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下聘

26

得醒來的具體位置?”絹人伸手顫悠悠地指了一個方向:“好像是在那棵大樹旁。”宴漓循著它指的方向望去,隻見約百丈之外橫臥著一棵粗壯遒勁的千年黑槐,葉如傘蓋,遮天蔽月,樹下籠罩著一層陰森的黑霧。她抬腳往黑槐的方向走去,小心避開腳邊白骨屍骸的同時,眸光四轉,細心找尋一具被草蓆裹著的屍體。尋屍這事對一個閨閣小姐來說太過詭異,所以宴漓隻能在夜裡躲開丫鬟偷偷來。事關重要,她不得不來。宴漓原是大楚公主,十六歲與駙...-

江陵縣裡,一輛馬車正緩慢往街道儘頭的宅邸駛去。

“小姐,方纔心柔姑娘在城門口下馬車時,有不少人都看見了,會不會......有損小姐您的聲譽?”

子佩稚嫩的小臉上儘是愁色,細白的手指捏得緊緊的。

“無妨。”宴漓搖了搖頭,隨即將手搭在桌上一個上了鎖的木盒上,沉聲叮囑道:“關於絹人的事,你們萬萬不可對旁人提起,知道嗎?”

子衿隻是愣神片刻,便應了聲“是”。

子佩皺了皺眉想說些什麼,卻被姐姐子衿一個眼神便製止住,隻能跟著點了點頭。然心裡卻生出幾分怪異來,好像自從去了彆院後,小姐就變得有點高深莫測了,又是絹人又是心柔姑孃的......

不過片刻,馬車就緩緩停了下來,宴漓搭著子衿的手下了馬車。

映入眼簾的江府門庭,大有去天五尺的顯赫氣勢。

雕花精細的硃紅色大門門楣上,黑底金漆地描著“江府”二字。雕梁畫棟,飛簷四角高高翹起,似展翅欲飛的雄鷹;院外白牆青瓦環護,旁邊的綠柳在午後太陽的灼燒下,精疲力儘地低垂著。

離她們不遠處正停著一輛馬車,看不清掛牌上的字。

“恭迎大小姐回府。”

一個侍衛裝扮的男人跑上來躬身行禮,眼珠子滴裡嘟嚕地轉著,諂笑道:“大小姐回來的可真是巧了,今兒咱府裡可是來了一位難得的貴客。”

子衿知趣地從兜裡掏出了一枚碎銀遞過去,笑問道:“敢問胡侍衛,不知是哪來的貴客?”

“是謝公子,就在方纔謝公子帶人來府裡下聘了。”胡侍衛暗暗收下紋銀,臉上的笑意也多了幾分真誠,賀道:“小的先恭喜大小姐了。”

“下聘?!”三人皆是一怔。

胡侍衛點了點頭,又笑著賀了好幾聲喜,才退了下去。

宴漓忍不住皺起眉頭,原以為這位江小姐年紀小還未定親,冇想到已經到男方下聘的地步了。她心裡頓時生出一陣愧疚來,若因為她的附身,而讓這位江小姐錯過自己的婚事。

那真是罪過!

子佩見她皺眉,以為是在不滿婚事,便氣紅了眼睛咬牙道:“謝公子明明自小就跟小姐您定下婚約,卻十幾年都不來江府看望小姐。前年小姐及笄後,謝府也一直冇來下聘,害得江陵縣的百姓都在傳小姐被謝家退婚了,他一個瞎子,就算要退婚也應......”

“子佩!”子衿嚴厲地打斷子佩的怨言,對著宴漓擔憂道:“現下謝公子已經來下聘了,想來老爺是更不會答應小姐退婚的事了......”

聞言,宴漓眼底劃過一絲難色。

看來江小姐是不滿意這樁婚事的,但是謝家已經來下聘了,再加上江老爺冷硬的態度,這婚看起來不是那麼好退的。可若是不退婚,等江小姐醒來發現事已成定局,說不好會抱憾終身。

而且她要留在江府裡查絹人和竹園的事,隻能先想辦法拖延這門婚事了......

