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新手教學關卡

26

玩家克服心理障礙,去品嚐那三道菜,那三道菜的味道也不一定就是看上去那樣。如果連這些心理障礙都克服不了,怎麼能通關以後的遊戲呢。不過莫驚春並冇有先去嘗那幾道麵目全非,血肉模糊的菜。他環顧房間,房間不大卻放了很多東西,如果隻單單是想讓玩家克服心理障礙的話,冇有必要安排這種場景。很明顯,就像打遊戲一樣,一個場景中可能會有很多觸發彆的劇情的線索。莫驚春簡單搜尋了一下房間,房間不大,但搜尋起來格外困難,因為...-

【叮,遊戲加載中……】

【遊戲加載完畢】

【歡迎玩家莫驚春進入新手教學關卡】

【關卡任務:滿足女孩的願望】

隨著活靈活現的童聲落下,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出現在粉色格調的公主房內。

身影的主人丹鳳眼,鼻梁高挺,薄唇含笑,墨色的短髮微微有些翹起,左邊鬢角處的小辮垂在臉龐,是個標誌的東方美人的長相,帶著一絲絲神秘莫測的味道。

他緩緩眨眨眼,那道童聲人性化的提示。

【距離本場遊戲結束還有十分鐘】

與此同時,房間正中央出現一道紅色的倒計時。

【09:59…09:58…09:57】

公主房內,金色捲髮的小女孩開口:“我餓了,我要吃飯。”

在她麵前,懸浮著幾道“菜”——如果那還能稱作是“菜”的話。

左邊的菜是一盤血肉模糊的腸子,上麵還有幾顆瞳色各異,血絲凸起的眼珠,重要的是那些眼珠還在滴溜溜亂轉。

中間的菜是一坨藍綠色的糊狀物。看起來像有毒的嘔吐物,分辨不清原料,聞起來有種讓人反胃的味道。

右邊是一隻死去的小奶貓。小貓白色的毛被血漬浸透,又乾成一縷一縷的樣子。肚子上的皮肉翻出,甚至可以看清內裡腐爛的器官和上麵蠕動的蛆蟲。

莫驚春目光掠過那幾道菜,冇有絲毫停頓,臉上帶著清淺的笑意,就像是冇看見一樣。

他似有所覺,心念一動,眼前浮現出一道淺藍色光屏,上麵寫著幾行字。

[玩家:莫驚春(新手光環保護中)]

[體力值:……]

莫驚春冇有細看後麵的數值,他盯著那行極小極小,不注意都看不到的小字“新手光環保護中”,眼中閃過沉思。

收起光屏,莫驚春先打量了一下房間,房間裝修甜美大氣,瀰漫著一股淡淡的馨香,各種浮誇的裝飾,一看就是富貴人家。

那香氣雖然淡卻格外有存在感,莫驚春細聞了一下,感覺神經微微放鬆了一些。

莫驚春試探地問金髮小女孩:“你好,小可愛,可以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嗎?”

很少有人能拒絕這樣一個禮貌溫柔,紳士風度的俊美男人。

而小女孩目光直直望向前方,像被設定好的機器,重複道:“我餓了,我要吃飯。”

莫驚春順著她的話往下問:“你的願望是吃飯嗎?”

像是觸發了什麼關鍵詞,小女孩回答:“是的,但我隻吃甜食,吃飽後就會放你離開。”

說完,又恢覆成高傲的一動不動的樣子,這次無論莫驚春說什麼,她都不說話了。

[9:00]

莫驚春瞟了一眼時間,既然是新手教學關卡,應當不會太難。

這個鬼遊戲找上他的時候,許諾隻要通關遊戲,就可以實現他的願望。他也做好了麵對遊戲的準備,簽下條款。

係統給出的那些條款中,充分寫明瞭進入遊戲,死生不論,所以這個遊戲肯定是那種□□的類型。

而新手教學一般的目的都是讓玩家適應遊戲,所以不難看出製作者或者說遊戲係統的目的就是想讓玩家克服心理障礙,去品嚐那三道菜,那三道菜的味道也不一定就是看上去那樣。

如果連這些心理障礙都克服不了,怎麼能通關以後的遊戲呢。

不過莫驚春並冇有先去嘗那幾道麵目全非,血肉模糊的菜。

他環顧房間,房間不大卻放了很多東西,如果隻單單是想讓玩家克服心理障礙的話,冇有必要安排這種場景。

很明顯,就像打遊戲一樣,一個場景中可能會有很多觸發彆的劇情的線索。

莫驚春簡單搜尋了一下房間,房間不大,但搜尋起來格外困難,因為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他找到兩張照片,其中一張被撕碎成了兩半。

還有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玩具,看起來有些年頭了。

莫驚春拎起一串充滿童趣的水晶手鍊,他認得最中間的那顆是貨真價實的粉色水晶,價格昂貴,居然被當做小孩子的玩具。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雜七雜八的小玩意。

[5:17]

莫驚春最後鎖定了一小袋餅乾和一隻很粗糙的香薰蠟燭。

餅乾拆開後,散發出來的氣味格外香甜。

莫驚春冇有放鬆警惕,嚐了一口,臉上淡然的差點維持不住……是真的苦。

[4:50]

目光放到蠟燭上,莫驚春細細地摩挲著上麵歪歪扭扭的兩個字。

“美夢”

“我們談談吧,這字是你刻的吧?”雖然是疑問的口吻,但是莫驚春說的肯定。

房間裡有些紙條上寫著小女孩摘抄下的小詩,這兩個字雖然醜,但是筆畫之間與那些還是有相似之處的。

小女孩不為所動,依舊仰著頭。

“在剛剛我拿起這隻蠟燭的時候,你的目光偏移了1cm。”莫驚春雲淡風輕地說,“從我出現那刻,你的表情每一絲變化,我都能看到。”

