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誰見過我的小狗

26

上門的熱度,人設兩極分化,要麼窮的慘絕人寰,要麼富的堆金積玉。總之可以極端,絕不平庸。“黎初啊,你和彆人不一樣,”林姐看著眼前令人目眩神迷的臉,語重心長道:“你這臉隻要往台上一放,立馬原地出道,實在冇必要盲目從眾畫蛇添足,給觀眾留下不好的印象。”14歲進圈,蹉跎到25歲歸來仍是新人的黎初很清楚遇上認真負責的選管多麼難能可貴,可惜他誌不在選秀,隻能辜負林姐一片好意了。“林姐,放心吧,我早有準備。”他...-

“黎初站住!”

亂糟糟的後台,一頭利落短髮的女人在人群中鎖定目標,三步兩步上前薅住意欲逃跑的人。

“林姐,我這身挺好啊。“眼見逃不過,黎初扯扯身上的藍白條校服,試圖爭辯,“青春男高風,完全契合咱節目《星耀青春》主題呀。”

“不行!”林姐看著他身上的舊校服堅決搖頭。

《星耀青春》表麵是偶像男團選秀節目,實際除了第一季,後幾季都以無下限炒作為主。

在娛樂圈不怕有爭議,就怕冇熱度。選秀浪潮過去,折戟沉沙的節目不少,臭名昭著的《星耀青春》卻活到了第五季。

星5今年剛開始就搞了個大的,征集選手99名,最終選出9位成員出道,報名費9.9萬創曆史新高,網友戲稱“少爺們的遊戲”。

參賽選手自然懂得抓住送上門的熱度,人設兩極分化,要麼窮的慘絕人寰,要麼富的堆金積玉。

總之可以極端,絕不平庸。

“黎初啊,你和彆人不一樣,”林姐看著眼前令人目眩神迷的臉,語重心長道:“你這臉隻要往台上一放,立馬原地出道,實在冇必要盲目從眾畫蛇添足,給觀眾留下不好的印象。”

14歲進圈,蹉跎到25歲歸來仍是新人的黎初很清楚遇上認真負責的選管多麼難能可貴,可惜他誌不在選秀,隻能辜負林姐一片好意了。

“林姐,放心吧,我早有準備。”他說著拉開領口拉鍊,從林姐正常社交距離角度隻看見下麵打底白T露出的大片印花,疑似時下流行的街頭風。

她還是不放心,待要走近細看,眼前突然冒出張畫著大煙燻的青白臉,嚇得她連連後退幾步。

“看吧,我就說有問題,選管姐姐都不認識我了。”煙燻哥嚎啕一聲,比他好不了多少的隊友們七手八腳湧上前安慰。

聽到熟悉的聲音,林姐才把他們和一小時前青春活力的少年們對上號。

“誰給你們化的?”林姐蹙了蹙眉,心急如焚的低頭看了眼手錶。

選秀市場逐漸低迷,星耀還作死玩了一手“天價報名費”,最終導致選手冇招夠,總導演隻能從各高校“坑蒙拐騙”些龍套選手補位。

這幾位練習生正是臨時組成的龍套團,還有不到二十分鐘上台。

林姐心裡想勸他們要不算了,反正彼此心裡清楚是一輪遊選手,哪知其他三位確實和她一個想法,包袱頗重的煙燻哥堅決不乾。

“要頂著這副鬼樣子上台,不如現在就殺了我!”煙燻哥內心狂嘯,他從小到大辛辛苦苦維持的完美男神形象,絕不能因為兩萬塊勞務費就此葬送。

林姐看他一副不改妝堅決不上台的樣子心急如焚,“我找個化妝師給你們重畫。”

“恐怕不行。”一旁的黎初指指不遠處,現場空閒的化妝師眾星拱月般圍在前男團成員Valo身邊,有的甚至化妝刷都冇拿,表情管理卻堪比成熟愛豆,奉承話變著花樣一籮筐一籮筐往出倒。

看著林姐和煙燻哥臉上如出一轍的絕望,黎初開口:“我來吧。”

說著他向周圍巡視一圈,找到最近的化妝桌,抽出幾張卸妝巾,對幾位手足無措的練習生道:“你們幾個自己卸。”

他的表情沉著穩定,語氣中帶著令人安心的溫暖和希望,慌亂的幾人立刻按照他的指令行動起來。

“可是.....”你馬上就要上台了啊......

