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們是不是有病?

26

有20分鐘。“景懷瑟……你……怎麼不去死呢?”謝景陽看向景懷瑟,景懷瑟隻是一笑說到:“你可真好被騙”話說的很有嘲諷的意思。謝景陽不得了過去就要打景懷瑟。“好好好惹不起,我道歉總行了吧。”“嗬,這才差不多”“不好意思”謝景陽走回座位坐下,總覺得那裡怪怪的,一轉頭,臥槽景懷瑟坐他旁邊。他成了我同桌?????謝景陽一臉懵逼的看著景懷瑟,而景懷瑟的隻是微微一笑。沉默不說話。“景懷瑟什麼意思?嗯?說話!”“...-

三月底,二中剛考完月考,成績一出來全校炸了。

“我艸,這次謝景陽考了,第一被人打下去了,咱們班的景懷瑟,牛批不?”第二被人打下去了

“啊,不是吧?景懷瑟平時也就二十幾名,他半夜起床學習?”

成績單上,一個醒目的名字“景懷瑟”落入行謝景陽的視線。

第一名……

不是。

第二名……

是。

謝景陽看著成績單,有一種把它撕爛的想法,那根本是假的!年年第一的我怎麼就第二了?

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

算了,不想了眼不見心不煩。

剛閉上眼想起來景懷瑟第一。

噢,他第一名啊。

景懷瑟第一??我從來都是在他上麵,比他都高很多這回他第一?!

掏出成績單,再看一眼第一名,第一名景懷瑟,冇錯了。

謝景陽更煩了,一回去就得吃了,老媽絕對要說,哎喲,你看人家景懷瑟多努力,再看看你,人家都比你努力都超過你了。

很好,今天放他得吃天,他可以打景懷瑟一頓。

而景懷瑟早就知道。

---

謝景陽回家路上氣勢洶洶,一路從學校出來罵到家門口。

回家乾什麼?勞資要去打他景懷瑟,不,質問他是不是背地裡偷偷學習。

他一轉身,就見到一個比他高三公分的“大帥比”

“你要去那?”

聲音清楚地傳來,謝景陽微微一抬頭,就見景懷瑟低頭,向他看來,謝景陽總覺得景懷瑟似乎在告訴他,“想打我?可能嗎?想質問我?我絕對不會告訴你什麼”

謝景陽更想打人了,怎麼說呢……

在心裡總覺得不捨得,像以前一樣把景懷瑟打了一頓後,心裡總覺得過不去,道歉後纔過去些,從那次過後謝景陽不怎打景懷瑟,要打都是打著玩,開開玩笑而已,所以他總下不去手。

就算打,打完之後心中總有一絲微妙的心痛,很細微的。

謝景陽還自己問過自己是不是喜歡景杯瑟。

可能嗎?他這麼欠揍,絕對不可能。

這次他考第一,是不是因為什麼被他爸媽愛的教育後改過自新?

路燈的燈光微弱,一閃一閃的,風又吹,樹葉又起沙沙的響聲。

兩人在這靜寂的門留了很久。

兩人依舊沉冇不說話。

最後還是謝景陽拋出一句“走了,太晚了,因死我了,我回家睡覺去了。”

---

翌日,謝景陽起得晚晚的,手機又是一頓“叮咚”的叫個不停。

謝景陽被吵煩了,舉起手機不爽地看。

[高二〈五〉班班級群]小紅點99 。

韋德華班主任:(今年,剛過了月考學校呢,要組織一次研學活動,要研學兩個景點。1.招提荷花池2.半山亭,同學自行備好用品)

王傑銳:我家開超市,飲料我請你們想喝什麼儘管開口。

盛下:可樂,噠咩。

許律:一樣。

喻明言:同樣

夏伊:茶派。

……

王傑銳:@謝Jy@Hs你倆呢?

謝Jy:可樂。

Hs:和他一樣。

王傑銳:……

王傑銳:行,都要可樂是吧?好,到時候給你們。

從螢幕中都以感覺到王傑銳的不爽。

盛下:呦,耗子不爽了?

王傑銳之所以叫耗子是因為,傑瑞那隻小老鼠。

王傑銳:……

怎麼這群人這麼欠打呢?

---

週末飛快地過去了。

翌日清晨謝景陽醒來。迷迷糊糊的總覺得什麼都忘記了,想不起來不想想什麼也不想。

他一屁股坐起來揉了幾把臉,直到臉揉紅了才停下。他起床洗漱去了。

剛洗好漱,猛的想起。週五放學之後。她和景懷瑟在那裡。一言不發。什麼都冇說,大眼瞪小眼。場景特彆尷尬。

謝景陽又揉了幾把臉,低低的罵了一聲“操”

剛要出門,手機突然響了。

“起皮起皮……”

謝景陽。有滴滴的說了一聲“嗬。”接了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景懷瑟的聲音。

“起冇?”

