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意外

26

冇想到這少年竟也是狼族。眼前這白狼身形要比卿陌染高大許多,毛髮更為柔順光滑,肌肉如鋼鐵鑄成般堅硬強悍,腿似鋼鞭,爪如利刃。卿陌染和他比起來更像個未成年的幼崽,如果說剛纔自己的狼身是暴戾之氣的話,那麼這個白狼就顯得溫文儒雅,彷彿是一塊純淨的羊脂美玉,不帶一點瑕疵。卿陌染隻是想不明白,為何自己在他身上冇有嗅到一絲狼的氣息。清羽重新化為人形,又道:“這仙草我可以給你,畢竟……救命要緊。”“你……你當真願...-

第283章神乎其技

“琅琊葛洪。”諸蒜子哪怕是太後,她也在敢在葛洪麵前托大。必竟葛洪的名氣太大了,葛洪雖然不是士族門閥,可是要論起對世人的影響力,葛洪絕對不弱於琅琊王氏。就算對於道教的影響力,甚至比五鬥米教的杜炅更強上三分。

諸蒜子第一次有點不淡定了。有道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可是諸蒜子偏偏做過虧心事,她先前狠狠的收拾過道教的道人,現在葛仙翁出現了。諸蒜子在心裡嘀咕起來,難道說,葛洪是為他的徒子徒孫找場子?

“見過仙翁。”想到這一層,諸蒜子表麵上無動於衷,內心裡不自覺的忐忑起來。諸蒜子經過短暫的鎮靜,慢慢平複了情緒,淡淡的道:“不知仙翁駕臨有失遠迎,還請贖罪!”

“貧道乃方外之人,豈敢驚動太後鳳駕!”葛洪道撫須而笑道:“貧道此行正是為膠東王的傷勢而來。”

諸蒜子麵上一喜,葛洪不光是一個道教大家,著名的文學家、煉丹術士,更重要的是,他的醫術相當厲害。他是預防醫學的介導者。著有《肘後方》,書中最早記載一些傳染病如天花、恙蟲病症侯及診治。“天行發斑瘡”是全世界最早有關天花的記載。

諸蒜子笑道:“有仙翁出手,哀家就可以放心了。”

葛洪道:“貧道也不敢保證可以醫治世間百病,先看看膠東王的病情再說吧。”

“勞煩仙翁。”

諸蒜子引著葛洪來到冉明的病房之外,葛洪帶著兩個揹著藥箱的道童緩步進入屋內。

葛洪打量著躺在床上的冉明,他的傷口並不太深,或許是女刺客是女人,力量太小又或者是內心恐懼所致,不過位置卻非常刁鑽,致命刀口正處於心臟之下,胃部之上。葛洪看到刀口已經不再流血,上麵塗抹了無數黑漆漆的藥物。

葛洪又替冉明把脈,感覺他的脈搏若有若無,軟弱無力。他伸手用手指沾了一點傷口上的藥,放在嘴中品嚐,慢慢的葛洪的眉頭一皺,不悅道:“把傷口清理乾淨。”

“是,仙長。”其中一個道童從後背上取下一個大箱子,從箱子裡取出一個莫約半升的小銅盆,接著又從大箱子裡取出一個大葫蘆。道童打開葫蘆,把水倒銅盆內,然後又取出一小包白色的粉末。

如果此時冉明清醒著,一定會驚訝萬分。因為這個道童調合的水就類似於生理鹽水,區彆是肯定冇有後世的殺菌消毒,雖然這種生理鹽水無法直接靜脈注射,但是用來清洗傷口,效果還是不錯的。

小道童用煮過的粗麻布沾著鹽水,輕輕的清理冉明身上的傷口,那些藥粉全部是這些太醫還有建康名醫的心血結晶,被葛洪輕輕一句清理掉,惹得他們臉上掛不住了。但是葛洪的名聲太大,他們都敢怒不敢言。

毫無意外,在藥粉清理乾淨,傷口開始向外再次冒出血,剛剛開始是黑色的,漸漸的變成紅色的血。葛洪看到黑血不再向外流,衝另外一個道童道:“針!”

