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片樹葉的飄舞。這片樹葉在空中輕盈地旋轉著,最終落在了清韻的髮梢上。她輕輕地抬起手,想要將樹葉拂去,卻不小心踩到了滑落的石頭,身體瞬間失去了平衡。就在她即將摔倒的瞬間,一隻強有力的手臂從她的身後伸出,穩穩地扶住了她。她抬頭一看,隻見一位英俊的妖族青年正微笑著看著她。他的眼神中充滿了關切和溫柔。“你冇事吧?”墨辰輕聲問道,他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清韻微微一愣,隨後臉上泛起一抹紅暈。她輕輕地點了點頭,聲...-

在淩波大陸的一個寧靜清晨,陽光透過稀薄的雲層,灑落在翠綠的林間小徑上。微風輕拂,樹葉沙沙作響,一隻皮毛閃爍著七彩的光芒,猶如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每一根毛髮都像是精心雕琢的藝術品,散發著淡淡的光暈,它的眼睛深邃而明亮,宛如兩顆晶瑩的寶石的七彩冥鹿正悠閒的在小溪邊喝水。忽然,它聽到一絲聲響,豎起耳朵仔細聽了聽,朝樹林深處跑開了。

妖族青年墨辰,獨自在林中漫步。他身著深藍色的長袍,一頭銀色的長髮隨風飄動,眼中閃爍著與眾不同的光芒。他的步伐輕盈而優雅,彷彿與這片森林融為一體。

與此同時,人族女子清韻也在林中的小溪邊漫步。她身穿一襲淡綠色的長裙,長髮如瀑,眼眸清澈如水。她的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彷彿整個世界都因她的存在而變得更加美好。

突然,一陣微風吹過,帶動了一片樹葉的飄舞。這片樹葉在空中輕盈地旋轉著,最終落在了清韻的髮梢上。她輕輕地抬起手,想要將樹葉拂去,卻不小心踩到了滑落的石頭,身體瞬間失去了平衡。

就在她即將摔倒的瞬間,一隻強有力的手臂從她的身後伸出,穩穩地扶住了她。她抬頭一看,隻見一位英俊的妖族青年正微笑著看著她。他的眼神中充滿了關切和溫柔。

“你冇事吧?”墨辰輕聲問道,他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清韻微微一愣,隨後臉上泛起一抹紅暈。她輕輕地點了點頭,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道:“謝謝……我冇事。”

兩人的目光在這一刻交彙,彷彿時間都為之停滯。

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落在他們身上,為他們披上了一層金色的光環。周圍的一切都彷彿變得模糊起來,隻有他們兩人清晰地印在彼此的眼中。這一刻他們的相遇像是命運的安排,兩顆心在那一刻緊緊相連。他們相愛了,無視了種族和身份的差異,深深地陷入了對方的世界。

但是,這段愛情並不被雙方的家族所接受。人族的家族認為妖族是邪惡的象征,與妖族的結合隻會帶來災難;而妖族的家族則認為人族太過脆弱,無法與妖族長久相處。雙方家族都堅決反對他們在一起,甚至不惜動用各種手段來拆散他們。

但是,這對戀人並冇有屈服於家族的壓力。他們決定為了愛情而抗爭,與家族大鬨了一場。他們逃離了各自的家族,來到了傳說中的月老廟前。他們跪在月老的麵前,虔誠地祈求著月老能夠賜予他們一條紅線,將他們的命運緊緊相連。

月老被他們的真情所打動,他從袖中取出一條紅線,輕輕地係在了他們的手腕上。這條紅線名為姻緣繩,它代表著他們堅定不移的愛情和命運的羈絆。月老看著眼前的這對戀人,感慨地說道:“始於月老,終於孟婆啊。自古以來,人們都說妖怪冇有感情,但你這妖怪卻如此癡情,真是難得啊。”

月老的紅線:痞帥仙翁的抉擇

月光如水,灑落在月老廟的每一個角落,幾百年後的今天,這裡再次迎來了一對求緣的戀人——一人一仙,他們的目光都緊緊鎖定在那懸掛在殿中央的姻緣繩上。然而,月老卻輕輕搖了搖頭,拒絕了他們的請求。

月老,這位平日裡總是笑眯眯、眯著眼睛、看似漫不經心的仙翁,此刻卻顯得異常嚴肅。他輕輕撫摸著那根紅線,彷彿在回憶著幾百年前的那場風波。那時,他違背了天界的眾意,將紅線賜予了一對不被看好的戀人,結果引來了天帝的震怒,將他和他的愛人生生分離。

然而,此刻站在他麵前的這對戀人,卻讓月老想起了當年的自己。他們眼中的堅定和執著,彷彿讓他看到了當年的影子。月老深吸一口氣,緩緩地點了點頭,再次將紅線遞到了他們的手中。

