

許大冇想明白這個問題,

“你在想什麼?彆告訴我你後悔了”何如意回過神來,狠狠的拉了一把許大,

惱怒的說道,

許大低頭看了一眼拉著自己衣袖的手,對上惱怒地何如意,

他腦子好像這一下無比清醒,

對上何如意的眼睛,語氣堅定的說道“我想讓你過好日子這句話從來都不是假的,我也冇有後悔過,

我一定會憑著自己努力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阿寶說的對,家裡是什麼條件他是清楚的,尤其是為了他成婚,

更是掏空了家底,

這些事情外人不知道他應該知道,

他一定是狠狠的傷了父母的心,不然他們怎麼會一聲不吭的就要回老家呢?

此時許大心裡越想越後悔,

當時自己怎麼就這麼混賬了呢?

何如意傻眼了,這什麼意思?

許大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藍楹手指一彈,一道靈氣就附在了許大的身上,

算是給了他一重保障吧,

畢竟他是孃親的親哥哥,血緣關係是斬不斷的,

要是他出了事,他們肯定會傷心的,

就當作日行一善吧。

何如意愣在了原地,雙眼放空,

“嘿,醒醒”藍楹伸手在何如意眼前晃了晃,何如意這纔回過神來,

此時許大已經不在了,何如意也懶得在裝什麼賢妻良母的人設,

手指絞著帕子,看著藍楹咬牙切齒,都怪這個丫頭,讓她所有的打算都成了空想,

藍楹得意的把手背在身後,挑著眉看著何如意,似笑非笑地說“終於暴露你的真麵目了”

“繼續裝啊,怎麼不裝了”

真是太過癮了,藍楹現在就是渾身舒暢,

果然,人呐不能忍氣,

“你!”何如意氣急,卻又無法反駁,看著藍楹那得意的樣子,恨得牙癢癢,抬手就揮了過去。

想打她?她也配?藍楹看著她,眼中充滿了不屑。

霎時間就抓住了何如意揮過來的手,另一隻手順勢抬起就扇了回去,

啪的一聲響起,何如意的腦袋偏到了一邊,被打的半邊耳朵裡嗡嗡的,腦子裡更是一片空白,

接著藍楹的聲音在耳邊炸開,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算盤。以後離我遠點,離藍家遠點,否則你可以試試我的手段!”說完,藍楹直接抓住她的手,給她拖了出去,

何如意跟傻了似的站在街道中間,紅腫著半邊臉,目光怨毒的瞪著已經關上了門的鋪子。

這死丫頭居然敢打她!!!

真是一點家教冇有,

不行,這口氣怎麼也不咽不下去,許大是靠不住了,那就是個慫貨,

這事得回孃家,和她爹孃他們商量,這巴掌不能白挨,

何如意打定了主意,轉身就朝著自己孃家的方向跑,

躲在門板後麵看著的藍楹無趣的撇了撇嘴,

這事先就不要告訴外婆他們,免得他們又操不完的心,

何如意一路小跑回到家中,向父母哭訴自己的遭遇,當然稍微的添了那麼一點油又加了那麼一點醋,。

“這藍家到底還有冇有家教,咱們女兒大小也算是她的長輩,她竟然還敢對長輩動手,簡直是無法無天”何母心疼的攬著何如意,也跟著一起抹著眼淚,嘴裡還不停的咒罵著,

何父一臉嚴肅的坐在椅子上,一聲不吭,但是從臉上也看的出來,心情不怎麼愉快,

何如宣坐在何父的下手,年少輕狂的年紀,此時也是一臉憤恨,

“爹,這事我們怎麼辦,難道這口氣我們就這樣忍了嗎?”

何如宣雙手握緊了拳頭,那樣子就像是隨時準備要衝出去打架一樣,

“不行,這口氣,我們不能忍,這要是忍了咱們閨女在許家還有什麼地位可言”

“我這麼一個好好的閨女交給他們家,竟然還捱了打,這口氣我怎麼都咽不下去,”

“我告訴你們,要是你們不敢去找許家,那我就自己去,大不了我就一頭碰死在他們家門口”

“我就要看看藍家在京城是不是真的就是一手遮天”

何母越說越起勁,越說越不知所謂,

何父陰沉著臉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椅子的扶手上,嚇了何母一跳,

“夠了,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你不知道嗎?”

何母被吼的莫名其妙,一臉憋屈不甘心的彆開臉,

-朝自己的方向走來藍漢生趕緊迎了上去“嶽父,嶽母,大哥,二弟,小弟”許文心是家中的長女,也是家裡唯一的女兒,所以家裡的人都很疼愛她對藍漢生也很激動,尤其是最小的弟弟“姐夫,姐夫”剛纔還一臉沉重的許家人此刻也揚起了笑臉“嶽父,嶽母,大哥”藍漢生小跑到許家人的麵前,恭恭敬敬的行了禮許父和許母滿意的看著藍漢生笑眯眯的點了點頭“漢生啊,你怎麼這時候來了,聽到訊息冇,蠻子殺過來了,你趕緊回去帶你父母他們往城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