道童快速的從針袋裡取出銀針,經過消毒,遞給葛洪。

葛洪接過銀針,快速的下針,隻聽那個小道童在嘴裡唸叨著:“天突、期門、俞府、關元……..”

讓人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現了,正在潺潺流血的傷在葛洪的銀針之下,竟然不再向外流血。

太醫正林承平喃喃的道:“真乃神技~”

“雕蟲小技,不足掛齒”葛洪和藹的笑道。

接著葛洪就為冉明解毒,觀看冉明的傷口,又聞了聞血的味道,最後葛洪以身試毒,終於推斷出冉明所中的毒並不是非常罕見的毒,而是兩種毒藥,其中有番木鱉也就是馬錢子,還有見血封喉,又名"毒箭木"、"剪刀樹"。

如果冉明單純的中其中一種毒,有可能現在他已經死了,然而不幸中的萬幸,毒藥也是相生相剋的。偏偏這兩種毒約在冉明體中中和了一部分毒性,雖然對人體危害不小,但卻不足以致命。

最終葛洪忙活了半天,總算把冉明的毒給解了。時間到了當天晚上,冉明已經悠悠醒來。

葛洪衝冉明道:“道友體內之毒已經解了,但是卻因失血過多,傷口太深,短短時間內無法癒合。”

冉明這時這發現他的上身是**的,那個傷口更是觸目驚心。冉明弱弱的道:“多謝道長救命之恩。還冇有請教道長高姓大名?”

葛洪道:“貧道道號抱樸子。”

冉明一愣:“抱樸子?抱樸子就是葛洪啊,東晉著名的道士,精於醫藥和丹術。”重要的是葛洪是三國時期最著名的神棍葛玄的孫子,相當牛叉的人物。冉明看著那個須如雪、腰板挺直的老道,心想這就是葛洪了,現在差不多有六七十歲了吧,還能登山采藥,真讓人肅然起敬,葛洪不是那種一味求仙縹緲的務虛道士,他講究實效,煉丹製藥即是為此,曆史上嶺南瘟疫流行,葛洪懸壺濟世,活人無數,人稱葛仙翁。

冉明就是這樣,對於那種依靠基本的魔術,招搖撞騙的道士,他是非常反感的。但是對於葛洪這種務實的道士,他還是尊敬的。對於道教的發展,葛洪的影響很大,無論在煉丹還是化學方麵,他的成就都不小。更為重要的是,這位是一個疫病防治專家。

冉明對葛洪肅然起敬,正色道:“因小子之傷,打擾仙翁清修了!”

葛洪不好意思的道:“打擾談不上,關鍵是道友的傷,貧道無能為力。”

冉明又看了一眼那道傷口,他理解葛洪的意思,中醫對於外傷,一直是短板,而且中醫的理念其實並不是治,而是理。所以中醫在後世無法竟爭過西醫。冉明突然看到了身邊侍候的婢女小榮,他露出意外之色。

這個女子就是粘杆處當初投入桓溫府上的臥底,在擒獲桓溫家眷方麵立下大功。彆看她是一個嬌滴滴的女子,心非常硬,而且還特狠。冉明雖然不是醫生,但是也知道他的傷口太深,如果不經過縫合,依靠自然癒合,天知道要多久。對於縫合傷口,一般人還真做不來。

冉明衝葛洪道:“道長無須自憂,明自有辦法處置此傷。”

葛洪非常意外的看著冉明。

冉明又道:“其他人都出去吧。”

太醫正林承平道:“老夫職責所在,直到殿下康複,否則吾是不會離開的。”

葛洪笑道:“貧道也想看看道友如何治傷。”

“隨便你們吧,到時候希望你們彆吐。”冉明轉而對小榮道:“我說,你來做如何?”

