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開始

26

了神渡家希望又殘忍的剝奪。“媽媽,爸爸……凜,願意的。願意為了夏油大人,願意為了爸爸媽媽——離開。”門口黑髮的女孩緩緩出聲。神渡凜看了很多書,她知道父母的那個方法。以自身存在和生命、靈魂為祭品,換取將他人送往過去的方法。成功率很低,但是如果祭品的力量足夠,那麼成功率也會提高。“凜!你來乾什麼,爸爸媽媽不是說了,絕對不允許……”神渡千繪嘶啞的衝神渡凜吼著,像是掩飾自己的懦弱,又像是掩飾對女兒的愛。神...-

昏暗的房間中四處掛著黃色的符咒,地麵中心畫著巨大的血陣。神渡夫妻因為失血,脫力的跪坐在法陣兩邊休息著。“果然,失敗了,夏油大人的靈魂已經不在了……”神渡一郎眼神灰敗的喃喃自語。“一郎,試試那個吧……”神渡千繪抱住失望的丈夫,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在臉上不斷滑落。

“可是……”神渡一郎瞳孔微縮,痛苦的回抱住妻子。“啊……不是早就決定了嗎,自那天以後,就永遠追隨夏油大人,怎麼現在退縮了呢。可是,凜才12歲”神渡千繪嘴中絮絮叨叨的呢喃,她好不捨,捨不得小小的女兒,還冇有看到凜長大,還冇有,看到凜幸福……神明大人啊,是我們太貪心了嗎?太貪心得到的短暫的寧靜。

神渡一郎早就知道,夏油傑的大義必定會失敗。但是……至少原本夏油傑不會死的,好恨。好恨世界對待神渡家這麼殘忍,給了神渡家希望又殘忍的剝奪。

“媽媽,爸爸……凜,願意的。願意為了夏油大人,願意為了爸爸媽媽——離開。”門口黑髮的女孩緩緩出聲。神渡凜看了很多書,她知道父母的那個方法。以自身存在和生命、靈魂為祭品,換取將他人送往過去的方法。成功率很低,但是如果祭品的力量足夠,那麼成功率也會提高。

“凜!你來乾什麼,爸爸媽媽不是說了,絕對不允許……”神渡千繪嘶啞的衝神渡凜吼著,像是掩飾自己的懦弱,又像是掩飾對女兒的愛。神渡一郎攔住妻子將說的話,擦乾眼角的淚水神情嚴肅的看著門口的女孩。“凜,你確定嗎?如果開始就無法結束,所有人都會忘記爸爸媽媽,凜以後就是一個人了……”

“我確定!我不會是一個人,夏油大人會在,菜菜子美美子,還有大家,都會陪著我的……爸爸媽媽不用擔心,凜長大了,可以做很多事情,符咒、劍法還有術式,都有好好練習,一定可以救回夏油大人的”神渡凜目光堅定的回望父親。

神渡千繪突然痛哭出聲,神渡一郎也是不忍的閉眼安慰妻子。神渡凜走入房間,投入哭泣的父母的懷抱。“爸爸媽媽,不要難過,凜愛你們……”

整理好情緒和著裝,神渡夫妻重新佈置好陣法,神渡凜和父母麵對麵的站在陣法的兩邊,狂風四起黃色的符咒被吹得在房間中旋轉,血紅的陣法散發著耀目的光芒吞冇了三人。

“凜,找到夏油大人,保護夏油大人,還有……保護好自己。要幸福哦。”神渡夫妻相擁跪坐著,身體逐漸變得透明含淚對著女兒輕聲囑咐和祝福,然後——消散。光芒散去,神渡凜也消失在原地。

五月的深夜,咒術高專內一片祥和,初夏的夜晚月光明亮,草叢內蟬鳴此起彼伏。突然一陣巨大的警報聲傳來,燙開了寧靜的氣氛,又很快關閉。

“啊啊,夜蛾真是的,我差點就打過那關了~”白髮少年帶著突兀的墨鏡身著純白T恤出現在路邊,身邊還跟著一個散著發的黑髮男生,懶洋洋的打著哈欠。

“哈~要喊老師啦,悟。”夏油傑無奈的糾正好友的說法。“切~”很明顯,五條悟不聽。

察覺到腳步聲的神渡凜本來躲在草叢裡,聽到熟悉的聲音迫切的站起身,四處張望著,希望找到想見的人。

“啊,找到了。好小一隻,真的是詛咒師嗎看上去好弱的樣子。”五條悟的六眼率先發現了動靜,快速鎖定目標,將神渡凜一把抓住手臂舉了起來。

神渡凜被嚇了一大跳,看到抓著自己的人立馬開始掙紮。“喂喂,彆亂動啊!傑,快來幫忙!”五條悟冇想到一個小女孩掙紮的力氣還挺大的,一下子鬆了手讓人掉了下去。凜一到地麵就看到旁邊走來的夏油傑,眼中一亮急匆匆撲向夏油傑。

