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 章

26

事就行,事情我會處理。』這個聲音真的很像一個人,但他不會這樣溫柔,而且他討厭麻煩,無論發生多大的事,始終保持著一張臭臉,讓人討厭。那個男人的身影逐漸清晰,但我已舊看不清他的臉,這個身形也很像他。他走近救護車,伸手遞給了護士一張名片,聲音清冷的說『如果這個人有什麼事情打這個電話就好,會有人處理』。伸手的那一瞬間我看見了那隻右手的小拇指上有一個Y字紋身。我愣住了,居然真的是他,我的前男友冷柏莫,幾年不...-

窗外的銀杏樹葉已經徹底金黃了,我感受到自己的身體也在逐漸虛弱,我的生命像沙漏一樣在不斷流逝。

此刻我開始感到害怕,我不想死,我害怕死亡。內心掙紮了許久,我找到了那個護士,跟她要了冷柏莫的名片,我想求他幫我尋找移植體,以他的能力,應該很快就可以找到。

我屏住呼吸,顫抖著手發出了那條簡訊『柏莫,看在我們在一起三年的時間,救救我吧,我快死了,求你幫我找到合適移植體,我以後都離你遠遠的,拜托了。』

手機收到了回信『滾』。

一個字像是一個巴掌打在了臉上,足夠的響,足夠的疼。心臟也開始皺疼,呼吸急促,我拽起旁邊的呼吸機罩在了臉上,差點差點就要窒息了,我平躺在病床上喘息著。

與此同時,遠郊的一處彆墅內冷柏莫回到書房,看見安雅正拿著他的手機。冷冷的開口道『有人找我嗎?』

安雅把手機放下,溫溫柔柔道『冇有,我就是想著要不要把手機給你拿過去,你就來了,既然也冇什麼事了,我就先回去了』說完拿著自己的小提包,準備離開。

冷柏莫『嗯,讓司機送你』

安雅開心的回答『好』,走到彆墅樓下與陳助理迎麵相碰,看著陳助理手上拿著一份檔案,安雅喊到『陳助理,你找阿莫嗎?』

陳助理看見安雅,停了下來『安小姐,我把您車禍的事情解決方案給總裁過一眼。』

安雅用手捂了捂嘴,淡淡的笑道『那給我吧,我剛好有東西忘拿了,我幫你給阿浩,時間不早了,你抓緊回去休息吧這件事情辛苦你了。』

說完便伸手去拿檔案,陳助理思考片刻後,將檔案交了出去『那就麻煩安小姐了』

安雅走回書房『阿莫,這是陳助理處理好的我的車禍相關資料,你要看嗎?』

冷柏莫冇有抬頭,看著手裡的檔案『不用了,你放一邊就行』

安雅用手理了理耳邊的長髮『好,你早點休息,不要工作太晚』說完就離開了。

淩晨一點,冷柏莫處理完事務後準備回房休息,經過那份檔案,隨手打開,裡麵寫了金女士的受傷情況,金這個姓讓他身體一顫,仔細向下看見紅字標寫其有先天性心臟病,忽然就鬆了口氣。

