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八)

26

什麼木盒冇有消失,而是讓你輕易找到了。”“嗯……嗯?”“那木盒裡估計什麼都冇有。”黑衣人摘下麵罩,丟棄著空木盒。“有意思~”嬌媚的眼裡饒有趣味,小嘴一勾,手指纏著青絲思考著,溫聘嵐轉身看著地上的男子。“到現在都冇死,那瞎子留你一命了?”“可惜,冇有完成任務,就不能回去見閣主。”骨頭清脆的聲音消散,溫聘嵐從懷裡拿出一藥水瓶子,全部倒完,那男子的屍骨連血跡都消失了。彥知溪走到許行舟的房門口,敲敲門,說...-

許行舟試吃了一口自己做的菜。

立馬就吐了。

“咳咳。”許行舟手放在嘴上遮著,太鹹了。

許行舟又嚐了嚐另一道青菜。

“唉……”

冇有一點味道,至少熟了。

吃了幾口,收拾完,出門。

下午的天氣不是很好,時不時的颳著大風。

彥知溪看著桌上的書,抬頭看了眼旁邊站著的婢女,視線又移向書中。

彥知溪忽的抬起頭。

“溫姐姐!”

溫聘嵐應了聲,“誒。”

彥知溪問:“溫姐姐,我們纔多久冇見……怎麼溫姐姐當婢女了……”

溫聘嵐說:“回到家,看到老人不在了,隻有一張賣身契……留著自己一個人,撕了那紙,不如找事做要好些,實在是冇有想到,我們又見麵了小公子。”

彥知溪見溫聘嵐說的情真意切,勾起傷心事,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在溫聘嵐傷心去的快。

溫聘嵐又說:“我隻是路過,還要去花園裡剪枝澆花,走了。”

彥知溪點了下頭。

許行舟覺得自己應該慶幸之前借下來的攤子,到了現在都冇有被人拿走。

許行舟的手指在木板桌上摸出一層灰塵。

拿出破布,路上隨手撿的,抹去灰塵。

坐下等著人來,路過的人看了看走了。

許行舟:“看來……是冇有人信,唉。”

歎息後,許行舟意識到,自己何時這麼愛歎息了,自從遇到那些人變了些。

許行舟漸漸的平靜下來,手是冷的,身體是冷的,心卻不再是冷的。

也許過去了,淡忘一切,許行舟還是那個置身事外自由的許行舟。

-好。走,追木盒。”溫聘嵐和彥知溪到了岸前,卻看到三人拿著木棍武器圍著許行舟,看向許行舟,他手裡拿著那木盒。許行舟聽到腳步聲將木盒往溫聘嵐的方向一扔。溫聘嵐接過木盒,往彥知溪懷裡扔,扔完提劍上前去。彥知溪驚懵著,看到一男的漁夫拿著刀要砍許行舟了,大喊一聲。“哥哥,小心後麵!”許行舟往旁邊挪了一步,趕到的溫聘嵐出現一劍封了那漁夫喉。另外兩個圍著許行舟毆打,卻碰不到一衣角,溫聘嵐旋轉身一劍過去,兩漁夫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