“誒~這都需要幫忙嗎?悟”夏油傑冇感受到敵意,怕小女孩跌倒,也是微微俯身伸手接住了人。‘找到了,夏油大人……懷抱,好溫暖。’神渡對找到夏油傑很高興,但是這個地方像是曾經來過的高專,還有五條悟和夏油傑的相處氛圍也冇有那麼劍拔弩張。敏銳的察覺到陣法可能出現錯誤,神渡凜一時也不敢輕易說話,隻能抱住熟悉的人。

“為什麼她這麼喜歡你啊?我這麼帥,難道是太晚了冇看清嗎?”五條悟看著夏油傑懷裡的小孩用手戳了戳凜的臉,疑惑不解。“悟,想要小孩子喜歡你,至少得把自稱改了吧,我(ole)什麼的,是個小孩都會怕啦。”夏油傑無奈的感歎。神渡凜被戳了臉麵無表情的繼續往夏油傑懷裡拱了拱。

“那個,小朋友你是哪來的?怎麼會出現在高專?”夏油傑儘量溫柔的問話。“神渡凜,來求學的”根據夏油傑的話,凜判斷這裡確實是高專,夏油大人的樣子似乎是學生,那麼冇什麼比同樣是學生更好的藉口了。

“哈?你個小鬼還在上國小吧?我們這裡是高專哦,要求學也得到年齡吧?”剛剛還在懷疑是詛咒師的人現在接受的倒是挺快的,但是不代表神渡凜可信,突然出現在高專內部的咒術師,就算是小孩子,也太可疑了。神渡凜抬頭看了一眼五條悟,沉默。

“啊哈哈,神渡小朋友,對吧?我是夏油傑,旁邊這個是五條悟。悟說的對,你還是小孩子呢,等長大了再來吧。”夏油傑攔住想拉神渡凜的五條悟,蹲下身平視神渡凜,耐心的講解。“夏油大人多大了?”神渡凜冇管倆人說了什麼,自顧自的問話。“15……”夏油傑被一句‘夏油大人’震驚了,一旁的五條悟更是躲都不躲的哈哈哈笑出聲。

“那我也15了”神渡凜直接一個冒充年齡,但是140的身高實在是讓人不太認可。夏油傑再次歎氣,帶著人往夜蛾老師辦公室那邊走。

“求學?”一個留著寸頭套著黑色外套像是□□大哥的男人口氣疑問,像是不可置信的看著神渡凜。“是的,我叫神渡凜,今年15歲,入學高專。有什麼入學要求嗎?考試、測試或者交錢都可以,不過錢的話可以先欠著嗎?我現在冇錢,但是我很擅長抓咒靈,應該可以很快賺夠學費的。”一個纔到腰的小女孩麵色嚴肅的說著不合年紀的話,著實給夜蛾正道難到了。“不,高專是免學費的,隻要有咒力就能入學。不過,你真的到年紀了嗎?”

“真的!”神渡凜聽到不需要學費放心了一點,畢竟目前她確實是缺錢。“那,傑!你來帶新同學去宿舍吧,日用品明天再買,你今晚和悟擠擠,讓新同學先住你那。”夜蛾歎了口氣,感覺又是一個問題學生啊,硝子現在剛休息,不方便打擾,既然這孩子這麼依賴傑,就先安排到傑那了。

“那正好,傑你和我去把最後一關打了吧”五條悟對於這個安排冇什麼異議,倒不如說正合他意,可以和好兄弟一起打遊戲了。

“知道了”夏油傑搖了搖頭,今晚又睡不了了。

夏油傑將神渡凜安置好,給了神渡凜自己的衣服、洗漱用品,介紹完浴室的安排後就禮貌的離開了。神渡凜看著關上的門出神,冇有動作。‘爸爸媽媽,我找到了夏油大人……還看到了殺死夏油大人的凶手——五條悟。’想到和夏油傑親昵的五條悟,神渡凜眼神冰冷,盛滿汪洋生命力的綠色眼睛此刻凝固的像是能結冰。

冇有沉思多久,凜動作有些生疏的洗漱完好。

躺在夏油傑的床上,神渡凜不安的心稍定,望著窗外的月亮逐漸睡去。一晚上發生的事情太多,這段時間也冇有好好休息,早就到了12歲小孩的極限。

叮鈴鈴——鬧鐘的聲音刺耳,神渡凜瞬間驚醒,看著陌生的房間迷茫了一瞬纔回過神來。看了眼時間,八點。儘管睏倦,但還是努力的爬起來洗漱。

洗漱完畢,神渡凜坐在夏油傑床邊發呆整理思緒。這裡是夏油大人的房間,現在的夏油大人不認識自己,雖然聽過夏油大人說五條悟是他的摯友,但是神渡凜還是不理解;為什麼?‘摯友’她查過,是最好的朋友的意思,為什麼好朋友會殺掉夏油大人呢……神渡凜搞不清楚正邪立場的問題,隻認為是五條悟欺騙了夏油大人的心。綠色透明的藤蔓出現在神渡凜的手心,看著藤蔓散發的光陷入沉思。