檔案內隻標寫了家境情況,處理結果。冷柏莫揉了揉太陽穴,將看完檔案隨手丟在一邊,就回房休息了。

一個月後,我的身體負荷已經快要進入極限了,該通知家屬了,打開通訊錄,打給了餘姐,一個曾經將我從懸崖邊救回來的姐姐。

我拿起手機正準備打電話時,突然護士高興的跑了進來,高興道『金小姐,找到心臟了,找的合適的移植體了,聽說適配度有百分之八十呢,你有救了!』

我激動的想要坐起來,卻被護工按住『彆激動,彆激動,你現在心臟承受不住』

我開心的躺在病床上,等待著醫生的到來。

低頭看了一眼手機,我決定等手術確定後再打給餘姐,免得她為我擔心。

醫生辦公室內,座機響起『喂,你好』『張醫生啊,你的病人可能需要在等一等了,排在她前麵的病人受到好心人的捐贈,已經湊齊了手術費,適配度也是百分之八十。』

掛完電話後,醫生歎了口氣,整理整理衣服來到病房告訴了我這個訊息。

我一激動控製不住吐了一口血,陷入了昏迷,再次醒來後,我被戴上了呼吸機,但每一口氧氣卻像刀一樣,一刀一刀切割我的心臟,我感覺到自己可能真的快死了。

醫生來到了我的病房,叮囑我,不可以在過度激動了,我的心臟目前已經負重不堪,經不起折騰,我隔著呼吸機隻能弱弱的回覆『嗯』

又過了幾日,我終於可以撤掉呼吸機,但我清楚的感受到我的身體好像堅持不到心臟移植了。

我拿出手機打給了餘姐,冇想到,到最後一步,我還是會害怕孤獨的死在病床上。

電話很快接通了,我一時間說不出話,電話那頭傳來餘姐親切的聲音『喂,元寶啊,終於想起來給你姐姐打電話了,最近怎麼樣了?』

聽見熟悉的聲音喉嚨被堵塞了,我說不出話。

餘姐著急的說『喂,喂,元寶怎麼了?有人欺負你了嗎?』

我將左手蓋在眼睛上,深呼吸一口氣,聲音略帶沙啞的說『冇人欺負我,就是有事情要麻煩你一下,你能不能來Z市區中心醫院一趟』

餘姐著急的問『怎麼了,元寶,你哪裡受傷了?嚴重嗎?』

聽到關心的話,眼淚還是控製不住的流了下來,心臟開始一陣陣抽痛,我努力的深呼吸保持冷靜『有點小事情,可能需要你過來陪我半個月,又要麻煩你了』。

餘姐拍了拍胸口,鬆了口氣『彆哭,不麻煩,我馬上就去z市,彆說半個月,一個月都行,家裡的事情交給你姐夫就行』。

g市,餘姐掛完電話,急匆匆的回到家裡收拾行李,順手打了個電話『喂,老公,元寶進醫院了,我需要去z市一趟,大概需要一個月,家裡的事就拜托你了。』

姐夫『元寶一般也不會找你,不會是出了什麼大事吧?』

餘姐站在床邊邊整理衣服邊說『我聽她的聲音有點虛弱,我心裡有點害怕所以我訂了晚上的機票,明天早上就能到』

姐夫『好,好,你彆慌,我現在就回去,我送你去機場。』

z市機場早上七點,餘姐剛落地,便急匆匆打的前往市中心醫院。

到醫院後發現元寶冇有給她房間號,但現在時間又太早,怕打擾我休息,餘姐決定先去大廳問問護士。

餘姐拖著一個行李箱走到住房大廳的前台『你好,請問這邊有個叫金元寶25歲的女生住在哪間病房?現在時間太早了我不想打擾她休息,所以麻煩你一下。』

護士『這住院的太多了,你知道她是什麼時候住院的嗎?』

餘姐搖了搖頭『不知道,我昨天才接到電話,但我估計她應該已經住了有段時間了。』

護士『那我幫你看看吧?』

護士翻著住院記錄,金元寶,金元寶,這名字有點耳熟啊,剛好有一個護士剛查房回來,護士問『阿萍,金元寶這個患者你知道嗎?』

阿萍走到前台前,將胳膊放在上麵『知道,心血管內科305房間』

餘姐聽到心血管內科心下沉了一下『多謝,請問我應該從哪邊過去』

護士給餘姐指了一個方向,餘姐拖著行李急匆匆的過去了。

餘姐走在病房的走廊時,透過未拉簾的病房窗戶看見裡麵的病人蒼白的臉,心情也越來越沉,她知道我的心臟不好,檢查說隻有很小的概率會爆發。

在疑慮和擔憂中餘姐走到了305,剛要敲門聽見裡麵有醫生在檢查身體,就冇有直接進去,在病房外等了一會。

很快醫生推門出來,透過門縫餘姐看見了我正虛弱的躺在病床上。

那時的我已經瘦的隻有七十五斤了,顴骨凸出,臉色慘白,像一個病入膏肓的病人,把餘姐嚇了一跳。

趙醫生開門看見了餘姐,回頭看了一眼昏睡的我,小心把門關上。趙醫生『你是?』

餘姐還冇緩過神來,呆愣了一下,急切的握著醫生的胳膊『她是元寶嗎?她是不是叫金元寶,今年25歲,她怎麼了?她……』

趙醫生『您是金小姐的朋友?』

餘姐帶著哭腔哽咽道『我是她姐,醫生我想知道她怎麼樣了?明明年前我帶她檢查過身體的,一切正常,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

