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對弈

26

一個頭。她皺了皺眉,既而舒展,一揮長袖。地下不見人影,隻得一枚碎成兩半的象牙子,上麵刻了一個字——齊。“小姑娘,我問你名字,你又不回答我,一天到晚不說話,約莫是個小啞巴?你若冇名字,我來給你取一個,我見你整日抱著棋盤,那便叫弈好了。”“我給你和素素帶了秋爽齋的桂花糕,你再不來吃可就冇了”“弈,我見你如此愛棋,你那棋盤又少了子,便找人給你做了一副新的。”“弈”……一滴淚劃過臉頰,落在紅裙上,染出了一...-

【一】

季初第一次見到弈是在一個雪天,那場雪特彆大,蘇蘇養的小黃狗跑出去冇一會兒就成了一個龐大的雪糰子。雪下了三天三夜,深至膝蓋,直到第四天時才變得柔和,在家待的太久,他便約上顧衍去汀蘭閣喝酒,他就是在去汀蘭閣的路上遇到的弈。有時候他會想,若不是她穿了件紅衣裳,怕是自己也不會發現還有個小丫頭倒在雪地裡。酒冇喝成,倒是撿了個小姑娘。

“你那盤棋還冇下完?”他倚著亭柱,拋著手中的桃咬了一口。

小姑娘皺了皺眉,將棋盤上的一子移了一格。

“缺一枚子。”看都不看他一眼,隻是淡淡的說道。

剛撿到之時,她便抱著一個碩大的木製棋盤,上麵還有零零散散的棋子,像被粘在上麵一樣,他曾趁弈不注意之時碰過,根本動不了,弈卻可以輕易移動,怕是有什麼他不曉得的機關。

小姑娘大概十五六歲,卻不愛說話,剛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撿了個小啞巴,想著倒也冇什麼,就是怪可憐的,結果人開口第一句話就是罵他聒噪。

“我都要離家了,一走就是好幾年,你啊,也彆一天到晚的玩你那棋盤了。有什麼好玩的?”他起身不知從哪兒折了枝桃花,敲了敲她的頭“多和素素聊聊天,出去轉轉。這京都城的街上,豈不比你那棋盤好玩?”

弈抬起眸子,不耐煩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拍開了他的手,然後收起了棋盤,站到他的麵前,定定的看著他,聲音輕得像一陣風“我與你同去。”

季初挑了挑眉“我去打仗,你也去?去給我洗衣做飯,還是疊被暖床?”他抬摸了摸她的頭,輕笑道“你呀,就好好待在家裡,等我凱旋歸來,帶你和素素去吃大餐。”

“我與你同去。”她認真的看著他,似乎並未聽清他說的話,語氣間流露出的是死水一般的沉靜,是通知,不是商量。她說完不等季初回話,便抱著棋盤走了。陽光之下,那飄遠紅裙紅得似乎像是血染的。

【二】

“你怎麼來這兒的?”他頗為頭疼地看著麵前的弈,在一眾將士們好奇地並且夾雜著興奮的目光下,把小姑娘拉進了軍帳,剛走進去,身後就開始嘈雜起來,不用聽,他都知道這群人在說什麼。

“我說過我與你同去。”她抱著棋盤站在那,讓他無可奈何。“既然你都有辦法來。想來,我給你送回去也是不行。你彆亂跑,很危險的。外麵的群說的話,你就當冇聽見,知道?”

“嗯。”她點了點頭。

是夜。

“將軍有人潛進來了!”手底下一個士兵氣喘籲籲的來報。

“抓到冇?”

“冇有!有人說看見往大帳那邊去了,已經有人去追了,那個姑娘——”

“什麼!”他心下一驚,未等他話說完,便急忙跑了出去,像一陣風。

“弈!”推開軍帳的布簾,便見一個黑衣男子倒地,一枚棋子穿過了他的頭顱。

滿地插眼的紅,她裙子那樣的紅。

她若無其事的坐在桌前下棋,“怎麼了?”她抬眼看他,卻並未解釋。

季初張張嘴卻發不出聲,最後隻是垂眸遮住眼底複雜的情緒,再看她時笑著說,“冇事,夜深了,早些睡吧!”

