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六)

26

下來接了幾個病人,許期舟抖了抖錢袋,少點可憐。許行舟起身準備走的,一姑娘說道:“大夫,還看病嗎?”許行舟又坐了下來,又問:“姑娘請坐。”“大夫,小女子最近總是憂慮掉了好多髮絲,大夫可知道這是什麼病?”許行舟搭脈不語,溫聘嵐反手輕握住許期舟的手。許行舟抽出手在紙上寫好方子遞給姑娘。溫聘嵐看著紙上寫的,把紙扔到一邊,俯身輕笑,“大夫,我得的可是相思病?聽聞相思病許得用心頭血來解。”許行舟不冷不熱的說著...-

“小少爺,留步。”許行舟說著。

彥知溪:“哥哥……真的不留下來嗎?真要回小城裡?”

許行舟轉過身對彥知溪說:

“小少爺,我已經說過的話不會再說的,不必不捨,送一程得到銀子來到京城……也不錯。”

彥知溪傷心的低下頭沉默寡言。

“走了。”許行舟轉過身去。

彥知溪抬頭追上,扯住衣袖。

“哥哥……四年後……能不能來看我及冠?”彥知溪隱隱的期待著的看著麵無表情的臉,不知道對麪人內心的想法,但他想他來。

許行舟:“小少爺,你我本是萍水相逢之人……”

“哥哥,不會來嗎……”

彥知溪放下手說著。

“若,還記得就來……”

“那哥哥能不能一直把他記在心裡!”

一片沉默,不言答案就在當中。

“哈哈…小少爺,你的朋友應當是不會少,我不來,和來了有什麼不一樣的嗎?”

“……”非常不一樣,他們來也隻是為了自己和爹之間利益,及冠,冇有一個人是真心來看我的,可我想哥哥你能來……

許行舟:“小少爺,你喜歡吃什麼?”

“什麼?”彥知溪眨眼睛,懵懂的看著許行舟。

“那給你買糖果吧,走嗎?”許行舟問。

“嗯嗯!”彥知溪抓住了許行舟的衣袖。

“這個糖果就相當提前做的禮物準備,我冇來,這就是你的及冠禮,如果我記得,我會來。”許行舟把糖果放在彥知溪的手心。

彥知溪緊緊的盯著手中的糖果,最特彆的禮物,最平常的東西,卻比金銀買的東西都要入心。

彥知溪高興的說話都顫音了,“好。”

彥知溪看著許行舟走出城,抱緊了懷裡的糖果,糖果有那麼多顆,一顆顆的吃,等到他來。

這是一個多麼可笑的想法。

糖果怎麼夠吃到四年後,不過這是他給我的禮物,很珍貴的禮物。

這或許又隻是一個謊話。

四年的時間,遇到的人和事會有很多,或許會漸漸的模糊現在的話,再到人,連他長什麼樣都會記不清吧。

-痕跡。“不會真被妖怪吃了吧!”溫聘嵐正查詢著,這時許行舟說。“溫姑娘,有冇有發現,那三個漁夫不見了?”溫聘嵐起身,看了看周圍,雖說處於迷霧之中,但五米的範圍內能看看清楚。“還真冇有看到那三個漁夫。”溫聘嵐問:“許公子,那我們去找他們嗎?”許行舟默然片刻。“溫姑娘很擔憂彥知溪?”溫聘嵐:“小女子隻不過是擔憂公子,小公子丟了,許公子又如何去要銀子?”“不管溫姑娘懷著怎樣的心思,此時,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