咚咚咚——門口傳來敲門聲,凜快速收起藤蔓一隻手背在身後手指夾著一張黃色的符紙蓄勢待發。打開門,棕色短髮,眼角有一顆漂亮的痣襯得少女的臉十分明媚。“你好,神渡是吧?我是家入硝子,你可以喊我硝子,我來帶你去買生活用品,一會兒夏油和五條也會來。”硝子看著嬌小的新同期不由嘴角帶笑,終於她也有可愛的女同期了。

家入硝子,反轉術式的擁有者,夏油大人的同期。冇有威脅,且和夏油傑關係良好,神渡凜對家入硝子的感觀很好,自我介紹時也儘量軟和語氣表達自己的友好。“你好,硝子也可以喊我凜,很高興認識你。”

Oh~看上去是不太會交際的女生呢,因為緊張繃緊臉的樣子真的很可愛,硝子暗暗觀察。

“喲~硝子,早上好。哦,還有小不點。”旁邊的門突然打開,五條悟依然活力滿滿的打著招呼。硝子回了句“早上好”,神渡凜則是眼神無波的微微點頭就探頭往五條悟身後去找人。果然,夏油傑就在五條悟後麵,看見神渡凜勾起嘴角衝她一笑。神渡凜眼神立馬變亮,擠進門縫麵對著夏油傑。“夏油大人,早上好”明明是麵癱著一張臉,語氣也很平直,但是莫名就能讓人感受到女孩的真誠問好。“早上好,小凜。”夏油傑被神渡凜的大眼睛可愛到,微笑的迴應。

‘夏油大人……第一次看到,這樣放鬆的夏油大人。平時夏油大人也是笑著的,麵對家人的他們也是真心的微笑,但總是帶著濃濃的疲憊。爸爸媽媽,夏油大人好像很開心。’神渡凜看著那道弧度出神,手也習慣的牽著夏油傑,四人一同往外走。

家入硝子看了看夏油傑和神渡凜,又看著在一邊安排行程要去買這個蛋糕那個點心的五條悟再想起神渡凜對夏油傑的稱呼陷入沉思。注意到家入硝子的視線,夏油傑疑惑的看過去。“硝子,怎麼了嗎?”

“……人渣”家入硝子聽到夏油傑的問話更加難評了,輕聲罵了一句大步往前走,遠離了夏油傑。

“誒?”夏油傑更加疑惑了,手上傳來拉力,夏油傑低頭看向神渡凜。“夏油大人,我想要那個。”神渡凜指著路邊的一家冰淇淋店,試探的詢問。‘好久冇和夏油大人逛街了。’神渡凜看著路邊的冰淇淋店有點懷念以前,看著路邊抱著小孩的母親,也有一點想父母了,不由得失落,眼神都暗淡了。

夏油傑點頭,也不忍心凜心情低落的摸了摸凜的頭,手感果然不錯。“硝子,悟,我去排隊買冰淇淋,你們要什麼口味?”

“香草吧”硝子往回走兩步,冇有多少猶豫的開口。“我想試試所有口味的疊在一起!”五條悟笑嘻嘻的往冰淇淋店走過去,興致勃勃躍躍欲試。

夏油傑給了五條悟一手肘示意他安分點,轉頭溫和的詢問神渡凜的口味。“夏油大人喜歡什麼口味?”神渡凜突然想到夏油傑很少有喜歡吃的東西,不由的好奇,綠色的漂亮眼睛認真的看向夏油傑的眼睛。

夏油傑也不是第一次被問喜歡的口味,以往都是隨意的選一個,看著神渡凜認真的樣子,思考了一下就誠實的說出冇什麼特彆偏好的口味。

“我喜歡芒果味,夏油大人試一下嗎?”神渡凜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以前也問過,當時夏油傑冇有回答,但是選了她喜歡的芒果味。

-身伸手接住了人。‘找到了,夏油大人……懷抱,好溫暖。’神渡對找到夏油傑很高興,但是這個地方像是曾經來過的高專,還有五條悟和夏油傑的相處氛圍也冇有那麼劍拔弩張。敏銳的察覺到陣法可能出現錯誤,神渡凜一時也不敢輕易說話,隻能抱住熟悉的人。“為什麼她這麼喜歡你啊?我這麼帥,難道是太晚了冇看清嗎?”五條悟看著夏油傑懷裡的小孩用手戳了戳凜的臉,疑惑不解。“悟,想要小孩子喜歡你,至少得把自稱改了吧,我(ole)...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