宴漓深吸一口氣,提起精神往府裡走去。

入門便是曲折遊廊,佳木蔥蘢,白玉石子漫成縱橫交錯的甬路,通向掩映於假山怪石後幽靜的庭院。

她們三人剛踏上玉石路,就見一個小丫鬟急匆匆迎麵跑來,看到她麵上一喜,連忙跑過來行禮:“奴婢見過大小姐,老爺請大小姐去前廳見客。”

“走吧。”

那小丫鬟低頭應聲後,便悄然退至路旁,為她讓出前路來。

宴漓不動聲色地順著小丫鬟來時的路走去,幸好剛走了一段路,便遇見了四個端著茶水點心的丫鬟,她悄悄跟了上去。

約莫走了半盞茶的時間,宴漓才走到了廳外,還未進去,便聽見裡麵一個溫潤的男聲慢悠悠地說道:“那江老爺看看這聘禮,江府可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差了什麼在下立刻叫人補上來。”

宴漓臉色微變,快步走了進去。

廳中隻坐著三人,但紮著大紅花的聘禮都快將前廳裡塞滿了。

冇來由的,她的視線竟直接落在了端坐在左側的一名黑衣男子上,隻見他薄衫寬肩,腰背挺拔,麵容蒼白如冷玉,顏如冠玉,鼻梁高挺,眉眼處卻橫著一抹黑帶。

宴漓心神一霎繃緊,不自覺停了腳步。

與江府結親的謝公子......是謝尾生?!

不對!她昨夜已經見過謝尾生的鬼體,並且見過他使用術法了,雖然靈魂不知所蹤,但謝尾生確確實實是死了。而且眼前的黑衣男子自小就跟江小姐定下婚約,也許隻是長得相像的人?

宴漓朝謝尾生搭在椅子上的右手看去,骨節修長,青筋凸顯的手背上有一小塊青灰色的傷疤。

她在衣袖下交疊的雙手緊緊攥著,眼前之人竟真的是謝尾生,那塊青灰色的傷疤是他有一次替她抵擋蘑菇妖的攻擊,留下的孢子傷疤。

謝尾生怎麼會出現在這?

“小姐......”

聽見身後子衿輕聲的提醒,宴漓回過神來,隻見上首的中年男子正淩厲地盯著她。她垂眸遮下眼底的萬千疑思,走上前對著中年男子,屈膝行禮:“女兒見過父親。”

身著玄色長衫的江立青約莫三十五歲,右手手指輕輕摩挲著指間的一枚墨玉扳指,他那雙威嚴與淩厲並存的眼睛靜靜地看著麵前的女兒,冇有立即出聲。

江老爺未發話,宴漓也不敢擅自起身,於是便一直保持著行禮的姿勢。

她心中瞭然,江老爺這是在給她施壓。他肯定誤以為她剛纔進門時的驚愣,是因為對謝尾生的不滿意,怕她當場再提退婚之事。

廳內一時闐靜無聲,青白玉鏤空螭紋茶盞中霧氣氤氳。

“江姑娘既然來了,也請看看聘禮可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一道低沉暗啞的聲音從宴漓的左邊響起,好似一湧冷泉墜落石壁,打得她耳朵一個激靈。

宴漓如羽般的睫毛微顫,百年未見,謝尾生都已經會給彆人找台階下了。

正在她斟酌著要不要順著這句替她解圍的話起身時,便聽得江立青冷冷說道:“坐下吧。”

宴漓依言直起身,走到右側椅子上乖巧坐下。

見狀,江立青眼裡的寒意退去稍許,用指尖輕輕敲著桌麵,卻是背靠著椅子,頭微微後仰,下巴微抬,聲音冰冷得幾乎冇有什麼起伏:“謝公子親自操辦的聘禮,自然令人滿意。”

言間,完全冇有要讓宴漓看聘禮單的意思。

“如此就好。”謝尾生唇角微勾,低沉嗓音在此刻攜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冰冷。

聽著這兩人一來一回的恭維,宴漓不禁在心中生出幾分詭異來。

方纔聽子佩剛纔所說,謝尾生定親十幾年來,都不曾來看望過江小姐,想來謝尾生定下這門婚事另有所圖,而江立青口中滿意的聘禮,大概也不是堆滿前廳的這些。

宴漓還在深思,就又聽得江立青冷聲道:“既然如此,今日就把婚期也定了,我看四月初三是個好日子......”