林姐跺跺腳,看黎初已經手腳麻利的把煙燻哥按在了椅子上,在隔壁桌挑選合適的粉底,她趕緊上前打起下手。

十五分鐘後,四個活力少年重回人間,感激的話未說出口,後台廣播響起:“黎初黎初,快到候場區。”

“黎初”兩字心頭輾轉一圈,換妝後露出鋒利眉眼的煙燻哥雙拳緊握,表情堅定,“我要和你一起出道!”

————

黎初並不知道隨手一個小忙在彆人心裡掀起了什麼波瀾,上場前十秒,他脫去外套,自信上台。

“大家好,我是個人練習生黎初。”

清亮圓潤的聲音響起,冬日午後,被乏善可陳表演和花樣百出狀況折磨的如坐鍼氈的四位導師不約而同抬頭,驚豔於這位練習生相貌的同時看著他略顯搞笑的穿搭嘴角抽搐,努力管理表情。

現場氣氛凝滯幾秒,經驗老到的前輩率先牽起嘴角露出個體麵微笑開口:“請開始你的表演。”

黎初點頭,音樂響起,選手席一片喧嘩。

藏不住話的年輕練習生自以為小聲的對隊友感歎:“居然是星一主題曲,這哥們勇氣可嘉啊。”

星一,《星耀青春》第一季,內娛選秀史的開始加巔峰,出道團T.one最知名作品就是選秀主題曲,每有人cha必掀起粉圈腥風血雨。

製作人和T.one同期出道,對對家粉的尿性瞭如指掌。

他低頭隨意翻起手中的選手資料,心想年輕人不管自視過高還是單純博關注,都要失算了。

突然,製作人手中一頓。

黎初,25歲。

25?

你說台上這個容貌驚豔、白的好像通體發光、身段纖細輕盈、像玻璃一樣易碎,渾身上下冇有一處不是少年獨有特征的人已經25歲了?

上天不公啊!男團出身曾被譽為少年感的神、21歲後風評急轉直下的製作人心裡流下兩條寬麪條淚。

上帝每開上一扇窗,就會關上一扇門。這麼想著,製作人認真審視起眼前的表演。

很快,他再次發出上天不公的感歎!

台上的人,即使有著作為愛豆也過於清瘦的身體,卻並不影響舞台表現力。

他的動作乾淨利索,自由舒展,處處卡點。

出道曲一般側重於整體,團體通力合作才能將感染力發揮到極致。

而黎初僅僅一個人,動起來框架力度輕鬆Cary全場。他彷彿與作品共生的藝術家,將愛豆身份刻入骨血並熱愛著,拚儘全力展現最好的自己,蓬勃向上的生命力彙聚成鮮明的個人風格,將觀看者瞬間帶回五年前那個熱淚盈眶的夏天。

表演期間,其他人還在談論台上選手應該是舞擔還是門麵時,唯一男團出身的製作人心裡隻有四個字——

概念核心。

表演結束,聲樂導師開口:“黎初練習生,雖然我出道20年一直是站樁型歌手,可舞臺鑒賞能力還是有的——”

自黑式的調侃激起台下小迷弟對偶像的擁護之心。

“老師是最棒的!”

聲樂導師站起身向後方迷弟團們笑著揮揮手,索性冇再坐下,轉過身繼續剛纔的問話。

“剛纔的表演如果加上‘唱’堪稱完美,你的聲音條件非常不錯,是時間來不及纔沒準備嗎?”

她說著看向左右的導師,“不如我們給這位練習生一個加試機會?”

其他導師自然冇有意見。

萬萬冇想到難得有的加試機會居然會被眉眼溫和的練習生拒絕。

“對不起各位老師,我冇有準備加試表演。”

打拚多年纔在業內有一席之地的舞蹈老師臉上失望表情一閃而過。

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機會放在眼前把握不住,難怪25歲還寂寂無名。

興致勃勃的聲樂老師最為尷尬,一時間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黎初自然看出了導師的窘境,連連鞠躬致歉,“對不起老師,我......”

“黎初練習生賽前準備更多花在了妝造上,纔沒準備加試環節吧?”

處事圓滑的前輩出來解圍,問出全場人最關心的問題,“能說說你這件衣服的設計理念嗎?”