趙醫生帶著餘姐走到了辦公桌前,翻出了我的病例資料,交給了餘姐『你看看吧,提前做好準備。』

餘姐翻了翻資料,大顆大顆的眼淚落下,不可置通道『怎麼會,怎麼會這樣?那肇事者呢?肇事者就不用負責了嗎?』

趙醫生不知道如何安慰,隻能實事求是的說『她們已經私了了,肇事者也會負責金小姐的全部住院費用,但移植體這件事目前也隻能等,現在你找肇事者的意義不大』。

餘姐仔細的翻看病例,翻到最後顯示病人還剩半年壽命,身體被定住了,向前翻看,再三確定後抬頭看著醫生問『隻剩半年了是什麼意思?即使爆發了,也不應該就剩這點時間,半年的時間怎麼可能等得到移植體?』

趙醫生欲言又止,看著崩潰的餘姐,深呼吸一口氣,緩慢開口『半年是一個月前的結果,據我剛剛的體檢結果看,金小姐恐怕隻剩一個月左右的壽命了。』

餘姐瞳孔放大,不可置信『一個月?』

趙醫生解釋『之前出現了一個移植體,但不幸的是金小姐排的位置靠後,所以錯過了,心情大起大落,心臟受了強刺激,所以……』

餘姐瘋了一般問『冇有確定好,為什麼要通知患者?你身為醫生不知道這對病人的打擊有多大嗎?』

醫生百口莫辯,他不知道怎麼說,按照一般情況其實我應該可以成功獲得的,但天不遂人願,可能就是註定的命中無它。

餘姐冷靜後,用鏡子看了看自己補完妝的臉,笑著敲開了病房的門。我睡的很沉冇有聽見餘姐的敲門聲。

餘姐小心翼翼的走到病床前,近距離看見了隻剩皮包骨的我,顫抖著手摸上我的臉最後還是控製不住的雙手捂住嘴巴跑了出去。

餘姐跑到樓梯間徹底放開聲音哭了出來,雙手抱膝坐在牆邊痛哭,手機響起,姐夫來電話了。

餘姐接起電話『老婆,到醫院了嗎?元寶冇事吧?』

餘姐哭著說『阿浩,怎麼辦啊,醫生說元寶她就隻有一個月的壽命了,需要馬上進行心臟移植手術,可是一個月,一個月怎麼來得及?我剛剛看見她躺在病床上,差點以為她死了?明明還在呼吸,但我看不見她胸口的起伏,我摸了她的臉纔敢確定還活著』。

當我醒來時,餘姐正坐在床邊替我擦手,我虛弱的喊道『餘姐,你來了啊。』

餘姐抬頭看了一眼我,咬牙切齒道『你還知道我是你姐嗎?為什麼現在才通知我,金元寶你是越活越能了是吧?我讓你有事就找我,有事就打電話,你聽了嗎?』越說越激動,想伸手戳我的腦袋,看見我蒼白的臉又無措的收了回去。

我著急的想坐起來解釋『我冇有……』動作太大,話冇說完就開始咳嗽,扯著心臟猛烈咳嗽。

餘姐嚇得扶住我,順了順我的背,給我喂水,帶著哭腔『你還激動,你不要命了嗎?你現在就老老實實的躺著。』

我喝了幾口水躺了下去,虛弱的說『餘姐,你知道的,我最惜命了,要是不想活了,當初我就成了植物人了』。

餘姐坐在椅子上摸著我的頭髮,泛紅了眼睛,沙啞道『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我才生氣為什麼命運就不能放過你呢?你明明已經很努力的在生活了,為什麼呢?』

我握著餘姐的手,扯著泛紫的嘴唇笑著安慰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說不定很快就能等到移植體了呢?我平時的運氣最好了。』

在餘姐的照顧下,我的的身體不在那麼消瘦,但是我的心臟的負荷在逐漸加強,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它很快就要堅持不住了。

-想我們婚後的生活。一直到相戀三週年前的那天晚上,那天天氣預報說晚上會下雷陣雨,而我正在外地出差,但想到他怕打雷,所以我急匆匆的趕到他家,滿心歡喜的想送給他一個驚喜。公寓裡麵漆黑一片,我悄咪咪的躲進了他的衣櫃,想要給他一個驚喜。等待的時間格外的漫長,他也在一片雷聲中打開了房門,他好像喝醉了,隨手將西裝扔在了沙發上,雷聲很大但他卻冇有害怕,巨大的反差讓我一時間忘記了出去,靜靜的呆在櫃子裡看他閉著眼靠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