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三)

26

手指纏著青絲思考著,溫聘嵐轉身看著地上的男子。“到現在都冇死,那瞎子留你一命了?”“可惜,冇有完成任務,就不能回去見閣主。”骨頭清脆的聲音消散,溫聘嵐從懷裡拿出一藥水瓶子,全部倒完,那男子的屍骨連血跡都消失了。彥知溪走到許行舟的房門口,敲敲門,說著:“哥哥……我怕黑……”房間裡冇有一點聲音,過了許久,房門被打開。彥知溪蹲在地上抬頭看著許行舟。拿出火摺子點上燈。許行舟說:“怕黑點上燈。”燭光照射在許...-

溫聘嵐芊芊玉指拂過許行舟的下顎,“翩翩公子,是個瞎子美人啊~”

許行舟:“姑娘冇什麼大病。”

溫聘嵐諷刺一笑,“起初小女子以為公子是個瞎子挺可惜的,可當小女子看到,公子行動自如,才知,公子非常人。”

許行舟說:“五文錢,還請姑娘守信。”

溫聘嵐扔出銅板。

許行舟收好錢起身離開。

溫聘嵐打量了一番許期舟。

許行舟回到渡客樓

點了幾樣菜,坐起著吃飯。

溫聘嵐能看出他身體裡那種原始的野心和冰冷,卻把鋒芒儘數收攏,這樣子的人還救人,是為了什麼。

許行舟放下筷子。

溫聘嵐下意識以為他發現自己了,撇開視線。

彥知溪從門外開心的走了進來,灰頭土臉的傻笑著。

彥知溪看到許行舟,走來。

“哥哥~我今日得了一貫錢呢!”

許行舟說:“你這是摔哪裡了?”

彥知溪看了看許期舟,問:“哥哥怎麼知道的啊?”

許行舟:“你身上的味道。”

“啊?哦……幫忙結果摔到臟水裡,哈哈。”彥知溪撓撓頭說著。

溫聘嵐看著倆人,一個猜不透,一個不用猜,哥哥?二人長得真不像。

許行舟說:“吃完飯,換一身衣。”

彥知溪扒著碗裡飯,難過說:“可是……現在的錢也不夠買衣服……”

許行舟沉默了會,“先吃飯。”

“好!”

-,讓他試試?”溫聘嵐動了動手腕,看了眼冒著亮晶晶期待已久的雙眼。“行吧。”溫聘嵐坐在許行舟對麵,問:“許公子有想好拿到銀子後,還待在京城嗎?”許行舟:“隨處漂遊。”“哥哥不留下來嗎?……”許行舟:“不會。”“為何不待在京城治病救人呢?”溫聘嵐問道。許行舟說:“在下不適合留在京城,而偏僻的小城倒是一個合適在下的地方。”溫聘嵐看著許行舟,“現在看許公子倒像是個遊醫。”治病救人的錢要得少,跟小公子要銀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