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爹直毘人臉都青了,禪院直哉更是差點原地昇天。惹到我算你踩到屎了。“這麼確定我會分化成omega?”我嘖了一聲,叼了隻糖煙,聲音有些含糊:“醜話說前頭,要是A那麼這傢夥就是我的下位,而且我不會接受伴侶有其他人。”言下之意就是絕嗣。像禪院家這種重視血統傳承的家族完全無法接受繼承人斷代。我陰險的笑了起來,露出尖尖的虎牙,意味深長的瞧了眼這大傻子下麵,瞥了眼我話哽住的禪院家,又陰惻惻的掃了一圈煽風點火、看...-

17歲生日宴,西園寺家大擺筵席,邀請來了禪院家,我安靜坐在家主旁邊,表情空蕩。用腳想都知道他們打的什麼主意。真是好笑,把自己家族的天才送給其他家,也有這些跌了頭的臭老頭才做的做出。那個腦子裡全是封建糟粕的大草包也配的上我?在他張嘴就是三從四德時,我直接把他打成了豬頭。

仗著無效化,我一腳把禪院直哉踢了個仰倒,踩著他肚子嘲笑:“跟你同齡的五條悟已經是五條家主,還是特級咒術師。你是什麼?也就一張臉能看了。”

“哈哈,直哉確實缺一位能夠幫襯他的人在身邊,特彆是製得住他的妻子。”

“要是嫁到禪院家,日後由你做主,這小子不聽話隨你處置,老頭子我可不會插手咯。”禪院直毘人對著葫蘆喝了口酒,捋了下翹起的八字鬍,滿意的點點頭。

我一陣惡寒,誰要嫁給這個滿腦子封建糟粕的草包,現在可是平權社會,也就垃圾咒術世家搞等級製度。

老狐狸,想的真美。

我揚起臉翻了個白眼,直接開啟嘲諷模式,從禪院直哉的年齡和學曆開始攻擊,聽得長老們和他爹直毘人臉都青了,禪院直哉更是差點原地昇天。

惹到我算你踩到屎了。

“這麼確定我會分化成omega?”我嘖了一聲,叼了隻糖煙,聲音有些含糊:

“醜話說前頭,要是A那麼這傢夥就是我的下位,而且我不會接受伴侶有其他人。”

言下之意就是絕嗣。像禪院家這種重視血統傳承的家族完全無法接受繼承人斷代。我陰險的笑了起來,露出尖尖的虎牙,意味深長的瞧了眼這大傻子下麵,瞥了眼我話哽住的禪院家,又陰惻惻的掃了一圈煽風點火、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西園寺家小輩。

一個個就縮成鵪鶉樣,真是弱小啊。

在這個世界到10至14歲期間基本可以預測出未來的分化方向,咒術世家孩子一般會在4至6歲時覺醒術式,之後根據分化前的特征去調整資源傾向力度。累世傳承下的AO必定會覺醒術式,天賦也遠超bata,而bata即使天賦普通,覺醒概率低,在人口基數下也遠比AO覺醒的多。

一般來講越分化越晚beta概率越大,加上超長的待分化期,急壞了家主和長老們,從我那早逝的養父母知道我是他們是在風雪夜裡撿到的嬰兒,最後他們一致猜測我在雪地裡凍得太久了導致我退化,然後連成年日這個最後的分化期都等不到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榨乾我的價值——聯姻。

冇有第二性征的異類,但是15歲就已經是一級咒術師,在這個隻有四個特級咒術師的時代很多家族非常樂意去供奉這樣的鎮宅神獸,即使是可能無法生育的主母。

想到這些我不由得笑出聲,禪院直哉以為我是在羞辱他,被揍的青紫的臉一陣扭曲,他剛一開口準備噴射毒液,我手指啪的點在他眉心把他敲暈了過去,將人提溜起來蓄力丟給禪院直毘人。

禪院直毘人一改醉醺醺的模樣,“砰”的接下被當成沙包的兒子,雙目清明地看著被仆從拱繞的少女。看起來端莊賢淑,像輕而易舉就能掌控的漂亮花瓶,實際上是個善於偽裝的食人花。

以前冇有第二性征的時候人類是如何繁衍生息的呢?幾百年過去人們已經將過去拋棄在了曆史裡,所謂的退化大概率是返祖,所以直毘人絲毫不擔心生育的問題。家主之位能者居之,西園寺家用她的無效化術式來換取跟禪院家永世同盟,隻有西園寺鏡花選擇的纔是家主,是直哉的話再好不過了……

禪院直毘把傻兒子交給西園寺家的仆從,就開始猛猛喝酒,完全冇被挑釁到。我有些失望地撫平衣襬,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說:“真是抱歉,困了容易手滑了,先回去休息了。”

轉身前我冷淡的看了眼西園寺家那群年輕的蠢貨,哼著調子輕快的往訓練場走去。

喜怒無常,睚眥必報,笑得越美下手越狠,西園寺家從小被毒打的同齡人對鏡的畏懼已經刻入DNA,舉手投足間都能知道下一秒會挨怎麼樣的打。

等我打完一圈,有些不滿足的靠著廊簷抽菸。真是越來越不耐打了,每次回本家,這群記吃不記打的傢夥們就來挑釁我,事後又偷偷請家入醫生來治療。

——這些教條習俗真討厭,真不想在日本啊……為什麼,突然會有這種想法?

我一刻也不想在本家,連衣服都冇換下就立即搭乘去往東京的新乾線。我翹著腿托著臉看著窗外若有所思。

-

咒術高專東京校

千座硃紅色的鳥居沿著筵山石階綿延而上,還好我摒棄木屐這個傳統,一直穿的拖鞋,不然真的要夾廢腳趾了。

要回到寢室還要穿過高專訓練場,空氣裡是alpha在劇烈運動後溢位的資訊素,像幾種濃烈的香水交雜在一起,十分嗆人,於是我遮著口鼻快步穿過去。

於是中場休息的真希他們看見遠處盛裝走來的少女,宛如一朵的人間富貴花。

他們猶豫了一下,穿著華麗振袖的少女目下無塵、旁若無人的走過。

——還是這副氣人的老樣子。

“真是……還是這麼無視人。”真希抬了下眼鏡,無語的吐槽。

“有八卦!”嗅到瓜氣的的熊貓拉著狗卷棘和乙骨優太竊竊私語。

而五條悟坐在台階上,一雙長腿越過台階穩穩踩在地上,歪著頭,臉上掛著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啊晦氣,一回高專就遇到五條悟,他又是一副笑裡藏刀的樣子,礙於總監會的指令他得親自教導我,剛開始對我和顏悅色的,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就對我不再好臉色,明裡暗裡不讓其他學生接觸我,也總是來去匆匆每次都是讓伊地知傳達他的話。

但我挺喜歡他的。

還是要變得更強才行。

手掌貼在胸前,感受到那顆眼睛模樣的寶石,我緩緩揚起一個帶著惡意的笑容。

-確實缺一位能夠幫襯他的人在身邊,特彆是製得住他的妻子。”“要是嫁到禪院家,日後由你做主,這小子不聽話隨你處置,老頭子我可不會插手咯。”禪院直毘人對著葫蘆喝了口酒,捋了下翹起的八字鬍,滿意的點點頭。我一陣惡寒,誰要嫁給這個滿腦子封建糟粕的草包,現在可是平權社會,也就垃圾咒術世家搞等級製度。老狐狸,想的真美。我揚起臉翻了個白眼,直接開啟嘲諷模式,從禪院直哉的年齡和學曆開始攻擊,聽得長老們和他爹直毘人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