四月初三成婚,那不就是下個月?

宴漓心中微緊,正想開口就對上江立青淩厲且充滿警告意味的眼神,身體不由自主微顫了一下。她緊緊按住內心深處不屬於她的恐懼,平靜地將想要拖延婚期的言語嚥下,長睫低垂,眼底的寒意無聲蔓延。

看來今天這婚事,她是連說句話的資格都冇有了。

江立青見她冇出聲,從麵上也看不出悲憤的情緒,微微訝然這個女兒今日似乎沉穩了不少,牽唇勾起一抹冷笑。

“四月初三成婚麼?會不會有些太倉促了?畢竟......”坐在謝尾生下首的男子不緊不慢地開口:“尾生的婚禮可是要風光大辦的。”

宴漓循著聲望去,隻見一個約莫二十七八歲的紅衣男子,手執一柄山水摺扇正慢悠悠地扇著,五官清雋,尤其一雙桃花眼,眉眼神情俱是滿滿的風情。

他合上摺扇,起身朝宴漓的方向拱了拱手,溫潤道:“見過江小姐,在下林塵裕,是謝府的......總管。”

總管?

宴漓嘴角微抽,他這副風流倜儻的模樣,竟是個總管麼?但礙於他同自己一樣有想推遲婚期的想法,起身朝他微微行禮。

江立青當慣了江陵縣的土皇帝,見林塵裕不過是一個總管,竟敢當眾反駁自己。他微微眯了眯眼,壓了壓下巴,直接盯著謝尾生冷聲道:“之漓的嫁衣是兩年前早就備下了的,四月初三成婚倒也不會倉促,謝公子以為如何?”

謝尾生默了片刻,平靜應道:“四月初三,極好。”

宴漓見兩人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勢定下婚期,秀眉不著痕跡地微皺了一下,心中暗歎,先前還以為這江小姐是個錦衣玉食、無憂無慮的千金小姐,冇想到卻是個連婚事都被算計的淒慘女子。

“既然婚期已定,那你們便先退下吧。”江立青端起茶盞,用杯蓋輕颳著杯中茶水麵後,輕呷了一口茶,緩緩下了逐客令。

見事已成定局,宴漓也不再停留,起身向江立青行禮後便退了出去。

這婚既然推遲不了,隻能抓緊時間查絹人的事了。

回城路上,她不著痕跡地從子衿子佩口中套得了一些資訊——心柔口中的竹園十多年前住著一位極為受寵的姨娘,自從那位姨娘死後,竹園就空置了,江老爺不許府裡除他之外的人進出。而那位十多天前慶生的姨娘是剛進府中的,就住在竹園旁邊的蘭園......

想要夜探竹園就隻看血契珠裡的謝尾生,靠不靠得住了。

“江小姐請留步。”

宴漓正欲往後院走去時,忽聽見林塵裕在她身後喚了一聲。

她停下腳步,轉過身去,隻見林塵裕扶著謝尾生向她走來。待他二人走近後,宴漓輕輕垂首,輕聲道:“二位公子還有事嗎?”

林塵裕合攏了手中的摺扇,輕輕拍打著手心,含笑道。

“今日是上巳節,我們想邀江小姐同遊賞花,不知江小姐能否賞臉?”

-歸之事。而且她來桃花彆院才三天,想要回江府查絹人之事,總得找一個適合的回城理由,便吩咐心柔演上這麼一齣戲。宴漓帶著倦意應了一聲,估摸著沐浴了快一炷香的功夫,脖子上殘留的長舌鬼舌頭的濕滑黏膩感也儘數消退,便從木桶中起身,浮在水麵上的桃花瓣微微盪漾開來,水細如絲順著她如玉般的肌膚滑落。長髮披肩,羅裳輕覆,遮掩住她綽約的身姿。宴漓掀開紗幔,對子衿交代道:“好好照顧那位姑娘,讓她在彆院裡安心住著。”子衿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