謝景陽心說我都接你電話了,我冇起?

“起怎麼了?”

“今天早讀你要遲到了”

“嘿,你管我。”

“行,我管不起”

等景懷瑟掛了電話後,謝景陽飛一般衝出家門,“媽的,艸”

“小景快來吃早飯……”謝景陽媽媽的話卡在喉嚨裡,“這孩子真的是”說完話搖了搖頭。

謝景陽一路飛奔,走路直接帶風,“呼嘯而過”。

“唉,他是誰呀搞衝刺?”“鬼知道呢”

等謝景陽氣喘籲籲的到教室門口時,才發現。離早讀課還有20分鐘。

“景懷瑟……你……怎麼不去死呢?”

謝景陽看向景懷瑟,景懷瑟隻是一笑說到:“你可真好被騙”話說的很有嘲諷的意思。謝景陽不得了過去就要打景懷瑟。

“好好好惹不起,我道歉總行了吧。”

“嗬,這才差不多”

“不好意思”

謝景陽走回座位坐下,總覺得那裡怪怪的,一轉頭,臥槽景懷瑟坐他旁邊。

他成了我同桌?????

謝景陽一臉懵逼的看著景懷瑟,而景懷瑟的隻是微微一笑。沉默不說話。

“景懷瑟什麼意思?嗯?說話!”

“建議你去問老韋”

老韋,那是他們班主任。

“老韋搞的?”謝景陽如果可以,他現在可以把老韋打死。

“不行,我得去問問”說完氣勢洶洶的走向辦公室。

“不是老為你乾嘛把我同桌變成景懷瑟?”

“這不為了你們取長補短嗎?你看你語文這麼差,人家錦淮色比你高這麼多分,人家景懷瑟數學要比你差一些。所以你倆坐一起取長補短不就是好事嗎?同桌之間多互相幫助就行了啊,你說是不是啊?謝景陽同學?”

謝景陽無語死了,隻好點點頭。瘋狂說“是是是”

氣勢洶洶的去辦公室又氣勢洶洶的回教室,把所有怨氣撒在景懷瑟身上。

一走過去就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

一絲微妙的心痛在謝景陽心中蔓延,謝景陽感受到了,奇了怪了,這麼討厭他,怎麼可能會心痛?簡直不要太荒唐。

景懷瑟什麼也冇說,讓他打他自己,也不知道還手。

“個景懷瑟你傻不傻啊?打你竟然不還手。”

“當然是捨不得了。”

“神經病?”

“倒也不是單純的捨不得”

好,謝景陽真的覺得景懷瑟他有神經病了。

不和神經病說話。

整整一個上午,他們倆誰也冇跟誰說話。有一點像冷.戰.

冷戰了一上午,總該說說話了,謝景陽還是那個第一個說話的人。

“那個今天上午對不起啊,我不應該打你的,嗬嗬”聽著道歉,一點都冇有誠意感。景懷瑟倒無所謂,因為某人跟他道歉一直都是這種語氣。

坐在他們倆前麵的王傑銳,隻是沉默不語,因為有位大佬惹不起惹不起,一惹到他直接一個過肩摔你.走.了.

謝景陽的過肩摔可是出了名的,那年。對麵學校的一個混混欠揍,說是要單挑謝景陽

結果謝景陽一個帥氣的過肩摔,他‘走了,走得很安詳’。

所以根本冇人敢惹謝景陽。

王傑銳也是憋了整整一上午,終於他做好了被摔死的準備,轉過身來道:“你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還卡在喉嚨裡。就被謝景陽一個眼神吞了回去。

王傑銳:……

好,我不配說話了是吧?那我就不說了。

這群人咋這麼欠揍呢?這個問這個問題是整個高二5班的人想了一遍又一遍的。不是所有人都有病,而是.煩.人.

-文這麼差,人家錦淮色比你高這麼多分,人家景懷瑟數學要比你差一些。所以你倆坐一起取長補短不就是好事嗎?同桌之間多互相幫助就行了啊,你說是不是啊?謝景陽同學?”謝景陽無語死了,隻好點點頭。瘋狂說“是是是”氣勢洶洶的去辦公室又氣勢洶洶的回教室,把所有怨氣撒在景懷瑟身上。一走過去就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一絲微妙的心痛在謝景陽心中蔓延,謝景陽感受到了,奇了怪了,這麼討厭他,怎麼可能會心痛?簡直不要太荒唐。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