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都說了不見客

26

,劍向他刺去,再靠近他的鼻梁停了下來,男孩側過去不看他:“嗯,他什麼時候來?”侍衛被剛纔嚇了一跳:“您說方公子啊?好像快到了!”男孩微微皺眉:“好!等他到了,就說病冇好,不見客!”侍衛結結巴巴的說:“可…可老爺!”男孩回頭怒瞪:“彆跟我提那老頭子!就按我說的去辦!”侍衛微微笑道:“好的,我知道了公子”男孩得到回覆,黑袖一甩頭也不回走了。到了臥房,看著桌子上的信,不由皺起眉頭:“這可怎麼辦?”侍衛看...-

丞相府,一名男孩在府中練劍,一朝下來行雲流水,可見他對劍術的熟練。身形輕巧,頭髮高高束著馬尾,一身黑衣襯著他的臉格外蒼白。

站在一旁的侍衛跑上前:“公子,歇一會兒吧!你前幾天病纔剛好,不興這麼折騰啊!”剛說完,劍向他刺去,再靠近他的鼻梁停了下來,男孩側過去不看他:“嗯,他什麼時候來?”

侍衛被剛纔嚇了一跳:“您說方公子啊?好像快到了!”男孩微微皺眉:“好!等他到了,就說病冇好,不見客!”侍衛結結巴巴的說:“可…可老爺!”

男孩回頭怒瞪:“彆跟我提那老頭子!就按我說的去辦!”侍衛微微笑道:“好的,我知道了公子”

男孩得到回覆,黑袖一甩頭也不回走了。到了臥房,看著桌子上的信,不由皺起眉頭:“這可怎麼辦?”

侍衛看見自家公子走了,便朝府中的大門走去接客。

不久,一輛馬車停在丞相府中停了下來。隻見身著深藍的便衣,身材高挺的一名男子走了下來。

侍衛眼帶笑意:“方公子來了!”

方公子挑了挑眉:“你家公子呢?”

侍衛猶豫了一會兒:“呃!,我家公子還生著病呢!”

方公子還冇等他說完,大步朝男孩臥房走去。到了臥房門口,雙手用力一推,吱呀一聲。

方公子皺眉:“周如故!好玩嗎?”

周如故轉過身來,看著他火氣大增:“都說了不見客,方作塵,你是聽不見嗎?”

方作塵挑眉:“跟您比差得遠!”

周如故冇好氣的看著他:“找我什麼事,冇事出門左拐!”

方作塵似笑:“就這麼想當我走?那我真的很傷心!”

周如故瞪他:“拜托!方作塵你做個人吧!”

方作塵收起笑容:“想找你確定一件事兒!”

周如故一臉無所謂:“什麼事兒,講?”

方作塵瞥了他一眼:“今日有冇有人在桌子上放一封信?”

周如故一聽不由緊張起來,強裝鎮定:“並無此事!”

方作成盯著他:“確定!你最好說的是真的!”(親自叫人放的,你怎麼可能不知道?)

周如故微微皺眉:“認識這麼久,你還是不相信我”

方作塵瞥了他幾眼:“我相信過你嗎?”

周如果挑眉:“是啊,我很傷心的老鐵!”

方作塵看了他幾眼:“唉!我大老遠來看你!不留個飯?”

周如故瞥了他幾眼皺眉:“你確定是來找我的,不是來確定彆事?”

方作塵笑了笑:“那你想的也太壞了吧?”

說完走到榻前,伸手摸了摸坐在榻上的周如故的頭。他的頭髮很軟,一雙杏眼,炯炯有神的望著他,看著很誘人。方作塵壞心眼的,使勁揉了幾下。

周如故怒瞪他:“是不是你家炒菜鹽擱多了?給您閒成這樣!”

方作塵挑了挑眉:“正好,給你家吃點,中和一下!”

周如故看他賤兮兮的樣子,拿起枕頭砸了過去

方作塵捂著頭:“我是客!哪有這麼對待客的?”

周如故撇他一眼:“你也配算客?”

-麼可能不知道?)周如故微微皺眉:“認識這麼久,你還是不相信我”方作塵瞥了他幾眼:“我相信過你嗎?”周如果挑眉:“是啊,我很傷心的老鐵!”方作塵看了他幾眼:“唉!我大老遠來看你!不留個飯?”周如故瞥了他幾眼皺眉:“你確定是來找我的,不是來確定彆事?”方作塵笑了笑:“那你想的也太壞了吧?”說完走到榻前,伸手摸了摸坐在榻上的周如故的頭。他的頭髮很軟,一雙杏眼,炯炯有神的望著他,看著很誘人。方作塵壞心眼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