全場視線聚焦台上——實力不俗,精緻漂亮的少年穿著印有碩大的、蠢出天際的哈士奇全身像這樣與自身形象背道而馳的衣服,巨大的矛盾感很容易抓住視線。

聲樂導師鬆口氣坐下,見剛纔還手足無措的人眼睛一亮,由i變e,滿臉都是表達欲。

黎初等這一刻等的太久了。

東奔西走幾個月一無所獲,靠臉混進小劇組拍了部播不出來的劇才湊夠報名費參加這檔熱度超高的選秀,他隻有一個目的——

“衣服上是我的小狗,他叫闖闖,今年2月21日傍晚19:31分,在幸福路安家小區附近走失,如果有人見到他,請聯絡我。”

他說著轉身,露出印有各平台社交賬號的後背,轉過頭語氣真摯懇切,“我願意付出力所能及範圍內任何代價......”

饒是今天已經見過不少大場麵,導師團和其他練習生還是被他這畫風突變的尋狗啟事搞得有些懵。

“不是,這什麼操作?”一頭紅毛的練習生皺著眉,麵帶鄙夷。

心思多的練習生麵上八風不動,默默感歎這招實在是高。在生育率急轉直下、情感寄托向寵物身上轉移的社會,有愛寵人設加持足以讓任何人順利出圈。

“這樣特征的哈士奇到處都是,你怎麼能確定哪一隻是你的呢?”舞蹈老師犀利發問。

類狼,藍眼三把火,眼裡帶著清澈的愚蠢,哈奇士裡隨手一抓大半都是這種長相。

“不一樣的,”黎初搖搖頭,“世界上每一隻小狗都獨一無二。我的小狗,他肩胛骨後方毛髮是黑色,耳朵比一般哈士奇要尖,鼻梁從上至下都很直,平時看起來很颯,隻有撒嬌的時候又拽又傻……”

他的回答在現場眾人看來並冇有說服力。

“什麼叫空手套白狼?嗬。”以坦率出名的練習生嗤笑一聲,朝夕相處的隊友心裡默默補充他的未儘之語——連狗都不用有,出定製衣服的小錢,輕輕鬆鬆立人設,絕!

這種人作為對手很可怕,但是......

那人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藏不住事的隊友,再看看台上容貌昳麗的黎初。

但是作為考驗演技的賣腐搭子,和他合作起來應該很輕鬆。

隻是他看起來不太直的樣子……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鋼鐵直男渾身一顫!

罷了罷了,再觀察觀察。

台上黎初還在滔滔不絕說著,眼角濕潤,聲音哽咽,“可是他不見了,我找了好久,怎麼都找不到……”

陪伴他整整五年的小狗,消失在他打起精神決定回老家好好生活的傍晚。

晚霞如火,瑰麗燦爛,卻歸於漫長寂靜的長夜,至今未明。

心思細膩的聲樂導師抹抹眼角,製止舞蹈導師想要繼續發出的疑問。

黎初清楚自己陷入了情緒的沼澤,好在他現在已經能很快調整過來。

他再次向台下鞠躬,精準捕捉到主攝像,鄭重其事開口:“我的小狗叫闖闖,它是全世界最聰明的小狗,隻有叫對名字纔會迴應,如果你見過它,務必聯絡我,拜托了!”

黎初目的不在選秀,他很清楚今天的表現作為應賽選手有多糟糕,話裡更是漏洞百出。

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

娛樂圈,模棱兩可是王道,話題度是維持熱度的根本。

天衣無縫掀不起腥風血雨,討論的人多了,就能多一分希望找到闖闖的希望。

親人、朋友、夢想一一遠去,冇有闖闖,黎初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最後意義也就消失了。

-的表演,作為經驗豐富的前男團成員,Valo的表演麵麵俱到,完整流暢。“不愧是當年對標星1養成係推出的完成式男團,Valo雖然出道起就被詬病業務能力拉胯,但單獨放出來還是完勝。”“畢竟接受過目前世界上最專業的愛豆訓練,魔鬼般成百上千次淘汰式選拔,能堅持過來肯定不是一般人,Valo是A我才心服口服。”這話明顯意有所指,徐亦野回頭忿忿瞪了說話那人一眼,轉過來對黎初到:“我覺得他不如你。”這次倒是知道壓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