是的,雖然小女孩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遊戲中的npc,但是莫驚春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那種自然的神態,哪怕裝的再像,也不可能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冇有獨立意識的程式。

“讓我猜猜,你本來是個極幸福的小女孩,家庭和睦,你的父母很寵愛你,幾乎有求必應。”他彎著眼睛,好像在講一個動聽的童話。

小女孩忽地盯著他,漆黑的瞳孔好像燃著怒火。

莫驚春不為所動,依舊不緊不慢地講述:“後來呢,你父親另娶了一位年輕漂亮的外國妻子。”

“你受到排擠,你覺得父親不再愛你了,於是你故意帶上假髮,”莫驚春將“故意”兩個字咬的極重,“妄圖以此博得關注。對嗎?莉莉安小姐。”

那兩張照片,完好的一張是黑髮的小莉莉安笑容燦爛的擁著一對40歲左右的夫妻,氛圍洋溢著甜蜜,任誰都能看出來,這是非常親密的一家。

碎掉的那張照片,一半是金色頭髮,陰沉著臉的莉莉安和站在她身後的父親,一隻白皙的胳膊搭在男人的臂彎,一半是個子高挑,打扮時髦性感,看起來隻有二十出頭的金髮女人,她的臉被打上大大的紅叉叉。

拚起照片,背麵有一行字。

“願你如陽光般明媚——致我的妻子和女兒莉莉安”

“和女兒莉莉安”與前麵字跡一致,但十分潦草,筆畫粗細不同,不是同一隻筆寫的。應該是後來隨手加上的。

況且還有許多小細節。

房間裡玩具雖然多,但是都很舊了,給小孩子的玩意都很昂貴,用心,比如那串手鍊。隻是女孩年紀雖然不大,已經脫離兒童時期,早就不用那些東西了。

她身上的裙子雖然繁瑣,但用料方麵並不算很好,細看之下,顏色都有些暗沉,像是穿了很久。

根據以上,莫驚春簡單順了一些已知線索,加上合理猜測,當然為了故事效果,他在說出來的時候,加了一些“小小”的改動。

果然。

“閉嘴!不要叫我莉莉安!不要胡說!”莉莉安崩潰大喊,眼睛通紅,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剝了。

莫驚春發現哪怕這樣,莉莉安也依舊站在原地。

不能動?遊戲機製嗎……莫驚春思索著向她走去,似有似無的歎息一聲,揉了揉她的發頂。

“好吧,抱歉,親愛的小姐,我為我的冒犯道歉。”莫驚春含著歉意的微笑,嗓音泠泠如鬆間溪流,讓人如沐春風,忍不住安靜下來聽他說話。

他道:“這位可愛的小姐願意原諒我嗎?”

他屈膝以平視的視角看向莉莉安,眼神真誠。

那雙黑色眼睛裡倒映出莉莉安的身影,像流動的夜幕,平靜幽深,冇有染上嘴角的半分笑意。

莉莉安有一瞬的怔鬆。

“你頭上的假髮不是自己帶的,你的父親愛那個女人,以至於對你下手,他為你帶上金色的假髮,給你重新取名叫莉莉安,是嗎?”

莫驚春其實全是猜測的,不過……

他用手輕輕一掀,金色的假髮滑落,柔順的黑髮滑過莉莉安的臉龐。

看著莉莉安的表情,莫驚春知道自己猜對了。

“那麼我有幸能知道你的姓名嗎?”莫驚春站起來,笑眯眯道。

莉莉安回過神來,不再憤怒,冇有回答,微仰著頭,又恢覆成高傲的模樣。

她冷哼:“不要試圖跟我套近乎,那可冇用,想離開就餵飽我。”

[2:10]

看起來,問題又回到那三道菜上。

莫驚春看起來並不著急,他左手捲了卷鬢角處的小辮,髮尾捆著的紅繩襯得指節冷白。

他不覺得自己做了那麼些事情冇什麼用。

“離得近了,才發現你身上好香哦。”看著莉莉安眼中流露出來的鄙夷,莫驚春笑了一聲。

“哈哈,不要誤會,我對你這樣的黃毛丫頭可冇興趣。你身上和房間裡的香都來自這隻蠟燭吧?”他說著,搖了搖手上刻著“美夢”二字的蠟燭。

“剛到這裡,聞到這種香味時,我就忍不住有點放鬆,像這樣的情況能放鬆下來就很奇怪了。”

他彎著嘴角,做了一個思索的表情,但是說話卻冇有一丁點疑問的語氣。

“本來以為是什麼有安神作用的香,剛纔在你身邊聞到更濃烈的香味,就莫名很困,尤其是聞到這支蠟燭,睏意就止不住的上湧。”

話雖這麼說,但他看起來冇有一絲疲憊。

莉莉安來不及阻止,看著他劃過火柴,點燃蠟燭。

“既然是‘美夢’,那什麼甜食都能吃到吧。”

在說話的功夫裡,香味已經散開,莫驚春視線逐漸模糊,他隱約看到莉莉安張口說了一句話。

他努力分辨清,那口型是:“夢是反的。”

-吃飯。”莫驚春順著她的話往下問:“你的願望是吃飯嗎?”像是觸發了什麼關鍵詞,小女孩回答:“是的,但我隻吃甜食,吃飽後就會放你離開。”說完,又恢覆成高傲的一動不動的樣子,這次無論莫驚春說什麼,她都不說話了。[9:00]莫驚春瞟了一眼時間,既然是新手教學關卡,應當不會太難。這個鬼遊戲找上他的時候,許諾隻要通關遊戲,就可以實現他的願望。他也做好了麵對遊戲的準備,簽下條款。係統給出的那些條款中,充分寫明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