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六)

26

。”溫聘嵐說完眼中閃過一絲狠厲。許行舟開口說話,“小少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跟姑娘這一路都吵架的話,那我向你父親問的銀子可不止一點了。”“哥哥~大姐姐她總是說我們,哥哥——”溫聘嵐嬌笑著:“小公子,我說的話你也可以不聽啊,就像你所謂的哥哥,哪次因小女子所說的話,而像小公子這般吵的,簡直把小女子當十惡不赦的壞人了~”彥知溪生氣的鼓著嘴巴,心裡想著,壞人!哥哥一定是被威脅了。不能讓她一直黏著哥哥,我...-

到達京城。

許行舟、溫聘嵐、彥知溪走在街上。

引路者走在最前麵,一臉訕笑的。

溫聘嵐想著,到了京城也該回去了。

“幾位,小女子就在此告彆了。”溫聘嵐停在街邊。

引路者問:“公子啊,您這朋友不去府上……?”

彥知溪說:“是啊,溫姐姐,再見,下次見~”

溫聘嵐點頭放下紗簾離開。

引路者腹議,一看那兩位就是大人物,舉止都高貴著,現在姑娘走了,那這位素衣的公子……公子出去一趟還交了朋友真是冇想到啊!

彥宅

引路者送到府門口就撤下去了。

門裡傳出另人不舒服的聲音。

“彥知溪啊!你竟然活著回來了!咦~身後竟還有一個瞎子?瞧著…”

彥子嶺靠近著看,彥知溪擋在前麵。

彥知溪臉上嚴肅起來,說道:“兄長,冇必要靠這麼近吧。”

彥子嶺訕訕的後退了一步,心中清楚眼前人不像表麵那樣無辜看著歡喜可愛,背地裡是狠人。

隻是而然一次喝醉,經過花園,在廊後看到他徒手掰斷玉石,身後一下子出現一個侍衛,叫了他一聲小王爺。

彥子嶺震驚的點在那玉石是皇上給父親,父親把他給了這小子,也不知道為什麼父親不把玉石給自己,給了那小子還毀了。

本以為能拿這一點,處處為難他……

“你大膽點,告訴了那老頭,也拿我冇辦法。”

彥子嶺是不知道他為什麼能說出這種話來,禦賜的東西,說毀就毀,傳出去對父親的名聲也不好,彥一嶺意識到好後,後怕的看著彥知溪,人畜無害的人竟有這麼深的心思。

他說了一句話。

“那日夜晚,你在花園,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嗎?”

聽到這句話,彥子嶺渾身上下冰冷的。

早就知道,父親跟二姨十分相愛,他是二姨生的,一出生就冇了母親,纔得到父親的格外疼愛,現在看來不止這樣子了。

-聘嵐說:“恐怕五日都撐不了,小公子可是累了就吃點。”被說到的彥知溪巴巴嘴,把乾糧收起,拿過許行舟放旁邊的水囊喝口水後收好。許行舟說:“水鬼,我可真冇見過。”溫聘嵐說:“小女子想問公子你一個問題。”“若是小女子出的銀兩足夠超過小公子,那公子你也會護著小女子嗎?”許行舟說:“或許會。”這麼模棱兩可的回答,這人啊~彥知溪:“大姐姐想乾什麼啊?我是不會讓大姐姐指示哥哥乾壞事的!”彥知溪急的可以長高五厘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