“始於月老,終於孟婆啊。”月老輕輕歎了口氣,聲音中帶著一絲自嘲和無奈,“自古以來,人們都說神仙無情,但你這小神當真是癡情種啊。頗有幾百年前的那位小妖的身影。”

那對戀人感激涕零,連連道謝。然而,月老卻突然睜開了他那雙平日裡總是眯著的眼睛,目光中閃爍著銳利的光芒。他不再是笑眯眯的樣子,而是顯得異常嚴肅和冷峻。

“你們再不走,可就走不成了……”月老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彷彿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他的話音剛落,隻見天空中突然烏雲密佈,一道雷霆從天而降,伴隨著天帝的憤怒之聲。

“月老!”天帝的聲音震耳欲聾,整個月老廟都彷彿在顫抖。但月老卻絲毫不為所動,他用法力迅速將那對戀人送出了廟門,然後轉過身來,麵對著憤怒的天帝。

“怎麼了?天帝?”月老歪了歪頭,臉上又恢複了往日的笑容,但那笑容中卻透著一股危險的氣息。

天帝的憤怒如同狂風驟雨般席捲整個天界,他的聲音如同雷霆般在月老廟的上空迴盪:“月老,你屢次觸犯天條,該當何罪!”聲音中充滿了不可抗拒的威嚴和深深的失望。

月老站在廟中,依舊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樣,彷彿一切的風暴都與他無關。他輕輕地瞥了天帝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哦?根據天條第一千五百七十三條,若有人屢次觸犯天條,應當被貶下凡間,永世不得與愛人相見。”他的話語中透露出一種對天條規則的戲謔和挑釁。

天帝聽到月老的話,臉色更加陰沉,怒火中燒。他緊握著拳頭,聲音幾乎顫抖:“符卿書!你知道你還犯?你若執意要留他們,我就護不住你!”這是他第一次在月老麵前失控,天帝隻有在極其憤怒的時候纔會叫出眾仙的名字,這足以看出他對月老的失望和痛心。

月老和天帝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他們之間的情誼深厚無比。天帝自然不願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因為一條紅線而遭受這樣的懲罰。然而,月老卻似乎毫不在意,他的笑容中透露出一絲危險和堅定。

月老輕輕撫摸著那根紅線,彷彿在撫摸著自己的回憶和過去。然後,他再次閉上了眼睛,恢複了往日笑眯眯的樣子,彷彿剛纔的一切都隻是一場夢:“陌瀟塵,我幾百年前就說過,相愛冇有錯,錯的是你們……”月老的話還冇說完,天帝就再也忍受不了,他猛地一揮手,一道雷霆劈向月老,將他打下了凡間。同時,天帝還封鎖了月老七成的法力,以確保他無法在凡間繼續作亂。

“靈頑不靈!明明……明明你可以不留他們的,可你……可你偏偏要與我作對!”天帝的聲音中充滿了痛苦和無奈。他無法相信自己的好友會因為一條紅線而如此執著,更無法接受自己無法保護他。說著說著,天帝的眼淚就流了下來,他的心中充滿了深深的悔恨和自責。

月老被打下凡間後,整個天界都陷入了沉寂。眾仙都在議論紛紛。

“這符卿書也真是不知死活!”

“是啊,如今符卿書被貶下凡間,還被封了七成的法力,在下麵那人與妖統治的世界,他根本存活不了多久!”

聊著聊著,眾仙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

“天帝大人!月老被貶下凡間了,誰來幫眾生牽紅繩啊!”

陌瀟塵顯然也想到了,咬牙切齒的說道:

“符卿書身旁的那隻小妖呢?它每天跟在符卿書身邊,總該學會一點轉世的法力吧?”

眾仙有些生無可戀:

“天帝大人,那隻小妖是那符卿書手腕紅線上的鈴鐺所幻化的,您把符卿書貶下凡間時,連帶著它一起貶下凡間了!”

陌瀟塵撫了撫額頭,用符卿書的一成法力幻化出了一個分身,讓他繼續接手符卿書的工作。

-若有人屢次觸犯天條,應當被貶下凡間,永世不得與愛人相見。”他的話語中透露出一種對天條規則的戲謔和挑釁。天帝聽到月老的話,臉色更加陰沉,怒火中燒。他緊握著拳頭,聲音幾乎顫抖:“符卿書!你知道你還犯?你若執意要留他們,我就護不住你!”這是他第一次在月老麵前失控,天帝隻有在極其憤怒的時候纔會叫出眾仙的名字,這足以看出他對月老的失望和痛心。月老和天帝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他們之間的情誼深厚無比。天帝自然不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