小榮點點頭。

外傷,特彆是刀傷縫合,在後世是普遍的常識,冉明在這個時代冇有推廣此法的原因,其實非常無奈。手術器械難求。首先說刀,手術的那種小刀,這個時代的工匠能打造出來,可是冇有不鏽鋼,不易儲存,傷口容易感染。更重要的是,很多東西打造不出來。

特彆是針,在這個時代的針明顯比後世的要粗要長,而且針眼是針尾明顯過大,縫合衣服倒是可以,可是縫合傷口,難度非常大。還有一些問題,如止血、輸血,測量血壓、心跳的器械根本不是冉明這個穿越人可以做出來的。

最重要的是華佗發明的麻沸散失傳了,冇有合適的麻藥,手術就是二次創傷,很可能會把人疼死。表皮或肌肉創口,冉明倒是可以采取土法子手術,可是他也冇有治療傷後感染的藥物,還有青黴素。

可是自己的傷口,不經過縫合,自然癒合的可能太小。他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賭。

用太祖的話說,有條件上,冇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所以,冉明隻好讓小蓉這個小姑娘為他縫合傷口。

“主上,用針縫會很疼,您能受得了嗎?”

冉明道:“疼,不算什麼,咬咬牙,就挺過去了。”

葛洪看著小榮準備的工具,就明白了冉明準備用線把傷口縫合起來。他這時道:“對於這個問題,貧道倒有辦法。”

“哦??”冉明好奇的道:“道長有何靈丹妙藥?”

葛洪笑而不語,接著又撚起幾根銀針,慢慢的落在冉明身上,冉明驚訝的發現,此時他的腦袋以下居然冇有了任何知覺?

“這居然是傳說中的針麻?”

葛洪點點頭。

冉明衝小榮示一肯定的眼神,道:“開始吧。”

“是,主上”小榮邊按照冉明的指示,開始對他自己傷口縫合。看了半刻鐘,首先太醫正林承平看不下去了,他的臉色钜變,快步跑去屋外。

諸蒜子看著林承平出來,上前問道:“膠東王怎麼樣了?”

“臣……..”林承平猛然扭頭,在一旁邊嘔吐起來。

時間不長,一臉如常的葛洪帶著兩個小道童走出屋外,這時兩個小道童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到屋外的花園旁,大吐特吐起來。

諸蒜子還冇有發問,葛洪就感歎起來“太後,真是……真是神乎其技。”

葛洪的醫術雖然非常高明,但是長久以來,他學習的都是中醫尋常技法,雖然習醫多年,也不過是望聞問切四字。最噁心地也就是看看舌苔和胯下的花柳,再不濟就是治一下之痔瘡,今天卻是頭一遭,看見有居然用針縫皮用剪子剪肉,那可是人肉人皮啊。

這可是超出了葛洪的理解,他感覺不可思議,原本治病可以這樣治。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神色惶急的宦官快步跑到諸蒜子麵前輕聲低語起來,諸蒜子頓時花容失色。

小皇帝發現異常,不解的向來穩重的母後為何會如此驚慌。“母後,發生了何事?”

諸蒜子歎了口氣“我大晉憂矣!

-,轉身看向他,眼底露出一抹詫異:“你叫我?!”清羽點點頭,一字一句道:“那株仙草歸我!”卿陌染眼底閃過一絲不耐:“想要?”一聲輕嗤之後:“打贏我再說!”說話間他手中摺扇變成七尺長劍,劍尖直指少年,那男子雙眼眸深沉如海,透露弑殺的寒氣。清羽卻不躲不閃,靜靜地站著,臉色平靜地看著卿陌染,那目光讓人不禁猜測,此人若非呆傻便是天賦驚人,不然怎能不畏那駭人的殺意。卿陌染從未見過如此狂妄之徒,握緊劍柄的手又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