“嗯。”她放下棋盤,走到他跟前,第一次笑了。

“我的棋快找回來了,這一盤終於要下完了。”

【三】

總是在輸,一場又一場的輸。季初愧疚的看著手下疲憊不堪的士兵。這麼多年一起出生入死的人,一個又一個在他麵前喪了命。這次燕國來勢洶洶,早有準備,每次都能屢出奇招,看破他的計謀,似有神明相助。從來冇有過,從來冇有過陷入如此被動的境地,也從來冇有過一次一次的輸,他曾不敗的神話成了笑話。

他坐在那,把臉埋在了手裡,默默的消化著,那些湧上心頭的情緒。他是將,他若是怕了,那底下的人又該如何?

“把傷口處理了吧,還有仗要打。”一隻手端著杯水送至麵前,他抬起頭,看著來人,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倒頭一回見你這麼關心我。”

她定定的看著他,也笑了“還會輸的,你想放棄了嗎?季初?你註定是失敗的那個人。齊註定亡。”

夕陽之下,落日的餘暉,為了二人,拖出了長長的影子,長戟兩側,一線之隔。那像一道永遠都跨不過去的淵。

【四】

“想起來了?”金殿之上,她坐在高高的椅上,看著跪伏著的他“可認輸?”

他全部都想起來了,所有的一切。

他不過是戰神棋盤上的一棋子罷了,常年在棋盤之上,清冷的戰神殿中,人間繁華煙火氣讓人嚮往,一日日的,被挪來挪去的日子也讓他厭煩,他與其他棋子傾訴。可他們說他們為棋子便隻該做棋子的事,他不解,他厭煩,他想要去人間,去那個他所渴望的世界。於是他與戰神打了個賭,賭他下界後可以改變本該應有的命運,他可以贏她,轉敗成勝。她聽了,看了他一眼,揮揮手,自此賭局成。

“果然,無論在哪都不過你手中一子罷了。天下勝負,由你斷,旁人更改不得。”他抬頭掃視了一圈這冷冰冰的大殿,笑了“不過這也夠了,人間走了一遭,嚐了愛恨的滋味,總比一生於棋盤上的的好。”

“你可真可悲啊。”他補充道“天地為局又如何?玩弄人心又如何?不過是被困於職位上的,冇有感情的殼兒罷了,戰神殿下,此去一彆,我輸的無悔。”他直起了腰,重重彎下,給她磕了一個頭。

她皺了皺眉,既而舒展,一揮長袖。

地下不見人影,隻得一枚碎成兩半的象牙子,上麵刻了一個字——齊。

“小姑娘,我問你名字,你又不回答我,一天到晚不說話,約莫是個小啞巴?你若冇名字,我來給你取一個,我見你整日抱著棋盤,那便叫弈好了。”

“我給你和素素帶了秋爽齋的桂花糕,你再不來吃可就冇了”

“弈,我見你如此愛棋,你那棋盤又少了子,便找人給你做了一副新的。”

“弈”

……

一滴淚劃過臉頰,落在紅裙上,染出了一片深色,她抬手擦了擦臉,依然是麵無表情。

他說的對,神本該就冇有感情。

-”看都不看他一眼,隻是淡淡的說道。剛撿到之時,她便抱著一個碩大的木製棋盤,上麵還有零零散散的棋子,像被粘在上麵一樣,他曾趁弈不注意之時碰過,根本動不了,弈卻可以輕易移動,怕是有什麼他不曉得的機關。小姑娘大概十五六歲,卻不愛說話,剛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撿了個小啞巴,想著倒也冇什麼,就是怪可憐的,結果人開口第一句話就是罵他聒噪。“我都要離家了,一走就是好幾年,你啊,也彆一天到晚的玩你那棋盤了。有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